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瘦西鸿的蛇宫
瘦西鸿的蛇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0,216
  • 关注人气:4,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贵州诗人》2018年第1期:瘦西鸿长诗《嘉陵江》

(2018-08-28 10:02:35)
标签:

瘦西鸿

长诗

贵州诗人

嘉陵江

分类: 金蛇狂舞--成 宫
【黄钟大吕】     栏目主持 紫丁香
刘   华    天弈
瘦西鸿    嘉陵江
张  志     金鸟叙

 

瘦西鸿作品:嘉陵江

 

 

 

1、

 

我是在白云间俯瞰大地的一滴水  听见有人呼喊

便和天空一起说出我的名字  嘉陵江

 

在陕西凤县嘉陵谷疏朗的草地  我看见炎帝从人群里起身

在天台山祈雨  众人的呼喊翻越秦岭之巅

睁开的眼睛铺成宽阔的河道  目光弯曲成一道彩虹

我从云朵中下来  涓涓的水声是我的嫁衣

 

我歇在一枝天目琼花的根部  轻轻唤醒身边那些连香树

独叶草  玉兰和杜鹃叶蕊上的露滴  我们抱团而行

在石头的缝隙听见了柳莺  羚羊  锦鸡和黄鹂的歌唱

像惊醒群星的辉光  照耀着周朝和秦国的疆土逐水而居

 

我喊出刘邦入关时煎茶坪茶香里的水  喊出陈仓古栈道

诸葛亮伐魏时点将台前甘露里的水  伸向灵官峡石崖的舌尖

欣喜地舔到一串晶莹的水珠子  我们流进千里嘉陵第一村

在一盏油灯的夜话里尝到温情  在传唱千年的民歌里吮到永恒

这些无私馈赠丰盈了我的腰身  我带领喊醒的水一路前行

 

 

2、

 

我还想喊更多的水  从陈仓山的峭壁到清风与明月的峡谷

从堆码在蜀中的座座丘陵  到长满故事的坡地河岸

我在人群的眼睛里喊  在叫不出名字的植物的果实里喊

在冲刷过历朝历代喧嚣的河道里喊  直到喊出众多的水

把崖壁上历史的烽烟浇熄  在河谷种植出清纯的涟漪

 

我喊醒的人群往往复复  在河道用步履丈量自己的命运

那些把面孔藏进流水的人  扎满水岸跟着群山奔跑

与自己的固执和热情势不两立  浪费了多少沙金般的生命

漫卷的泡沫使他们身体变轻  在卵石之间战斗把一条河弄乱

顺水推舟的人行云流水  逆水行走的人在肩头刻下几段河道

我从他们中滋养出水做的女皇  又把她一生的功过洗涤

一座无字碑  在嘉陵江岸的皇泽寺默默注视着广元城

 

丘陵的走向就是我的命运  弯曲回旋的河道布满艰辛

带领众多的水在地球表面俯身  像一根舌头舔着低丘的嘴唇

抱几枚卵石做伴  寂寞的时候我会给它们刻上好看的花纹

在夜里我会怀抱一轮满月  用又轻又细的手指

拈走他们睡眠上莫须有的惊悸  和几丝波浪般的皱纹

 

 

3、

 

一滴水可以穿过时间洞悉历史  在昭化古镇流成一阙太极

深山之间我玩着阴阳两尾鱼  让来往如梭的船只竞帆

穿过城门石牌坊的针眼  在风雨里编织水上的生计

“到了昭化  不想爹妈”  多少人在这里把一生迷失

我用一只青鸟  将衙门里的官帽叼出青山之外

让巴蜀第一县三废三立  最终弃在河岸的是喧嚣后的遗迹

 

有人在月夜借我的水濯洗面孔  清理乱世的眉目

还有人用我浑水摸鱼  想博取命中多余的一滴

我波澜不惊  任由他们在命运的漩涡里挣扎浮沉

有时还故意掀动水声  藏住他们内心的秘密

只有那个摸黑走路的人跌进我怀里  在消溺中呼救

我迅速为他找到命运的出口  用浪花送他回家

 

我只是从古镇的脚下流过  固守清白不去冒犯井水

历史的冤屈自有历史为它昭雪  流过寸寸泥沙块块卵石

哀怨时独自婉转低泣  得意时也纵情击水放歌

 

 

4、

 

