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绿水
绿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261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唠叨谭亭 (三)绿水游鱼

(2008-03-06 09:55:27)
标签:

情感

分类: 心情杂记
 

唠叨谭亭 (三)绿水游鱼

文章引用自: 谭亭的魔王殿   作者:谭亭

 

标签:我记录 情感空间 唠叨谭亭 回忆录 自传 网络 侠客社区情感

 

  高中的时候,我在书店里读过一本书,嗯,不错,正是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因为看过这部小说而对网恋抱有无限地期待和幻想的小男孩,那肯定相当纯情的是吧?可惜,这件事对我八卦不起来,因为与之相比,我更相信的是网络上那句千古流传的“网上美女一回头,吓死田边一头牛”。真正的美女,有几个会无聊到成天泡在网上的?伤眼伤身伤皮肤,躲开现实中在后面排成一队的帅哥,成天跑到网络上去寻求浪漫?鬼才相信。

 

 

 

  呃,是的,这是我当时的那个比较理性的想法。不过很郁闷,人终究不是纯理性的动物。经过大脑过滤仔细分析得到结论是一回事,实际上如何去想又是另一回事。就比如我明知道网恋是一件很愚蠢很无聊的事情,但还是忍不住去YY那些属于自己的一段浪漫。因此当绿水游鱼主动递来一束橄榄枝的时候,首先让我感受到的是窃喜,接下来,应该是一种青涩时期所特有的不知所措吧。这种复杂的心情颇有点意思,现在回忆起来,仍能感同身受。它仅仅产生在我作为一介网络小虾米的那一刻,那从我接触网络起唯一配得上纯情这个词的那一刻,自此以后,无论再在群里碰上什么样的异性,也无此时此刻这般心中充满忐忑。

 

 

 

  几秒钟过后,我才反应过来她是如何能够通过QQ联系上我的。侠客社区有一个用户QQ绑定功能,在会员填写基本信息的联系方式上,就有一个选填的QQ号选项,当时我确也是顺便写了上去的,于是在我每一个回帖的楼层上方,都有一个小小的企鹅图标在那里闪动着。绿水游鱼点击了那个图标,就这样找上了我。

 

 

 

  “猜猜我是谁?”

 

  一句调皮的问候,有一点羞涩,也有一点猖狂。微笑。

 

 

 

 

 

  现在想起,当时的我自己固然是名副其实的超级菜鸟,可是绿水游鱼看来也不比我强到哪去。我盯着聊天界面右侧那句“与来自侠客社区的绿水游鱼聊天中”,又望望那句“猜猜我是谁”,不由得哑然。我思考着应当如何来回答她,是假装不知道地配合她的谜语,还是一板一眼地拆穿她的伪装,抑或是扮作风流之士趁机对其调戏一番?如果是现在的话……唔,不清楚我会怎样选择呢,但是在那时,我还是不敢太多放肆的。十多年来的学校教育告诉我,做人要厚道。我一直都是个好学生,于是我厚道地回复着:“你是绿水游鱼。”这种反应,无论放在任何情景,应该都会被批判为死板、木讷、毫无一丝情趣吧。

 

 

 

  正式的交流,就是在这种你很羞涩我很木讷的对话下开始的。我们互加了QQ好友,开始聊起武侠以外的话题来。她给人的感觉很文艺,文字忧伤但又不乏温情,仿佛她就站在你的面前,静静地望着你的眼睛,面含微笑。这个人对古龙有着一种深入到骨子里的热爱,无论是写文章还是单纯的回帖,都习惯性地以古龙的方式来思考。事实上,她一直是尊称她的这位偶像为“先生”的,她真真正正地景仰着这位曾挽救武侠于绝地的宗师级人物,绝不勉强别人与她一同去崇拜他,但是却竭力地诉说着他的好处。“先生”,作为普通读者对其偶像的一个上升到景仰的高度的称谓,在此之后的两年里,我只见到过两个网友始终地这样称呼他所喜欢的作家;那另一个人叫林听,她所崇敬的那位“先生”,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

