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初明学堂二期学记45--君子学以致其道

(2011-12-26 18:00:33)
标签:

杂谈

子张第十九

这章都是孔子学生阐述老师的话,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见解,进而体现了孔子“因材施教”的特点。

子张曰:“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其可已矣。”

子张说:“知识分子(读书人)面临危险敢于豁出性命,面对利益要考虑是否合乎道义,祭祀时心里只有恭敬,丧礼是心中只有哀伤,这样的人就算可以了。”

子张曰:“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

“执”坚守。“弘、笃”坚定,实在。子张说:“一个人对于道德不能坚守,信仰不能忠实,那这种人无足轻重,有他不多,无他不少。”

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子夏的学生问子张如何交朋友。子张说:“子夏怎么说的呢?”学生回答说:“子夏说:‘可以结交的就去结交,不可以结交的要拒绝他。’”子张说:“我听到的道理与此不同。君子尊重贤人也接纳普通人,鼓励好人也可怜无能的人。如果我是贤人,对别人有什么不能接纳呢?如果我不是贤人,别人拒绝我,我又怎能拒绝别人呢?”子张于子夏,孔子曾对他们有一个评价:“师也过,商也不及。”子夏是不及,为人就宽,所以孔子教育他交友要会拒绝,子张是过,为人苛,所以孔子教育他交友要有胸怀,要宽容。子张、子夏的交友之道是矛盾的,由此体现孔子的因材施教,孔子对学生的教诲多针对其缺点,所以同样的问题会有不同的答案。

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子夏说:“即使是小小技艺,也一定有可取之处,但如果用于长远的事,恐怕有碍,所以君子不去做。”子夏长于经艺,但缺点是拘泥细节,所以孔子曾如此告诫他。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

子夏说:“如果每天能学习不懂的知识,每月能复习已掌握的知识,那可称得上是个好学之人了。”对于知识,我们要温故(月无忘其所能)而知新(日知其所亡),才会有真正进步。

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子夏说:“广泛的学习,坚守自己的志向,认真的发问,多思考当前实际的问题,仁德就在其中。”学问一事,一是学:博学、笃志。二是问:切问是请教别人,思是问自己。两样做好了,自然会有成就。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

“肆”作坊。子夏说:“各种工匠在他们的作坊里完成他们各自的工作。君子则通过学习,获得他们追求的真理。”君子与匠人最大的不同是要博学笃志,切问近思,要有宏观的整体感以及丰富的想象力。

子夏曰:“小人之过也,必文。”

子夏说:“小人犯了错误,一定会掩饰。”

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子夏说:“君子给人的感觉有三种变化:远远望去,庄严持重;近距离接触,和蔼可亲;听他说话,刚正不苟。”这句话用来形容徐先生倒很贴切。

子夏曰:“君子信而后劳其民;未信,则以为厉己也。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也。”

子夏说:“君子要先获得信任后才可劳使百姓,否则百姓会认为你虐待他们;君子要先获得信任后才可进谏国君,否则,国君会认为你诽谤他。”所以在与人交往中,无论说话做事,取信于先很重要。

子夏曰:“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

子夏说:“人在大节上不可逾越界限,至于生活小节上可以有所通融。”大德、小德对于每个人来说会有不同。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抑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

子游说:“子夏的学生们,让他们做些洒扫应对进退的工作就行了,这些都是末节小事,而事情的本质就没有理解,这怎么行呢?”子夏听后,说:“唉!子游的话错了。君子之道,哪一项传授?哪一项最后讲述呢?学问就像草木,是要别种类的。怎么可以如此歪曲?能够做到有始有终的,恐怕只有圣人吧!”子游也批评子夏过于拘泥于细微末节,子夏反驳学道贵在从小事做起,有始有终。洒扫应对进退是小学之事。

子夏曰:“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

“优”余力。子夏说:“做官而又余力就要去学习;读书学习而有余力,就要去做官。”这里要注意的是,优是行有余力,而非现代意义上的优秀。

子游曰:“丧致乎哀而止。”