在嘉陵第一江山轻唤阆苑美名  四面的山势就合抱过来

我还欣喜地收下东河和西河  构溪和白溪两双女儿

因此有了更丰腴的身段  更配得上这座风水之都的名分

环住巴子国都  巴渝舞流淌的音韵和鼓声浸湿我全身

 

我吮吸日月之光  天上的落下闳星漫过二十四节气的清辉

洒落天宫院  袁天罡和李淳风手执罗盘察看国家天象

而张飞夜巡古城的刀光  最终抹下他的身子回到了墓里

 

啜饮古城的文脉  手指触到文庙檐角的一缕书香

我想在贡院赶考做状元  当一滴剂世的良水

但我只是展开月光的宣纸  还没涌出胸腔澎湃的激流

满江的清波回旋  已经吟出了“阆中城南天下稀”的诗句

 

我不学李白  杜甫和吴道子  不唱大江东去

只流连于古城神秘的阡街陌巷  徜徉青石板路

巴巴寺的传说让我动心  华光楼的铃声让我忘形

就这样绕呵缠呵  把阆中搂在怀里舔了又舔

 

午夜更声潜入古城根脉  又从城跺踩着明清调下来

我轻轻喊出几朵洁白的浪花  洗净南津关的静夜明月

几个在岸边看水的人  用他们的身体挖一条沟渠

把我的涟漪  引到了他们内心的宫殿

 

 

5、

 

江山社稷是一张素朴的绢纸  我流淌成颜真卿的墨汁

在新政离堆半岛  挥毫走笔的缱绻草书中

我要做最风骚的一点  在这里吟句若偈勒石成碑

 

我要借这方水土所有人的深情  写满我通红的身体

用墨汁的火焰  在山水里挥洒出感人肺腑的诗意

当书法和篆刻在纸上行走  木偶和剪纸在民间游弋

我看见长征的河流里  无数仪陇儿女贡献的鲜血

使丘陵长满叫德的红色植物  我涓涓清流浇灌着这些大树

 

我要以德为水  清洗江湖乱世里被写坏的那几个字

在浩瀚的历史中仰望星空  崇敬那些灿若星辰的人

然后我要像红土地一样低伏着  为一种品性检讨自己的过失

用不断变幻的水波  反复校正自己的睡姿

 

 

6、

 

一声鸡鸣日破江  半城炊烟半城桑

流经古相如城  我丰腴的身躯斜倚在嘉陵第一桑梓

太阳和月亮两座交替闪光的岛屿  如我胸前叮当作响的佩饰

 

桑椹似红非红  渔歌比憨还憨

沿着司马相如的抚琴台  我在烟岚深处读《凤求凰》

辞宗赋圣的缱绻情事随赋文留芳  沐浴周子古镇的细雨

我读周敦颐的《爱莲说》  直到把目光和品格越读越亮

 

漫滩处晨光熹微  我唤出岸边一百头牛到江心来

它们如一条金黄的链子  哗啦啦从水草中拉过一排浪花

湿地里晴岚雨雾  我催促着芦苇丛里的白鹭飞翔

它们又似一串银铃  响当当在蓝天把翅影流远

 

月亮岛畔珍藏的心跳般的游鱼  在自己的爱情中缱绻

我挂在橘子树上的梦  在早上的一弯浅水里收敛淡妆

而隔江相望的那位少女  像早熟的蒲公英收拢青春期的寂静

她辽远的心事荡起一江涟漪  漾走我多少迷离

柑橘树下垂钓的长者  把我的迷恋一杆钓进了江心

 

撑一朵两朵油纸伞  我撑开周子古镇眉目间的顾盼

看一滴两滴白云流连  我在湿地水草中隐身

愿再用五千年缠绵  去缭绕桑梓间清亮的尘烟

 

 

7、

 

当一只茧锁住浩淼岁月  茧衣如一粒素色的宫殿

里面坐着的南充城  是我眷恋一生的新娘

 

丝绸拂亮宋代白塔的晨曦  清泉寺的钟声从雾里漫下来

像粒粒金黄的柑橘  花茎向着阳光散发满江的清香

我在万卷楼里翻阅《三国志》  翻出不老的江山社稷

我在城市的江岸探寻  寻出了一座名叫嘉陵江的雕塑

 

