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瘦西鸿的蛇宫
瘦西鸿的蛇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1,170
  • 关注人气:4,6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2012-08-03 09:21:35)
标签:

瘦西鸿

诗歌

扎记

“电亮藏区”

新甘石联网工程

诗报告

文化

分类: 画蛇添足--形 宫

行走的铁塔

——来自“电亮藏区”新甘石联网工程的诗报告

 

                                            瘦西鸿

 

 

一、响亮的雷声

 

风雪中的康巴高原  黑夜枯草般蔓延

石头在沉默的冰渍下咳嗽  眼睛在空洞的瞩望中黯淡

甚至高挂山脊的旗幡  也在灰色的天空里盘桓

一切都因为光还在赶路  还没来得及把这里眷顾

 

直到2012年早春  晨曦中响起一记雷声

唤醒冰山之上的雪莲  她们举起银白的灯盏

举起8.5万平方公里的康巴雪原

举起8个县43万藏族同胞  目光里盈满的期盼

 

电亮藏区  一句誓言神话般在春天亮起

像一束光翻过折多山  擦亮每一幅旗幡

直抵新都桥  甘孜和石渠  劈开阵阵冰寒

藏在草根下哆嗦了几千年的黑  被雷声击穿

 

群峰在雷声里抬头  开始收走觊觎人间的雪线

藏在冰渣里的沼泽  开始在草丛里逃窜

每一朵格桑花都暗含惊喜  孕育最美的笑颜

每一朵白云都在奔走相告  传递雷声的预言

 

雷鸣点燃经幡  山颠的号角吹响烽烟

运送光明的使者  脊梁像弯弓放出奔跑的箭

跃过冰雪捆绑的栅栏  追赶白云

行行阳光中的足迹  与风一起铺满春天的草原

 

 

二、行走的铁塔

 

当第一基铁塔  像一个巨人在新都桥站立

肩上扛着的雷霆  煽动阳光的羽翼

天空被迅速撑高  展开无尽的蔚蓝

雨后春笋般生长的铁塔  拱出高高的海拔

追随阳光的足迹  在草原沼泽和森林行走

走成阳光下的笑脸  走成一座座高山

 

跨过大雪山和工卡拉山  跨过沙鲁里山和雀儿山

迈过鲜水河与金沙江  迈过大渡河与雅砻江

浅浅河谷的蓝光  传递它足音的匆忙

高高山巅的白雪  擦亮它步伐的矫健

 

它走得很慢  从富兰克林用风筝捕捉雷电

到爱迪生发明灯泡  260余年过去它才走到这里

它走得很快  从电亮藏区计划工期18个月

到穿越冻区和严寒  仅用半年它就走到了这里

它走得很高  跨过高原高山高寒

踩着朵朵白云  一路向前

它走得很低  忍住低氧低温低压

踏遍座座山峰  无惧风险

 

铿锵的足音  引领同行的人群

汉人和藏人在行走  彝人和羌人在行走

走过道孚  炉霍  走过甘孜  石渠

坚定的步伐  唤醒一路的生灵

牦牛和绵羊在行走  青稞和酥油在行走

走过雪山草原  走过河谷荒滩

 

当最后一基铁塔  在石渠县站起

蓝天在铁塔上落脚  阳光在铁塔上伫立

一路行走的铁塔  是一条流淌的钢铁河流

将人心汇聚  树起高原一座座挺立的丰碑

一路行走的铁塔  是一条奔涌的情感河流

将光明汇聚  点亮雪域一盏盏盎然的晨炊

 

 

三、飞翔的银钱

 

当行行铁塔的足音  洒满高原 

一根根银线伸过来  串起一座座塔尖

运送响亮的雷声  运送奔跑的闪电

唤醒雪域高原  照亮河谷冰川

光的舌尖  正在舔走所有眸子里的黑暗

 

一支情歌  在人心飞翔

从跑马山上溜溜的云  到石渠城里暖暖的春

一声雷鸣  在蓝天飞翔

从云朵里的帷幄  到工地上的帐蓬

一道闪电  在高原飞翔

从格桑花的衣裳  到鹰翅上的阳光

一片光明  在雪域飞翔

从万众瞩目的牵挂  到点亮眸子的朝霞

 

