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为何也来讨论余秋雨(摘录)

(2009-12-05 07:34:04)
标签:

文革

余秋雨

差错

致仕

陈明远博客

分类: 讨论余秋雨

我为何也来讨论余秋雨

我为何也来讨论余秋雨(摘录)我为何也来讨论余秋雨(摘录)我为何也来讨论余秋雨(摘录)

   

(摘录)吴拯修

余秋雨作文怎么样,其实跟我无干。我为什么也来讨论余秋雨?

新世纪四年,余六十而“致仕”……随手从青年学子们手中逮过几本先生的书,但见书名诗意绵绵,却如化妆品的标签,猜不出里面有些什么。翻看一些篇章,耐着性子读完,第一感觉是中老年不宜。论文笔,那些虚幻的形容词,一连串的排比句,直晃得人头晕。论内容,大多尚文藻少真情,外金玉而中空空,看上去很美,骨子里很虚。

又看了些相关的评论书籍,才知对余秋雨的文章一直争议如潮。爱之者,尊其为散文大师,称其文为旷世巨品,溢美之词,无以复加;恶之者,贬其为“秋雨同学”,出书指谬,责其忏悔,称之文坛首骗,视其作是文化垃圾,本该废物归箱。

忽然红到头发根,忽然又被批得满头是包,生性最不好奇的人也会感到好奇。 

三叹余秋雨

找来余先生已出的的书籍,以及散见于各处的演讲和文章,也读别人对他的评论和他的传记。努力去理解余秋雨,开始了“阅读苦旅”。

苦旅之苦,还在于它是一场障碍跑。马拉松本不应该有障碍,但是余秋雨偏要读者,“像一大拨翻越各种障碍的马拉松健儿”(《都江堰》)去“翻阅”各种障碍:无心挥出的差错、有意设置的谎言、生涩的“活文字”、空洞的排比句、随处可见的自吹、无缝硬插针的损人……

一一拜读余先生的文章,以及能收集到的在各种场合发表的言词,慢慢地明白了发生在余先生身上有关的一切。不禁掩卷长叹,深为余先生可惜,慨叹余先生为盛名所累,惜他走错了三步棋。

一叹余秋雨越走越远,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在被指谬的第一时间里,作出了错误的回应。他不仅没有像易中天那样找到迅速下来的台阶,反而像一个桥上失足的盲人,死死攀住桥沿决不撒手,以为脚下是万丈深渊,其实离地不过半尺,放下即是实地。指谬者不过是发现了差错质疑一下,连批评的毛都算不上。而且有的差错简直不值得说第二遍,说声谢道个歉就可烟消云散。他却小题大做,无理狡辩。从把“致仕”歪解成活文字开始,就注定要坏事,他也不考虑对其它差错能不能可持续辩解。是余秋雨自己把简单的问题搞成了一锅粥,又引出别人两本专门挑错的书[i]。到了这一步,他也只好硬着头皮一道坡爬到黑,越爬越高,在高高的“错误山”上坚持着四七就是二十七,比如咬定“一切小学地理课本的开头都是底格里斯河”决不松口。(《千年一叹·我的大河》)而今《借我一生》出炉,更是撤掉了最后一架可能的梯子,他是不肯、即使肯也不能找到下“山”的路了。

一旦开了头,就如张中行的刘姓朋友所说,像进了管子的鱼,只能顺着往前游,难以回头了。一步赶一步,有时候会把自己陷进十分尴尬的境地。

二叹余秋雨越描越黑,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在受到“文革”曾经失足的质疑后,他的第一反应是断然否认。其实“文革”之事本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否则何至于清查余秋雨达二年之久。余秋雨大可坦然承认做过的一切,剖析当时的外部环境和自身的思想状况,可借此为契机,来个老年顿悟。谁知余秋雨竟一再声称:“我一生中可忏悔的事情很多,但恰恰在‘文革’期间最少。”“十年文革中没有写过一篇大批判文字”,云云。连最基本的事实他都否认掉了,这就只能且战且退,把自己逼到一个没有回旋余地的角落。

