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瘦西鸿的蛇宫
瘦西鸿的蛇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419
  • 关注人气:4,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河诗歌》2018秋卷:《瘦西鸿作品:大河谣》

(2018-10-11 09:36:09)
标签:

瘦西鸿

《大河诗歌》

大河谣

分类: 金蛇狂舞--成 宫



 

渡河的人

 

渡河的人  每走一步

都把资金的影子插进水里

远远看过去  像一根根跳墩

 

而如果此刻  阳光跳下来

把河水撵走  河流变成沙漠

它们便是一列晃动的驼阵

 

河流越来越宽  渡河的人

突然想返回  他便转身

一根根拔掉了那些跳墩

 

回到岸边  他连视线也收回来

仿佛他从来不曾渡河

仿佛他就是  河流的源头

 

 

 


漩涡

 

时间的唱针  划破河面

它破译了流水的密码

站在岸上的人  一瞬悟透一生

 

一只鸟驮着整个黄昏

在水面轻轻一啄

河水便被染成夕阳的色彩

身披晚霞  那个人通体透明

 

河水已无法平静

它们朝着漩涡汹涌

仿佛整个天空

跌入了一滴水的惊悸

 

仿佛站在岸上的人

每一次面对漩涡  他的顽疾

就复发一次

 


喊水的女子

 

她的绣花鞋  绣着一朵白云

脚心沁出密密的一层细汗

 

站在岸边  喊水的女子

喊破了嗓子  也喊破了命

 

河水沿着她的嗓子  带着卵石

倒灌进她柔弱的身体

 

她的身体鼓胀起来

找不到出路  也找不到归宿

 

夜夜  一条河都在时间低处低泣

呜咽的回音  盖过了她动荡的躯体

 


大河乐

 

连做梦都期盼着  带领千军万马

跨越万水千山  跑出一马平川

 

在陡峭的河谷擂鼓敲锣

河水抱着卵石  一路欢歌

在平缓的河道揉弦吹乐

下玄月里  河水悄述衷曲

 

大河原来是如此多情的音乐家

一河音乐的波浪  席卷了沿岸

伟岸的白桦树  憨厚的庄稼汉

以及少女顾盼流连的眉眼

 

一条时间之河  浩浩汤汤

挟裹岁月的青丝  放浪年轮的骨骸

一条生命之河  蜿蜿蜒蜒

浇灌婴孩的欢笑  滋润长者的容颜

 

沿着内心最柔软的河道

一条河捋着身体里的血脉

甚至站在群峰之上  俯瞰天下

水滴般忙碌而坚硬的人群

 

 


水上的蜻蜓

 

一条柔软修长的辫子上

歇着一只  会飞的蝴蝶结

 

而蜻蜓点水  惊诧了一条河的芳心

很多水滴  跃跃欲试

跳到云层里  又决绝地落下来

 

一条河的水花  开成蜻蜓

翅膀水雾般弥漫

仿佛整条河流飞起来

杨起一根明亮的鞭子

反复抽打贫瘠的大地

 

原来柔弱的身骨  一旦飞起来

竟可以像云  竟可以透明如一滴水

淹没前世今生的挂欠与照耀

 

 

水之弦

 

大地的琴匣  布满了水之弦

弹拨乐器的人  纷纷来到岸边

 

树枝般疯狂生长的手指

有着祖传的脉络  却只触到落叶般的家书

无法打开祖先的喘息

 

他们在暗夜躬身  蘸一滴河水

递到舌尖  一股火一样的沸腾

迅速燃遍身子里的血管

 

此刻大地伸出手臂  拨弄着人的命运

一代代人群奔涌  水一般流过

时间荒芜的面颊  

 


送水的人

 

送水的人  站在河流中央

体温顺着流水荡漾

清澈的目光  流向远方

 

背负河神的咒语  他谙熟巫术

口中咆哮着对一条河的训斥

他要把水的来生  送到天上

 

明月高悬  送水的人

赶着一条月光  独自荡漾

水声在他的身体里来来往往

 

他突然停下来  掬起一捧水

以水洗面  所有的面孔滴落

他孜孜不倦  送着自己的流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