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初明学堂二期学记43--乡愿,德之贼也

(2011-12-21 17:46:02)
标签:

杂谈

阳货第十七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途。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阳货”即阳虎,季氏家臣,是个乱臣贼子。“归”同“馈”赠送。“豚”小猪。“时”等待。“亡”不在家。阳货想拜见孔子,孔子不见。阳货就送给孔子一只小猪。孔子等他不在家的时候去道谢,两个却在途中相遇。阳货对孔子说:“过来,我同你讲几句话。”他接着说:“一个身怀治国本领的人,却看着自己的国家衰败混乱而袖手旁观,这称得上是仁吗?”然后自答说:“不可以这样。”又说:“一个喜欢做官的人,却屡屡错失良机,这称得上是智慧吗?”又自答:“不可以这样。”“时光流逝,岁月不等人啊!”孔子说:“行,我打算入仕做官了。”阳货是个乱臣贼子,孔子不想与他来往,但阳货送了礼物,按礼制要回访答谢,孔子就找个他不在家的时候上门,不巧在路上遇到,听阳货大发议论,前两句孔子没有作答,是阳货自问自答,最后孔子无奈答了一句“行,我打算做官了。”据清王引之《经传释词》上说,古书“有一人之言而自为问答,则加曰字以别之。”所举实例便有这段文字。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孔子说:“人和人的本性本来是很接近的,但因为后天的习染不同,结果便相差很远了。”人和人之间的差别,不在先天的智力,而在于后天的勤勉和努力,这个道理我已再三强调。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孔子说:“只有那些天资最好的上等智者和天资最差的下等愚人不可改变。”这是对上句的补充,大多数人是性相近的,但上智和下愚是两种例外,后天的教化都无法改变,前一句是普遍性,这一句是特殊性。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孔子到了武城,听到有弹琴唱歌的声音。微笑着说:“杀鸡何必用牛刀呢?”子游说:“从前我曾听老师说‘做官的学习礼乐之道,对百姓便有爱心,百姓学习了礼乐之道,便明白事理听从使唤。’”孔子听后说:“同学们,言偃说的是对的,我前面说的是开玩笑。”子游当时是武城宰,这段师生间的对话生动有趣,教育不是件刻板的事,轻松的话题,教义也在其中。

公山弗扰以费畔,召,子欲往。子路不说,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

“公山弗扰”季氏家臣,乱臣。公山弗扰占据费城叛乱,派人请孔子前去,孔子准备应召。子路很不高兴,说:“没有地方去也就算了,为什么一定要去公山那里呢?”孔子说:“那个请我去的人,难道会白白让我去吗?假如有人重用我,我将在那学习东周的治国之道。”孔子有理想,但苦于无处施展本领,所以当公山弗扰来请他时,他还是动心了,公子生在乱世,从天子到诸侯、大夫、家臣都没什么好人,之所以对乱臣动心,是不是一种无奈的权衡?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子张问孔子如何能做个仁人。孔子说:“能处处实行五种品德的人,就是仁人。”子张问是什么。孔子回答说:“庄重,宽容,诚信,勤勉,慈惠。庄重就不会遭受侮辱,宽容则会的人心,诚信便会受人重用,勤勉则会有功劳,慈惠则能让别人为之效力。”这是孔子对贵族国君的品德要求,但作为我们平凡人追求的目标,也是可以且应该的。