触摸白云的手臂在飞  穿过蓝天

每一根银线都串起坚定的信念

传递风声的铜铃在飞  翻过高原

每一座塔基都擎着铿锵的誓言

跨越时空的愿望在飞  跨过河滩

每一颗草尖都闪烁意志的灯盏

撩动人心的琴弦在飞  涉过河源

每一双眼中都饱含深沉的情感

 

苍鹰看见飞翔  叼走了躲在草丛的黑暗

牛羊看见飞翔  盈出了孕在怀里的奶香

青稞看见飞翔  蓄满了藏在穗里的甘甜

雪莲看见飞翔  捧出了迎接光明的杯盏

 

这样的银线还将继续飞翔

在雪域  运送温情脉脉的目光

这样的银线还将继续飞翔

在高原  奉献不绝如缕的歌唱

 

 

四、点亮的神话

 

高山之上的经幡亮了  行行经文被风传诵

声音流淌在雪原  像温暖的浮汁

送到刚刚醒来的雪莲的唇边

 

雪原之上的帐蓬亮了  扇扇蓬门被光打开

口哨声牵出羊群  在草甸上远行

草尖的露珠  比梦想还晶莹

 

云朵下的脸庞亮了  颗颗暗斑被舔走

皱纹舒展开来  似欢快的小溪

一路奔跑着对光明的向往

 

雪夜里的眼睛亮了  朗读时光的声音

穿透雪山草地  带领内心的祈愿

翻越时光的门槛  在明亮的每一天徜徉

 2012/07/13-16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灵魂的高度

    ——“电亮藏区”新甘石联网工程采风札记

 

    那天中午,当我从映秀镇跨过紫坪埔水库,穿越隧道走进都江堰,迎面而来的热浪,驱走了我身上的寒冷,也驱走了我内心的恐慌与悲伤,让我仿佛穿越了时空通道。是的,这是一次经由人间越过“地狱”,去到“天堂”,再越过“地狱”回到人间的独特之旅。2012年7月8日至13日,由《星星诗刊》和四川电力公司外联部组织的“电亮藏区”新(都桥)甘(孜)石(渠)联网工程采风之旅,短短的6天时间,长长的2000余公里行程,我和同行的诗人们几乎都有同样的感受。

    虽然我的比喻不够贴切,太多主观色彩,但这次的川西藏区采风活动,的确是我生命中未曾经历过的独特时空,将给我留下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它不仅记录了我这个生命个体在那些特定时空中的独特经历和感受,也让我的心志灵魂在与那些特定时空中的心志灵魂触抚、碰撞、交融的瞬间,得到了启蒙、升华和顿悟。由之而带给我的灵魂的震撼,也将引领我的灵魂,向着生命的巅峰攀登。

    当我们来到人世,学会生存,现实环境总是左右着我们的思维和行为。而囿于现实,很多时候的生存往往是迫不得已,灵魂不在场。但无论如何,人的内心总是向善,眼睛总是渴望光明。而当那些顽固如冰的黑暗久久无法融化,我们除了厌恶憎恨之外,有时也难免有种听天由命的宿命。人与人总是不同,一个地域与另一个地域总是不同,但生命的生存意志和地域的存在意志却总是那么的相似。生命之间的差异与地域之间的差异总是渴望人与人之间的理解与信任,这是生存之态,也是灵魂之志。

    缘于对藏区的关爱,当“电亮藏区”的决策像一道闪电,切割开川西高原8万5千平方公里冻土里的黑暗,也呼唤出了四川电力人内心报国为民的信念。“新甘石”联网工程由此在今年初拉开帷幕,现正在紧张施工阶段。从新都桥到道孚,从甘孜到石渠,冰寒的高原处处有火热的工地,繁忙的身影。无论是河谷里的蓝天,还是草尖上的云朵,都会见证并铭记这些生命的背影,以及比生命实体更高,飘扬在雪域峰巅的灵魂。还有生存和繁衍在这片高原上的生命,也会为这些来自异域的生命给以理解、认可和赞同。这是生命对生命的感知和认同,也是灵魂对灵魂的感同身受,体若切肤。

