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绿水
绿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080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他走了,想起那时的自己

(2018-10-31 14:15:28)
标签:

绿水

情感

分类: 心情杂记
金庸去世的消息如同推翻多米诺骨牌的手,打开记忆的门,回忆纷来沓至,清晰如昨,一下看见了多年未见的那时的自己。

小学二年级暑假,第一次看武侠小说,不记得书名亦不记得书里的人名。只依稀记得男主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一夕之间满门被屠。为了报仇,徒步去传说有高人的某座大山学艺。走了好几个月,待到的山下,竟然一病不起,被一农家所救,于是与农民女儿一起放羊做农活。一日在山上放羊(或者是干别的),误坠入一地洞,地洞太深出不去,洞深处见一盘膝而坐的尸体,孩子跪拜,得绝世秘籍及灵丹,灵丹一日一粒,不饿还增进内力。三年后,练成绝世武功,轻轻一跃就出洞了。之后一点也不记得了,没头没尾的书,是后面没看了或者看了忘了,无从考证。

之后秉着读书不求甚解的心态,囫囵吞枣了不少书,书应该没读大懂,记得的也仅是些些破碎的情节,心气却是高了不少。书生意气就是那时形成的吧。

那时书少,一本书在整个年纪间流转,一人看着,后面已经数个预定的了,书被翻得蓬松,厚重,跟块砖头似的。背在书包里也不觉得沉。

一本情节跌宕的书看得情难自抑,多是要在课堂时间书桌下面偷看的,一人偷看,边上同学还得给放哨,避免被老师收了去。

一次上课老师背对大家在黑板上写字,教室里嗡嗡嗡的,只有我因正在看某本小说没有说话。老师头也没回:你们别吵吵了,看看人家某某某,哪来那么多话。原话记不得了,大意 如此。课间休息一堆同学围在我的桌边,问我借书,美其名曰老师让向你学。那时觉得自己偷偷看书做得隐蔽,后来觉得老师其实洞若观火,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还记得有次一同学把语文书的书皮给拆了,包在课外书上看,结果没注意书皮包翻了,于是课堂上堂而皇之看的时候,被老师发现拿反了书,惹来全班哄堂大笑。

那时农村厕所没有马桶,都是蹲坑,一人待在里面,有苍蝇飞舞、蚂蚁乱爬,臭气环绕。但一书在手,可物我两忘,一定要看到妈妈在外面喊掉厕所啦才能慢慢站起来、走出去,脚麻、腿麻。

除了课堂、厕所,往返学校与家路上的时间也是不能浪费的,拿本书边走边开,跟现在路上看手机的人一样,只是那时路上有电线杆,喜欢看武侠而没撞上过的估计不多。

大块头小说实在太长,即使课堂看、厕所看,还是不足以看完的,欲罢不能,就只能挑灯夜战。一人一灯,于万籁俱静中看书中金戈铁马。蓦然传来一声大喊:几点了还不睡觉!一激灵,原来已经两点多了。赶紧关灯,听着父母屋的门关上,再等上片刻,避免回马枪。往往一书看完,东方即白。白天顶着硕大的熊猫眼,把书传给下一个同学,在同学感慨你看书真快的虚荣里,还不忘剧透些情节。

那时武侠还不是正统读物,是大人们深恶痛绝的课外书,是不务正业,跟前些年大人看天天去网吧打游戏的网瘾少年似的。所以很多书被家长、老师发现就直接给撕了。于是很多人家厕所的厕纸就是这些武侠书,没头没尾、蓬蓬松松的一部大块头,扔在厕所墙上、或夹在土墙缝里。偶尔没带书上厕所的时候,还可再看看,看过了撕了,没看的留着下次再看,倒是一点都不浪费。

那时看书看得废寝忘食的人有个统一的名字:书呆子。我深以为荣。当时有个看书比我还厉害的同学,我是囫囵吞枣图个热闹,他看得认真,懂得也多。一次嬉闹,我还给人做了一首小诗,当时用词有些不好,太年少,多年来深以为憾。


那时的孩子都有一个江湖梦,都期待自己骨骼清奇、执剑走天下。
那时的孩子都期待自己快些长大,书写自己的传奇人生。
人生之旅恍惚半程,聚散无常,那时的少年变成了油腻的大叔大妈,成熟得没了锋芒,可在此刻一起想起来了共同的时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归去来兮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归去来兮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