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瘦西鸿的蛇宫
瘦西鸿的蛇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261
  • 关注人气:4,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星星诗刊》2018年第10期“文本内外”:瘦西鸿

(2018-11-09 15:49:36)
标签:

瘦西鸿

《星星诗刊》

文本内外

方块字

浮世绘

分类: 金蛇狂舞--成 宫

方块字:浮世绘



吹箫的人

  

吹箫的人,站在雨中

他的气息从一眼箫孔潜入

经过箫管的迂回曲折

再从其他箫孔出来,像他苗条的女儿

被一滴一滴的雨水淋湿

 

街道清冷,像一只沉默的箫管

有风吹过来,那是父亲的气息

女儿暗含眼泪,念着父亲的好

迈着优雅的步子,渐行渐远

 

而他真正的女儿,却蜷缩在他脚边

她没有修长的腿,更无法走动

只有一双空空的手,茫茫地伸向空空的雨中

 

行人稀疏,即便有人打望

也被雨水赶走。他们剩在那里

像两只潮湿的音符

 

因为这种滞涩,吹箫的人

一整天只顾着给自己和女儿下雨

始终没有吹出一首流畅的曲子

 


玉兰树下

 

即使患有深度色盲的人

也依然看见白

树叶繁茂展开漆黑的夜

独举着一朵月亮

 

我从树下经过,陡生几根白发

这是春天,它们不合时宜的生长

仿佛我已打着灯笼,走进夜晚

 

只有一个人的夜晚,一个人的玉兰

我口中喃喃,念叨着丝丝缕缕

那些香气,独自从身体里上升

密如白发,歇在头顶

 

宛如一位高僧,坐在身体的顶端

白雪盖过他的头顶

他独自唤醒,那些内心的光明

 


被焚烧的白纸

  

一张又一张被钉在一起的白纸

像一座修道院。端庄地坐着一排排

白纸般清白的修女们

 

而她们曾经叫姑娘,来到人世

并不是因为信仰

但现在她们一排排,被装订

在教义中。那个穿针引线的人

早已不知去向

 

今天,将有一张白纸被撕下

这座修道院里的异端,这张被玷污的白纸

她不被用来书写,而是从清白中

取出清白。她因此眼睛空茫

内心空茫,展开的容颜也风一样空茫

 

她将被焚毁。当一丛大火烧过

透过灰黑色的底片

一行行经白骨般醒目

 

 

 

  

一只飞蛾,在飞翔中卸下翅膀

在还没看见火光之前

它的肉身孤独,直抵飘浮

生命因此虚耗一场,像一道闪电

死于光!

 

但它的翅膀,仍在飞翔

这一架虚幻的蓝天

广着树木和上面的雨水

孕出风声,孕出葳蕤的时光

翅膀一开一阖,仿佛

飞蛾仍在,随光芒一道生长

 

尘世渐黑,尘世需要一只飞蛾

搬运高高低低的浮尘

当它的肉身复活,很多人睁着眼睛

那些身体里流出的汁液

在夜里,独自发亮,亮如火光

 

 

 

 

高楼大厦,脚下都紧临街道

阴影中,人群如蚁穿行

一个人朝着另一些人笑,又朝着一些人

板起面孔,像个面部表情

表演者。却没有观众

 

在人群的脚下,有一队蚂蚁

默默前进。一只蚂蚁碰了碰

另一只蚂蚁的触须,又与一只蚂蚁

擦肩而过。像个孤独的复仇者

在寻找宿敌

 

面在蚂蚁的身下,埋着几粒芝麻

一粒芝麻伸长颈子,另一粒

芝麻则哑口无言。还有一粒芝麻

一出土就被蚂蚁啃掉

而那只蚂蚁,正好被人一踩而过

 


   

 

穿越于城市的街巷之间

我尽力保持一个陌生人的姿态

不眉来眼去,不多嘴多舌

虽然漫无目的,也要行色匆匆

向身边的人报以善意的一笑

 

不去计较物价,也不在乎流行

守着自己生活的底线,不事攀比

看那一只擎在农人手里的母鸡

正被钞票易主,将死于一次宰杀

而已被分割的一头猪

那一刀一刀的肉,还冒着热气

 

可以远离生活的现场,闭目养神

思忖这一遭来到人世

大事未成,蝇营苟利都为生存

不敢高声语,话再多也不惊人

就此拘束,守着小命

如果终老也要仰头

朝着人世,报以善意的一笑

 

 随笔

写作就是守白

                                          瘦西鸿

    多么来之不易的白。比如一张白纸,除了成品,几乎都还不是白的;每一道工序,几乎所有劳动的手,都是脏的。一张白纸的白,要剔除多少的黑,才可以理直气壮地白。当一张白纸呈现在我面前,我真的只有束手无策。
    记得小时候,在沙面上写字。一片细细的干沙,幼稚的手指从沙面划过,写出一便是一。那些沙是流动的,手指划过时,先是开豁,字显得很大,而渐渐地沙子就会合拢,字便小了,小到无法辨认。然后趁一个雨天,在潮湿的沙面上写字,字便不再变形,字的边缘还有一些散沙,看起来很有立体感。这些书写,都在沙面上倘若不满意,完全可以抹掉重来。而如果是在白纸上书写,一旦留下笔迹,便会自然存留,想抹也抹不掉。
    早年书写的经历延续至今,我仍然习惯在白纸上书写。我的每一首诗,几乎都在纸上完成。有时候,面对一张白纸,我总是很踌躇,总担心一旦落笔便无法更改,白纸黑字留下败笔。那些暴露在纸上的文字,会不会把白纸弄黑,会不会玷污到一张白纸的白。
    写诗这么多年,纯粹是个人爱好和劳动,毫无经验和技术可言,更无争名逐利之嫌。一路写来,总觉得在用白纸的白,擦着蒙在文字表面的尘垢,擦着自己卑微的内心。但很多时候,面对一张白纸,我真的无从下笔。我怕一些毫无意义的书写,浪费了白纸的白,更怕别有用心的书写,玷污了白纸的白。一首诗被写在一张白纸上,便有了独立的纸上生活。有的诗歌与白纸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留下广阔的阅读与想象空间而有的诗歌却违背白纸的意愿,胡言乱语、随意涂鸦,最终将一张白纸弄脏。

生活也像一张白纸。一个一个的人正如一粒一粒的文字,寄居在这张白纸上,沿着命运的轨迹,神秘地存在和运动着。有的人遵从命运安排,在生活中循规蹈矩,满怀感恩与敬畏,使生活这张白纸有着必要的空白和足够的清白而有的人与命运较劲,在白纸上左冲右突,满怀怨怼与落寞,使生活这张白纸堆满莫名的百忙和白斑。

写作者总是孤独的,和埋在时间深处的文字一样。我渴望被唤醒,正如一个文字渴望被发现。那样我们生命的含义意义才不会被埋没。或许正是这样的动机,维系着我这么多年孤独的写作。 但我是知足的,通过写作,我更多地研究和发现了文字的奥义,也更多地通晓了生命与其所寄居的时空之间的秘密,从而更准确地掌握着自己物质生活的厚度和精神生活的高度。

诗歌写作其实就是守白。诗人通过一首诗,完成对外部世界的介入和对内心世界的挖掘。这种介入与挖掘,都需要留白,否则就流于满与空,就会使诗与人失去独立和完美。正如此刻,落在这张白纸上的这些文字,很黑。但我却从这些黑,更醒目地看见了白纸的白。我希望永远守住这样的白。
                             2018年9月18日--20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