 

 

 

  而我便也同她一起微笑着,虽然并不能完全理解她的这份执著。我们所谈的,所想的,也早已脱离了古龙,超出了武侠,延伸到彼此的学业、生活、理想方面。她就读于江西景德镇市的一所并不出名的大学,在那个以生产瓷器而闻名中外的城市里,传统艺术与现代工业的相互融合,宁静与喧嚣的杂然交衬,培养出来的,是她这样的感性与理性并存,梦想与现实皆具的女孩子。生活中的绿水游鱼很认真地为自己的将来奋斗着,先于大多数同级的学生通过了英语四六级和计算机二级;网络上的她同样努力地写一些东西,她行走在很多论坛,发表她的文章,为自己被赞赏而欢呼雀跃,也为一度无人问津自己的努力而黯然神伤。有一次她告诉我她在萌芽论坛发文,那里相对于古斋里异常疯狂的流量让她的帖子沉得飞快,我用了几个马甲帮她顶帖却仍然难以跟上节奏。绿水游鱼苦笑着说这样已经足够了,却难掩心中的那点失落。记得那时我的心里震了一震,一种不知是遗憾还是怜惜的感觉上浮,但在当时却表现得极为朦胧,我只能咬着嘴唇凝视着电脑屏幕,希望能够望到网络的那一端,窥视她情绪的一波一动。现在想起,那种感觉,实在颇为微妙。

 

 

 

  受她的影响,我也开始称呼古龙作“先生”,仅仅在古龙斋,在她的面前这样叫。虽然如此,我丝毫没有怀疑自己在使用“先生”这个词时的诚意。我是金迷,也是古迷,但是在我心中,有资格被称为“先生”的,绝不仅仅只有一位。往深一层想想,也许在我的内心世界里,这样只是为了拉近与绿水游鱼的距离也犹未可知?总之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吧,我极度地期盼着能在网上交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而对绿水游鱼,我已经下定决心把她当作很好的朋友,并且希望她也同样地看待我。

 

 

 

  在此之后,我在侠客社区的好友管理界面填上了三个名字,第一个便是绿水游鱼,另外两个分别是铁马金戈和留香盗帅。kw_33这个帐号在侠客社区频现了一个多月,所加过的好友也仅有这三人而已。铁马金戈,曾经发生了一次小小的争执,此后喜欢叫我一声“老k”的家伙;留香盗帅,一个曾不遗余力地为我顶帖,在我最青涩的时期给过我不少支持的侠友。前者在古斋里活动了几个月,此后便销声匿迹;后者只在那次五一长假里出现了几天,假期结束后就基本绝迹于社区了。“年青”时的记忆,虽然其实很短很短,却很难得,半年后我在社区里交到了许多好友,与这些人所打的交道早已远远多于这两人,但是我仍然在那时所写的回忆录《有人认识我吗》里,郑重地加上了铁马金戈和留香盗帅的名字,这两个只在回帖时有过对话、却连QQ和社区短信息都没有通过的朋友,这两个只知道kw_33、却从不知谭亭为何人的朋友,这两个时隔这么长时间、只怕早已将我忘记的朋友。

 

 

 

  而绿水游鱼这个名字,即使再过几十年,恐怕也不会在我的记忆里被抹去。不久以前网友月溶蔷薇笑谈我的“第一次”实在太多,什么第一次精华,第一次加群,第一次社区婚姻之类的;对此我只能苦笑,不管在任何时候,我都要说,我第一次在网上找到朋友,是在侠客社区古龙斋,一个id名为“绿水游鱼”的女子。值得欢喜的是,在她的记忆里,我确也是一位应该记住的朋友,并且同样也是她的网友里比较早的一位。

 

 

 

  于是大家渐渐开始混熟。

 

 

 

 

 

 

 