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佛肸[][]”近大夫赵简子家臣。“亲于其身为不善者”自己背叛自己,出尔反尔的人。“磷[lìn]”薄。“涅”黑色,染料。“缁”黑色。“匏[páo]瓜”葫芦。佛肸召请孔子,孔子准备前去。子路说:“从前我听老师说过:‘自己都背叛自己的人那里,君子是不去的。’如今佛肸占据中牟叛乱,您却要去,为什么呢?”孔子回答说:“是的,我曾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最坚硬的东西,不会因磨损而变薄。最洁白的东西,不会因染色而变黑。我难道是葫芦吗?只挂在那里中看不中吃?”最后一句话是孔子真实心理的写照。乱世之中,只要能施展才能,管他是明主还是乱臣,孔子着急了。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女。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六言”六种品德。“蔽”同“弊”。“居”坐。“荡”放荡,不踏实。“贼”伤害。“绞”急迫,尖刻。“乱”捣乱闯祸。“狂”胆大妄为。孔子说:“仲由,你听说过有六种品德,也会有六种弊病吗?”子路回答:“没有。”孔子说:“你坐下,我来告诉你。爱仁德,却不好学,弊病就是容易被人愚弄;爱智慧,却不好学,弊病是放荡不踏实;爱诚信,却不好学,弊病是容易被人利用害了自己;爱直率,却不好学,弊病是及早尖刻;爱勇敢,却不好学,弊病是捣乱闯祸;爱刚强,却不好学,弊病是胆大妄为。”孔子这些话是针对子路不好学而说的。仁、智、信、直、勇、刚都是良好的品德,但只爱而不通过学习了解它们的真正内涵,那么这些品德只能流于形式且会生出各种毛病,与追求的结果相反。因此孔子强调好学的重要性,它是一切选择的判断基础。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兴”起兴,引申为想象力。“观”观察。“群”合群,人际关系。“怨”针砭时弊。孔子说:“同学们为什么不深入学习《诗经》呢?读《诗经》,可以培养想象力,可提高观察力,可以学会交往,搞好人际关系,可以掌握针砭时弊的方法,从近处说,可以好好侍奉父母,从远处说,可以好好服务君王,还可以认识很多鸟兽草木的名称。”在孔子看来,《诗经》是一本百科全书,认真学习,可以从中得到很多实用的知识。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

孔子对伯鱼说:“你学过《周南》、《召南》吗?人假如不学习《周南》、《召南》,那就会想面对墙壁站着吧!” 《周南》、《召南》是《诗经·国风》首篇,主要是歌颂周文王和他的后妃俱圣德修身,齐家治国,并使这些美德传遍天下,感化天下之人。齐家治国平天下,齐家是首要,而齐家的根本是夫妻人伦关系,如果不明白其中道理,齐家便是空谈,就像面对墙壁一样,远不能视物,前不可进一步,被困而不能进步。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玉帛”玉器,丝绸。孔子说:“礼呀礼呀,仅仅是指玉器,丝绸这些礼物吗?乐呀乐呀,仅仅是钟鼓这样的乐器吗?”玉器,丝绸是礼仪往来的常用礼物,钟,鼓式礼仪场合常用的演奏乐器,孔子这里强调礼乐的精神实质和道德内涵比起依托的物质形式更重要。当然这不是绝对的,有时也有形式重于内容的。

子曰:“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

“窬[]”穿墙打洞。孔子说:“外表厉害,内心虚弱,若用小人作比喻,就像穿墙打洞的小偷吧!”表里如一,是君子要求,色厉内荏,就像夜里偷人财物,白天还装个良善的小偷。

子曰:“乡愿,德之贼也。”

孔子说:“那些貌似忠厚,却没有是非观,只会一味却取悦于人的好好先生,其实是败坏道德的小人。”现实中,这种“乡愿”很多,他们表面忠善,内心只为己利,没有立场,不分是非,重要表现就是心口不一,嘴上永远说好话,内心却无比阴暗。这种人一定要远离。

子曰:“道听而途说,德之弃也。”