三叹余秋雨,谎话越说越离奇,以虚假冲销事实。

为了掩饰学养的不足,他不断地自夸自誉,或者“出口转内销”转述他人的话来吹嘘自己,是如何早年聪慧,博闻强记,一辈子都在读书。他不仅仅把自己装扮成大师,还要把自己装扮成圣人。为了开脱“文革”的失足,他不仅要把自己打扮成“文革”的受害者,还自我拔高进一步标榜自己是反“左”勇士,是如何如何先知先觉,反对造反派;抵制批邓,并称病逃避批邓;在上海第一个开会悼念周恩来,由他致悼词;曾因批判毛泽东的错误而受到清查,受清查时上书中央呼吁彻底否定文革……自我涨大的谎言越说越离奇。

 

 

我来义务打假

对批评者的身份动机的归纳,余秋雨的答案简直是五花八门。我却一条都对不上号,进不了他的序列。说是盗版,我只买书,不卖书,九久网上书城不是我开的。

说是中文系出身,出过几本书,我却连文人都算不上,此前没有任何文学作品。

说是嫉妒他名利双收,不认识的人怎么嫉妒得过来?

说批评者原来都是他的崇拜者,我是学数学的人最冷静、什么鸟都不崇拜。

最近说得更邪乎了,在近作《问学余秋雨》中,说批评者有暴民心理,“他们见财、见色、见权都会产生一种犯罪冲动,他们无处宣泄这种犯罪冲动,只能通过对名人的幻想或诬陷来勉强寄托。”我们的社会是如此糟糕吗?有怎么多的暴民有犯罪冲动,却又找不到地方只能把余秋雨当作宣泄的“厕所”吗?

余秋雨谎言满天飞,灌遍华人世界,他为此而洋洋自得。封大师后,更是天马行空,把全世界的道理都说去,别人只会“乱讲”,视天下为无人,有良知者岂能无动于衷?

“路见不平一声吼”,我是到文坛来义务打假的。我年近古稀,不是“见财、见色、见权”来“宣泄这种犯罪冲动”的。

读者也是消费者,回忆录要打假,名人演讲也要打假。消费者应该捍卫自己的权益。

购书不能索赔,不能向“消协”投诉,我只能拔出我的笔。

人们可以容纳余秋雨虚构王道士刷石灰(《道士塔》),但无法接受余秋雨编造他们父子曾经反对过“文革”,说他“从来没有写过大批判文章”。我们应该而且可以宽容,但对于不是“善谎”的谎,文过饰非的谎,我们真的不能。

余秋雨的文化密码:“假、大、空”

余秋雨1963年入大学,按中央当时的安排,应该于19659月到农村参加“四清”运动,直至“文革”前返校,不久即停课闹革命。除了停课劳动、军训以及虽未停课但长达一年的学习“九评”,真正学习的时间不到两年。当时高校课程的安排,一年级是普适基础课,二年级是专业基础课,余秋雨连专业基础课都没有学完。

他的主要写作实践,是在“石一歌”、写作组和《朝霞》搞大批判;余秋雨是吃“文革”的“狼奶”长大的。学养不足加上学风不正,“假、大、空”就成为余秋雨写作的主要密码,而且至今一脉相承。余秋雨的“假、大、空”散文是上了中学语文课本的,会引导一代青年玩弄词藻的不良文风。

“文革”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余秋雨这种“假、大、空”竟然能继续大行其道,媚俗愚上;是因为在某地当权的公仆眼中,它就是先进文化的样板,当代之“浩然”,要引领中华文化发展的方向,而且垄断话语权。问题变得严重起来,这也是讨论“余秋雨现象”的重要意义。极左的幽灵在庙堂浮动,“文革”的彻底被清算尚需时日。但至少应该允许百家争鸣,才有益于中华文化的复兴。

 

请继续阅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