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瘦西鸿的蛇宫
瘦西鸿的蛇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0,216
  • 关注人气:4,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朔方》2017年第五期:瘦西鸿组诗

(2017-11-29 11:27:34)
标签:

瘦西鸿

《朔方》

诗歌

分类: 金蛇狂舞--成 宫

瘦西鸿组诗:一盏灯埋头清一次嗓子





偿还

 

我坐在这里

什么也不

 

我就坐在这里

当行

落满灰尘的一件古董

 

时间  只有时间将我牢牢捂住

                    

遥望

 

漆黑的夜里  他凝神伫望

这一架神秘的天线  用他的电波

探测到另一个人

 

他们暗中的交流  不为人知

但夜的漆黑已然退去

仿佛他们  是孤独两端的插头

                   

独坐

 

就这样坐着  让时间自己去跑

让往事回来  当我是陌生人

自己也当自己陌生人  不再嘘寒问暖

 

像一块石头  矗立在山顶

什么都可以矮下去

唯有内心的温度  一点点漫上来

                       

坏人

 

面色红润  四肢健全

在时光中奔走  有好看的光影

脸颊上还洇出一层细密的汗渍

 

在夜里做梦  笑出声来

醒后又紧搂着自己  哭出泪来

 

清晨出门  月夜归家

他只是不小心  被一把刀子刺

在身上的疤痕  谁都看不见

                 

一盏灯埋头清一次嗓子

 

今夜万籁俱静  人迹罕至

今夜师傅去了山下  木鱼出门捉月

通往山径的门  被花朵徐徐关上

 

文字在经卷里安睡  尘埃落地

木头中的蛀虫  牙齿含在唇间

池畔的莲  刚刚褪掉雾岚的薄彩

 

今夜我已厌倦说话  舌头木讷

口水干涸  哈出的气雪片般锋利

今夜我什么都不去照亮

 

只想埋头  清一次嗓子

打通向内的喉结  把这些年来

结在火中的痂茧慢慢嚼碎

吞下去

               

雕塑

 

和稀泥的人

体温与淤泥混为一谈

春天跑过的小美人  鲜嫩多汁

不开手  很多想法

泥鳅一般滑过

 

比照乌云的样子

他为自己塑像  秘密的心思

真像一朵乌云  俯瞰他

跪在自己面前

                   

瓷罐

 

如今再无法从一只空着的

获取水声  获取当夜月色暧昧的呻吟

雪花落在瓷罐的睫毛上

体温顺着水的波纹  茸毛般柔软

 

蝉鸣在屋顶漫步  一片碎瓦

在往事里落下  砸中罐的耳朵

流言弥漫  水一般流进身体的裂缝

 

独自以泪洗面  像琥珀里的虫子

瓷罐以往事浴身  透明的身体像一朵昙花

开向内心  把香气溢出罐之外

 

庞大的蜂群  遗弃的蜂巢

她独自在月光下  溢出满怀的忧伤

谁也无法从她空着的眼睛

获取泪水  获取一望无际的眺望

                  

返回

 

我听见一路前行的光  骨折的声音

落在地上  像一堆厚厚的雪

 

它们埋着我的体温  而我的目光

还挂在冬天的枯枝上

被一只孤鸟  啄得七零八落

 

走剩的路独自蜷缩着  不知去处

它的犹豫刺痛我的脊梁  我像一只箭

悬在时间的弓上  不知射往何方

 

空旷的风声  抖开一地月色

澄澈之境  难以容留我黑色的背影

我只好飘起来  去梦中作一次短暂飞翔

 

当天空退回鸿雁的翅膀

我也一根根收回  走丢的来路

回到原地  我周身的血管越缩越紧

                   

月光欠条

 

这满地霜迹  是月光打给黑夜的欠条

在白天  它的白输给漫天雪花

而在夜里  它的冷又输给了河面的薄冰

 

沿着漫长的枝桠  一盏盏铃铛轻鸣

月光仿佛是被一只鸟用尖喙绣上去的

它忽闪着伸个懒腰  径直逃往黎明

 

而更高处  几只乌鸦拉出黑色的链条

月光遗下的绣花鞋  尚有余温

沿一棵香樟树的尖顶逃窜

 

作为一个债人  已拿不出清白示人

沿着茫茫无涯的岁月  一路狂奔

用自己的脚印  复印出新鲜的欠条

                       

 

瞬间

 

我拉着瞬间这根藤  整个时间都在动

瞬间竟然这么重

装满蓝天白云  大海浪花

 

瞬间被我牵着  像个乖巧的孩子

听话地随我四处走动

却突然又调皮起来  四处乱跑

把我的手攥得生痛

 

我快拉不住瞬间

这个孩子  仿佛长大了

仿佛不是我拉着他  而是他着我

他一松手  就会走丢

                 

浑浊

 

是的  一场飞蚊症袭来

像爱之后的爱  命里的命

这陡然在我眼眸里的

不是看破的红尘  而是俗世的垢

 

但我仍能分辨高贵  纯洁和虚伪

隔着一层乌云  我内心的星星

出更闪亮的光

 

只是我常常会低下头

去寻找散失在前的几颗泪珠

我会一眼看出  它们的裂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