孔子说:“在路上听说传言就在路上传播,这种做法是弃德不为。”谣言多产生于道听途说。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孔子说:“乡巴佬难道能和他一起侍奉君主吗?当他得到利益(职位、金钱、名誉等)时,唯恐得不到;已经得到的,又怕失去;如果都从怕失去去考虑,那他将会无所不用其极,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从普遍上讲,这是一个眼界问题,而眼界的高低是由经历和学习所决定的,我常说,我从未见过大家闺秀吃亏的。这里的大家不是指家业,而是闺秀的眼界和见识。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荡;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孔子说:“古人有三种毛病。如今呢,或许都没有了。古人的狂是肆言直言,现代人的狂是放荡无羁;古人的矜是严以律己,现代人的矜是恼羞成怒;古人的愚是过于直率,现代人的愚是伪装使诈罢了。”时代不同,认识看法也不同,有的进步,有的坠落。“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崔健曾如是迷惑。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孔子说:“我憎恶紫色夺走大红色的地位,郑国的乐曲破坏了典雅的正统音乐,巧言利口颠覆国家。”孔子憎恶的三件事,都是当时的时髦。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述”传述。孔子说:“我不想再说话。”子贡说:“老师若不说话,我们这些学生还能传述什么呢?”孔子说:“老天说过什么吗?四季照样运行,百物照样生长繁育,老天说什么了吗?”孔子生气了,以至于不再想说话。其实很多道理不用言说,只要有心,也能从自然规律中找到答案。

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孺悲想拜见孔子,孔子托病不见。等传话的人一出门,孔子边弹琴唱歌,故意让孺悲听到。孔子不想见孺悲,假装生病,却又故意弹琴唱歌让来人听到,以表示我就是不想见你。孔子率性可爱的一面由此可见。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宰我问:“父母过世,守孝三年,为期也太久了。君子因此三年不习礼仪,礼仪一定会废弃;三年不练习音乐,音乐一定会被忘记。陈谷既已吃完,新谷又已登场,打火用的燧木又经过了一个轮回,一年也就可以了。”孔子说:“三年丧期未到,你就吃白米饭,穿锦缎衣服,你心安稳吗?”宰我回答:“安。”孔子又说:“你安,你就这么做吧!君子在守孝期间,吃美味不知甘甜,听音乐不觉快乐,住在家里不以为舒服,所以不这样做。如今你既觉得心安,便去做了!”宰我退出。孔子说:“宰我真不仁啊!而女生出来,三年之后才离父母怀抱,为父母守丧三年,天下皆如此。宰予在他父母怀抱里得到过三年的爱护吗?”宰我是个不守规矩的学生,所以经常被老师骂,宰我关于守丧三年还是一年的观点在当时属于大逆,但从今天来看,宰我说的很有道理,,孝敬父母更多应在身前,而非身后,身前孝顺是为己,身后孝顺是做给别人看的。

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博弈”中国古代两种棋艺。博已失传,弈是围棋。孔子说:“一个人整天吃饱饭,什么事也不做,真是太难了啊!不是还有下棋的游戏吗?玩玩棋都比闲着强。”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子路问:“君子崇尚勇敢吗?”孔子说:“君子以道义为至高无上。君子如果只有勇敢而无道义,那最后的结果就是犯上作乱。小人如果只有勇而无道义,那就会成为强盗土匪。”在孔子看来,君子如果有勇无义的危害比小人大。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

“讪[shàn]”诽谤。“窒”执拗自用。“徼”抄袭。“讦[jié]”攻击别人短处,揭短。子贡问孔子说:“君子也有所憎恶吗?”孔子说:“有。憎恶一味传播别人坏处的人;憎恶在下位诽谤上位的人;憎恶勇敢而无礼的人;憎恶坚持己见却刚愎自用,执拗到底的人。”孔子接着问子贡:“你也有自己所憎恶的吗?”子贡说:“我憎恶抄袭别人而自以为聪明的人;憎恶不谦虚而自以为勇敢的人;憎恶揭别人短处而自以为直率的人。”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孔子说:“只有女子和小人最难同他们相处,亲近了,他们会就随便无礼,疏远了,他们又心生怨恨。”在孔子那个时代是男权社会,所以孔子说这话只是一种现象描述,而并非后人所批判的价值判断。孔子看不起女子和小人是无需辩解的事实,所以今人不必用现在观念来批判或美化孔子。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见恶”被人骂。孔子说:“一个人到了四十岁还被别人厌恶责骂,恐怕他这一生就完了。”孔子这话不知是说别人还是自我解嘲。按孔夫子的经历,四十是不惑之年,说话做事都应该成熟,如果这是还会被别人厌恶,说明之前的大好光阴白过了,那以后的日子就更别提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