这雕塑柔韧如丝绸  盛着满城不绝如缕的机杼声

天上取样人间织  织出雾岚虹霓里满城的风流和桑坊的静谧

白鹤在江东引颈长歌  曲曲弯弯的嘉陵第一曲流

像我环抱她359度的手臂  轻轻颤栗着细数不尽的流年

 

醉卧果城  看见城郊的桑园举起桑椹的灯盏

照着我丝一样纤细的颈子  沿水波伸向烟山山麓

我吮着滴翠的桑葚  那紫红如金润滑似唇的乳汁

诱惑我的魂  进入南充城前世今生的梦境

 

舔舐历史的册页  我做着鲤鱼跃龙门的美梦

闲坐西山手持书卷  我是这城里最勤劳的蚕娥娘娘

吐出两千三百年丝质的光  反复描摹她在我梦中的模样

铺开上帝赐予的绸绢  一直把水声写到云朵之上

 

 

8、

 

一滴水有一滴水的秉性  一条江有一条江的江湖

在合川钓鱼城  我吸纳了来自涪江与渠江的激情

巨大的扇形向心河网  网尽了这方山地所有的水源

但我又是如此知足  不去觊觎不属于我的水系

让秦岭和大巴山东北的汉水流去吧

让华蓥山东南的长江流去吧  让龙门山西北的岷江流去吧

让西南所有低矮的分水岭  隔开的沱江流去吧

我只抱守自己的衷肠  在自己的流域里滔滔不绝

 

都以为我只有两岸  两岸青山里的动植物和精灵

两岸悬崖的护佑与围囿  两岸人群痴痴的爱恋

其是我还拥有另外的两岸  一岸的卵石在我怀里

积淀了我内心无法磨灭的记忆  一岸的流云与星辰

在我的梦里  运送着时间和空间里的秘密

 

无论是漫滩还是堤岸  也不管是明渠还是暗井

无论是寂静山涧的清幽  还是座座城市不尽的魅力

当我以河流的名义奔跑  便注定有欣喜的相聚和无奈的别离

刨开植物丛的荆棘  冲刷泥沙间的淤回

我把自己跑到一步一回头  把自己跑到飞花乱溅一往无前

 

 

9、

 

那一路惦记的源头之水和远走他乡的足音  像时空隧道

从火中挖掘骨髓里的涛声  从冰里淬炼眼睛中的波澜

一生无休止的流淌背负群山一路狂奔  我就是流水的岸

身体中除了松软的沙土  也有坚硬的卵石

守着轻吻过来的一江碧波  我用好听的名字流进人们记忆

我用纯洁的身体和灵魂  护佑这深爱的土地

 

横切华蓥山  也许我疯狂的面容比刀子更烫

水声像一条长长的铁链  呼啸着撕咬山体

拉出了幽深峭拔的沥濞峡  温塘峡  观音峡

拉出了雄浑高亢的我的秉性  我的骨气和意志

 

无论狂暴似一万头怒吼的雄狮  撕掉晴天丽日

还是温顺如枕边女子  婉转柔媚又低眉

面对无论年少好玩的滩涂  还是中年凶险的峡谷

我的血脉有自己的河道  我的呼吸有自己的体温

收集两岸的朝花夕露  收集一生的荣辱得失

始终一往无前  高蹈地树起生命的旗帜

 

当内心的鱼的酣眠  像梦一样在暗处流动

我明媚的面容隐秘中有云朵缭绕  沿着悠长的河道

在夜里无端放肆地把自己跑野  跑进人们的梦里

 

 

10、

 

挟裹如痴如醉奔流一生的激情  当我面对一道门

有了胆怯  顾虑和心虚  有了不舍  踯躅和犹豫

像早年跃过的洪峰  把故乡抱在怀里

同卵石一道走丢的亲人  背影是一条又深又长的刻痕

当突如其来的门  要关闭我通达顺畅的旅程

父爱般的河床是那样难舍  母爱般的堤岸是那样难分

 

朝天门  你可看见我清亮的泪水  听见我粗壮的叹息

 

从水面到岸边  有着整整一生的距离

有人潜水  有人上岸  但人群最终纷纷散去

我将独自流远  把整个天空塞进怀里

清点水波的年轮  渐渐熄灭灵魂里稀疏的星辰

 

朝天门  你可怜惜我悠远的芳心  感佩我不屈的毅力

 

日积月累的万千水滴  即将奔赴断头台

一生修为的清白  很快要投降给一江洪流

惟愿用我的清白之躯  让那条洪流可以轻一些淡一点

 