  人与人之间逐渐的熟悉,所带来的结果,自然不可能是越来越客气。没过几天我和她便不再像最开始那么“客气”起来了。尤其是在网络这个掩盖了人的外表却暴露了人的本性的这种媒介下,表面上再老实巴交的人或多或少也都会有点“露馅”的。即便是绿水游鱼这样以温柔著称的女孩子也不例外,只不过仍然很“淑女”。在得知我比她要小上一岁之后,她开始要求我叫她姐姐。这种明显要让自己矮人一分的事情当然不能随便答应,因此我以“没有证据证明我比你小”为由回绝了。绿水游鱼自然不会死心,她甚至开始在公共场合回帖版聊的时候叫我作小弟。对此我唯有苦笑,但是如此简单地乖乖就范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

 

 

 

  我:你的社区人物资料是假的,我不信。 

  她:不是假的,你就是比我小,快叫姐。 

  我:没准连你的性别都是假的,或许你是位大叔,没准是位大伯。 

  她:干嘛不承认我比你大啊,小弟。 

  我:那我把资料改了,改成六十年代生的,要你叫我声叔叔…… 

  她:你不如索性改成公元前的,那样我就可以叫你古人了。 

  我:古人者,喜欢古龙的人也。 

  她:非也,“古”通假“故”,故人,已故去的人也。 

  我:……

 

 

 

  总之双方交涉无效,她继续无视我的抗议,干脆以“小弟”作为对我的称呼了。我不想就这样吃亏,但是在当时确实也无计可施。事实上,我那篇早就开始构思的“绝妙帖子”已经有了骨架了,在这之前我所发过的那些帖子只是单纯的无聊灌水,这一次,可要动真格的了。由于我那慢如蜗牛的打字速度,按一分钟最多只能打十个字来算,这篇预计将有数百字的帖子只怕要耗费我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又因为只有大致的构思,打字的时候还要边想边写,估计一篇帖子下来,我半个下午的工夫就耗费掉了,可再没有更多时间和网费扔给网吧了。于是我咬着牙望着屏幕,想象着网线那头绿水游鱼那洋溢在嘴角的得意,端的是又憋屈又无奈。我心中暗暗念叨着:“你就嚣张下去吧,我现在可没空和你继续谈判啦,等我这篇惊世神帖一完成,一定会加倍地反击的。到那个时候……到那个时候……”

 

 

 

  嗯,到那个时候……我呆了一呆,到那个时候,我又能怎么样?难不成反过来要绿水游鱼做我妹子?甚至更进一步,要她做我……嗯?

 

                                                        全文完

 

 

 

 

那段遗落的记忆

 

    第一篇转载,为了一个难得的朋友,一个不忘的记忆。

    大学的时光很闲,使我有足够的时间去看那些童年时被家长斥为毒蛇猛兽的武侠,而其中古龙更是我的最爱。于是在当时作为大陆新武侠代表的《侠客社区》就理所当然的成为我常去的地方之一。古龙、金庸这些名字一看就让人倍感亲切,毕竟都有一个武侠的梦。

    2005年,室友买了电脑。五一室友去了上海,留下我守着一台电脑。

带着对网络的无限向往,我毫不留情的在网络上消磨时光。

只是触网不久,一切都还很稚嫩。一个人在里面叫嚣还真的引不起太多人的注意,于是我只好一个人在里面一次次的刷屏。

    没想到就这样让我认识了谭亭和金戈铁马。只是只限于网络,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联系。

    后来好像有人用网站上留得QQ号找到了我,于是我就用同样的办法找到了谭亭。只是记忆遥远,都已经模糊不堪。

    看了谭亭的文字,倍儿亲切,当然没有他写的那么完美那么好,不过我的心情想法乃至表情却是被猜的分毫不差。

    恍如一梦,只是清澈透明的让人开心高兴。很高兴有这样一个赏识自己的人,有这样一个给自己评价的人。于是就转了过来,留作纪念。

    想象着在将来的某一天,再一次看到,沧海桑田之后,不变的记忆,让人泪眼婆娑,感动于一个名字一段记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牵着我的手
后一篇:在路上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牵着我的手
    后一篇 >在路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