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瘦西鸿的蛇宫
瘦西鸿的蛇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9,167
  • 关注人气:4,6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瘦西鸿作品:嘉阳组章

(2013-07-18 16:19:22)
标签:

瘦西鸿

诗歌

嘉阳小火车

文化

分类: 农夫好蛇--诗 宫


    嘉阳遇煤


    我坚信煤,是我前世爱过的女子。

    她挺拔的腰肢,曾托举我的目光,参加过史前星辰的欢聚;她葱茏的气息,曾蔽荫我的体温,在寂静的大地上,撑起过一朵伞形的涟漪。

    而当我拥着她,进入黑夜。激情的岩浆烧红了我们的躯干,沸腾的血液,洗礼了我们的喘息。汗水化为岩石,蛰居在尘世之下;心音幻为泥土,飘浮在视野之上。

    原来,最炽烈的爱,需要凝固,一年又一年。

    原来,最隐秘的情,需要坚守,一世又一世。


    当我从泥土里走出来,我的体内,依然驻守着那位叫煤的女子。她是我的心脏。

    我每一次的博动,都是她的呐喊,从地下传出;我每一刻的停顿,都是她的低泣,从体内溢出。亿万斯年,我一代又一代行走在人世,竟然是她在驱使,在敦促,在驾驭!

    我被燃烧。被时间燃烧。

    我被洗礼。被记忆洗礼。


    如今,当我从嘉陵江水的韵脚里起身,匆匆穿过四川盆地,来到嘉阳煤矿的黄村井。那个寂静的洞口,让我一眼认定,这是她的唇。

    斑驳的岁月流过,人影如风。

    岩石紧抿着的唇,容我进入。我枯瘦的肉体,朝着那股股寒流的牙齿,义无反顾;我滚烫的灵魂,沿着她娓娓的心跳,一往无前。


    蛰居在岩石深处,她的容颜如此端庄,凝固的岁月,绽出乌金般的纯光;她的身体如此顽强,流淌的时光,侧身让出了她的心房。

    抚着她的面颊,我游走的手指如弦,一曲无声的长歌,在地下蔓延;拂着她的腰肢,我颤栗的身体如弓,一朵炽烈的地火,在内心燃烧。

    我领受,命中注定的爱的召唤。

    我承受,无法皈依的爱的深渊。



    小火车


    五十多年了,她小小的身躯,如一柄单薄的梭子。经线是岁月青葱的鼻息,纬线是山涧潺潺的静寂。两根窄轨,一曲再一曲,钢铁之音,幻化成一股浓浓的炊烟。

    一只蝉,如一枚钉在铁皮上的镙钉。仔细去看,又宛如一朵墨晕中盛开的灯盏。被照亮的原野上,一列小火车,顺着枕木的梯子,往天空上爬。

    风在山野逡巡,像朴素的农妇,怀抱着的婴儿,轻轻一哼,大地欣喜地醒过来。


    嘉阳的小火车,像几条五十多岁的汉子,背负了那么沉重的生计,依然铁青着面孔,不让流云,把他的心事看破。没有起点的日子,没有终点的日子,沿着命运仄逼的轨迹,默默穿行的,是他不屈不挠的意志。


    一朵野花,仿佛他旱烟筒口,晨间探出头来的新媳妇的一瞥,瞬间使他笔直的脊梁,又沿着内心那一泓柔韧的心泉,低了低眉。

    一声鸟鸣,羞怯的脚印,在云朵上滑了一下,滴到他的耳廓。他匆急的脚步,迅速跑到风的前面,踢走了道上的几粒目光。原野空旷起来,像他旷世的沉默。


    一往无前,五十多岁的铁,从石头中走出来,在时光中成为更顽固的铁,一往无前。

    侧身打量那粗壮的鼻息,在夏天的原野上,喷出的一道又一道彩虹,升起另一座山。

    所有的目光爬上去,所有的目光,雪亮一片。

 

    旧舞台

 

    阳光,在皲裂的墙体上,贴上去的几条标语,依稀漏下当年的呐喊。一只蜥蜴在裂缝里,挖掘回声。拐弯的夕阳,照着它怀旧的眼睛。

    夜色悄悄捂住了旧舞台的嘴,几个黑影如一排牙齿,紧紧咬住,身体里岩浆般迸溅出的激情。


    一只蝴蝶,拖着晚风的扫帚。偌大的看台空无一人,它扫走了一堆堆的体温。回望舞台,两根石柱,趔趄了一下,又定住。灰旧的瓦檐,一滴滴滴着凝固多年的寂寞


   突然一声狗吠,火把般燃起。旧舞台跃跃欲试,空旷的看台,留存多年的余音,蜂群般涌出来,漫过广场,流向河边。

    那一条奔流不息的小溪,竟然流着满满一河人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