在重庆  我无私地倾倒出血泳中的浪花

倾倒出一江鲜活的日月  满目清澈明净的身世

在朝天门  我纵身跳进长江  是那样的决绝

飞溅到人们视野的惊诧  一定会流出滚烫的鲜血

 

我将随岁月流逝  当水滴委身于洪流血管裸露给河岸

今夜的风声比芦苇更乱  收容我散落在山涧的骨架

我依然坚持着用内心的信念  搀扶人们终于走上了河岸

然后回头看枯木抱住漂流的往事  蚂蚁抬着卵石往岸上爬

上面密密麻麻  写满生命的密码和流水的路线图

 

11、

 

我只是母乳的河流从婴啼顺流而下  舔过一路的风花雪月

沿着水波的阶梯掀动漩涡的嘴  说出天地之间的秘密

我只是一滴在天地间生长的水  用声音的潮汐作为盘缠

与荒郊野岭兑换宽阔的河床  沸腾出粒粒浪花的芬芳

 

当梦走过夜  沙涉过风  早晨翻过河岸

一只水鸟在我面颊写下的诗行  又被它羞涩地擦掉

鸟鸣腾起的浓雾如两岸方言的民歌  在泥土的心跳里发芽

在身体的漩涡里唱响  九曲十八弯的波纹刻满花甲

江流的颤动  波及了一代又一代的庄稼和人民

 

当水声取走寂静喘息盖过潮汐  一江的生计流水般匆忙

老船比岁月更老  纤歌比背影还更长

仍有一些人在悠闲地乘舟听歌  仍有一些嶙峋的骨头被越勒越瘦

我咆哮着火一般愤怒  却总是被一个又一个漩涡吞进水底

 

我只是一条河  一条被叫做河和所有的河一样普通的河

就如一个人  一个被命名为人最终远离人再回到死亡的一个人

从源头  流啊流啊  从出口  走啊走

 

 

12、

 

我在朝天门默念嘉陵谷的名字  嘉陵江

我只是最初的一滴水  喊醒沿途的水组成的一群水

在命运的河道里遵从宿命  无论平坦险峻从不与命抗争

牢记自己的使命  无论顺水逆水从不向命低头

 

我只想成为一滴水  一滴简单干净的水

用圆润映照山河的美丽  用明净涤荡尘世的污渍

用透明让人们亲近  用滋润使所有的舌头不再僵硬

让人们的视线穿过时空长廊  看到慈爱的先祖和孝顺的儿孙

 

我只有1119公里  从最初的一滴到走过长长的一生

我依然是最初干净的一滴  无论我怎么迂回婉转澎湃汹涌

我只有这么长  不能多流1米

我只有16万平方公里  从白云蓝天到沿江两岸

从嘉陵谷到朝天门  激情的浪花和隐忍的漩涡收藏了所有记忆

我只有这么宽  不能多流1平方米

 

如今我要去做另一滴水  但无论走多远和多少水在一起

我依然牢记嘉陵江  是我与生俱来永生永世的名字

经历漫长的流淌始终有自己的方向  我会再回到一滴水

回到白云间回到嘉陵谷  重新做一滴水继续循环我的旅程

 

我只有这么大这么长  但不管怎样我都会比你大比你长

爱我的人  你的爱就叫嘉陵江

把爱交给我吧  我带着你永生永世流淌

恨我的人  你的恨也叫嘉陵江

把恨交给我吧  我带着你永生永世遗忘

 

 

  介:瘦西鸿,本名郑虹, 1965年2月出生于四川省仪陇县,客家人。1981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迄今已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北京文学》《中国文学》《作品》等国内200余家文学刊物发表诗歌作品2000余首。获《诗刊》征文奖,四川文学奖等奖项20余次。作品被收入《九十年代主潮诗歌》《新世纪十年诗歌蓝本》《大学生喜欢的100首诗歌》《中国诗典》及2001至2014年各类诗歌年选160余次。已出版诗集《只手之音》《方块字》《客骚》《瘦行书》》《一时一空》《痩诗100》、散文集《如此干净的身体》、评论集《被词语照亮的人》。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全委、南充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南充市硬笔书法协会副主席。


通联:637000  四川省南充市财政局  郑虹      电话:18990709618        邮箱:shxih@163.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