    川西高原藏区确实是一片神秘之境、神奇之地。高原雪山、草地花海、高山峡谷、森林沼泽,无不显示出与平原浅丘不同的境致。生存其间的藏民族同胞,也以其独特的生存方式、生命理念、生活习俗,迥异于别民族的人群。行走其间,我更深地理解了他们对自然的崇拜,对宗教的敬仰。料想他们在极其恶劣的生命环境里,保持习俗,坚定信仰,无非是以其坚强的意志与博大的情怀,来完成自身的生存。这其中,虽然佛教并无灵肉二元观,但我依然觉得,他们的生存,一定是灵魂在高处,护佑和指引着他们凡俗的生存,因此他们的生存才更显示出生命的价值与意义。

    而来到藏区的一万多名电力施工大军,远离熟悉的生存环境和人脉亲情,同样在挑战生命的极限。高山、高原、高寒,低氧、低压、低温,无不迥异于他们习以惯之的日常生活。在这些人中间,有决策者、领导者、执行者,更多的是第一线的受命者、劳动者,不管是为崇高的使命,分内的工作,还是生存的需要,他们都一样是这片高原上通过自己的劳动来谋求生存的同一类人。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他们的劳动显得多么平凡而普通,谁不是在不同的境况里以生存来延续自己的生命呢?但是且慢,当你听到石渠变电站施工项目经理蒋敦伟说“一个人的价值,应当看他贡献什么,而不应当看他得到什么”的时候,当你听见道孚二标段总监李泉说“地锚不怕埋没自己。人们看不见它,它正在奉献自己”的时候,当你看见华北电力大学硕士研究生、甘石线一标段施工二队队长黄鹂像雄鹰在塔尖展翅的时候,当你看见女监理员陈妍在德格县马尼干戈海拔4600米上像牦牛在雪地里奔忙的时候,除了感慨他们生命的意志之外,谁也无法不更多地感叹他们灵魂的意志。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他们竖起的一座座铁塔,抬高了天空,也抬高了生命的海拔,既是他们事业的丰碑,也是他们灵魂的丰碑。是的,这就是灵魂的高度。

    生命是需要灵魂的。当我从成都到康定,在生活环境相对舒适的地方,我感到生存是简单的、平常的。而在色达、红原等高山草原,虽然海拔高缺少氧分,却因有我从未见过的雪域大美,视野和灵魂有了天堂般的愉悦,我感到生存是丰富的、幸福的。只有在从道孚到炉霍,从甘孜到石渠,以及从松潘到汶川这两个曾经发生过八级大地震的地方,我看到了崎岖的高山,破碎的山河,像历经地狱一般,感到生存的艰难和局限。尤其是在震后的汶川,已经四年过去,满目破碎的山川,处处瞠目的遗迹。那一刻的伤痕,对偌大的地球和坚若磐石的山河都是如此,人何以堪?而人真的是坚强又伟大!就在这些遗址之上,座座高楼拔地而起,条条道路逶迤前行,灾后恢复的生活现场已足以让他们继续生存下去。只是我在猜想,每当夜深人静独自相处,记忆里的恐惧、伤痕、悲情复活之时,他们将怎样去捱过那一段时空?如果不仰仗高处的灵魂去指引,人生的价值和生活的意义又何从体现?

    但是,无论是在人间、在地狱、在天堂,人总是靠灵魂来唤醒生命,从而达到与环境的和解与和谐,而完成自身的生存。这是生命的必然轨迹,也是灵魂的生存烙印。我们需要日常的生存来延续生命,我们更需要高处的灵魂来完善生命,从而拔高生命的海拔,忍受那艰厄困苦的生命际遇,享受那旷达澄澈的生命风光。

    毋庸置疑,这样的感悟不仅仅来源于藏族同胞的生存方式,也不仅仅来自于四川电力人的生存方式,只有当我的生命历经了这样的时空,才会得到灵与肉的感悟和升华。我爱这些生存中的灵魂,更爱这些高于生存的灵魂。

                                                              2012/07/16-18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瘦西鸿:《行走的铁塔》“电亮藏区”诗报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