子游说:“居丧时,充分表现了悲哀就可以了。”哀是一种表现,更是一种内心的真情。哭天抹泪的不一定是最真的情感,真正的悲伤是无声的。

子游曰:“吾友张也,为难能也,然而未仁。”

“难能”不容易。子游说:“我的朋友子张是难能可贵的,但还没有做到仁。”

曾子曰:“堂堂乎张也,难与并为仁矣。”

曾子说:“子张为人高不可攀,别人很难和他一起达到仁的境界。”堂堂本是好词,但子张过了,有些牛哄哄的,让人难于接近。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亲丧乎!”

曾子说:“我听老师说过:人不可能自动充分表露感情,如果有,一定是在父母过世的时候。”孔子认为亲亲之情才是人类最原始,最本能的情感,这是孝的基础。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孟庄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是难能也。”

曾子说:“我听老师说:孟庄子的孝,别的都可以学到;而他继续任用他父亲的臣子,保持他父亲的政治措施不变,这是一般人不易做到的。”孟庄子是鲁国的有名的孝子,他的行为正符合孔子对孝的要求:“三年不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孟氏使阳肤为士师,问于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

孟氏任命阳肤为典狱官。阳肤向曾子请教。曾子说:“在上位的人不按律办事,百姓人心涣散。你审案时如能审出百姓犯罪的真实原由,应该可怜同情他们,而不要自鸣得意。”

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子贡说:“纣王的暴政,不象现在传说的那么严重。所以君子不愿落到这样的地步,天下的坏事都会集中到他一人身上。”我们的文化中,好和坏都是绝对的,在道德和舆论的放大镜下,好的越好,坏的越坏,都被符号化。子贡很辩证,知道每个人身上都有好有坏,绝对的好与坏都不存在。所以在这种现实情形下,每个人尽量别做恶,以免被贴上恶的标签后,一切的恶都会让你一人承担。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子贡说:“君子的过错,像日食、月食;他的错,人人看得见,但他改正后,人人敬仰他。”子贡这话可能是在为孔子辩护。

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

卫国的公孙朝问子贡:“孔仲尼的学问是从哪学来的?”子贡说:“周文王、武王之道,从未坠地失传,散落在人间。贤能的人便懂得大道理,不贤能的人只懂得小道理。到处都有文武之道,我的老师哪不能学?为什么要有固定的老师传授呢?”关于孔子的师出,当时可能有些流言,所以子贡挺身而出,老师正名。孔子自学成才,师无常师,方能成为真正的大师。

叔孙武叔语大夫于朝,曰:“子贡贤于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贡。子贡曰:“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官”同“馆”屋舍。叔孙武在朝堂上对大夫说:“子贡比仲尼贤能。” 子服景伯把这话转告子贡。子贡说:“拿围墙做个比喻吧。我家的围墙只有肩膀那么高,谁都可以看见房屋的好。老师家的墙有好几丈高,找不到门进去,就看不见其中宗庙的雄美,各种房屋的华丽,能找到门的人恐怕也不多啊!那么,武叔他老人家的话也就很自然了。”面对种种流言,子贡始终维护老师的权威地位。

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叔孙武叔诋毁孔子。子贡说:“不要这样做!仲尼是诋毁不了的。其他人的贤能好比山丘,还可以超越;仲尼就是日和月,没法超越。有人即使想自绝于日、月,那对日、月又会有什么损害呢?只说明他不自量力罢了。”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陈亢对子贡说:“您也太谦虚了吧,难道仲尼真的比你强嘛?”子贡说:“君子说一句话就可表现出他是聪明还是愚蠢,所以说话一定要谨慎。老师不可能被赶上,犹如青天不可以用阶梯爬上去,他如能当诸侯之政,大夫之事,肯定该立的立,该行的行,远人来服,百姓一呼百应。他活得光荣,死悲哀,别人如何赶得上他呢?”子贡对老师的敬仰是发自内心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