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庆龙
孟庆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888
  • 关注人气:9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年1月23日潍坊日报·今日峡山》“峡山湖”副刊约稿

(2015-01-26 07:51:55)
标签:

情感

峡山

潍坊日报

阿健

刘清扬

分类: 孟庆龙转稿
   本期(2015年1月23日)“峡山湖”副刊刊载有青年作家丰子的短篇小说连载《路上的故事》、青年作家魏玲的心情随笔《恰到好处的幸福》、青年作家落雪的散文诗《梦里——雪花》、作家武煜的诗歌《被风吹皱的冰儿》,特转此以飨读者——
 

当前位置:潍坊日报·峡山新闻峡山湖

◇◇◇好看小说   ◇◇◇丰子

路上的故事

  • 日期:20150123
  • 作者:
  • 来源:潍坊日报·峡山新闻
《2015年1月23日潍坊日报·今日峡山》“峡山湖”副刊约稿
  一 
  西边的天空,被落日染成一片橘红,仿佛纸浸透了油,变成了半透明体。如此美丽的晚霞,在中国南部的村庄倒是多见,但此时正是隆冬,能见到这种晚景,倒是很稀奇。一条弯弯曲曲的泥泞路,从村头一直延伸到村尾,就好像羊肠小道这个词是专为这种路而造的。泥泞路两旁的枯树朽木不假思索的长着,在寒风的呼啸声中拼命地卖弄着风姿,大有拦腰折断的迹象。两个背着硕大包裹的年轻人从村外头往村里走,他们的步子不大不小,不紧不慢,悠闲得有点像逛街的孕妇。其中一人拿着一根手腕粗的木棍,时不时地敲击一旁的树枝和地面,做探路之势;另一个人戴着一副深棕色墨镜,双手夹在胸前,呈倒X形,显得有几分局促之态。无论怎样,他们在这种严寒里行走,倒显得有使命在身。
  两个年轻人并排行走。左边长头发的年轻人说:“没想到我们刚上路,天就快黑了。”
  右边的年轻人用木棍敲了一下地面,说:“你不说,我还没发现。这种路走起来真费劲,我看红军长征也未必走过这样的路!”
  左边的说:“瞎扯,红军长征吃的苦可算是牛X了去,他们都是在刀尖上跳舞的勇士咧。”
  右边的说:“你瞧你,就像你他妈长征去过一样。”
  左边的说:“你此言差矣,我妈可没长征过。我倒是去过。”
  右边的说:“那你怎么活下来的。看你这小样,肯定是投了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
  左边的说:“你又拿拘留所那套来逼供啊,我服了你了。”
  右边的说:“呵呵,怕了吧。我上初中就在拘留所里面蹲过,我是有经验的人。”
  左边的说:“我看这就是你唯一值得炫耀的‘光荣史’了吧。他们是怎么放你出来的?”
  右边的说:“当时我还小,没有蹲号子的资格;不过,主要还是里面关系硬,另外交了几千块的费用。”
  左边的说:“呵呵,你这消费够档次。”
  右边的说:“必须的,下次我请客。”
  左边的说:“我看,就没有那个必要啦。天就快黑了,我们不如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
  右边的说:“现在只能这样了。”
  左边长头发的人叫阿健,今年二十五岁,因为留着一头齐肩的长发,又喜欢漂泊流浪,所以认识他的人都叫他浪子。当然这个称谓并没有贬义,“浪”字在“浪子”这两个字里面并不涉及性,这只是朋友们送他的外号。他平时最喜欢吟诗,女生看见吟诗的他,惊呼:“淫诗”。阿健最喜欢的诗人是印度的泰戈尔,没事的时候总是拿着一本《stray birds》,相信他已经彻头彻尾地读了不下五百遍。认识阿健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宝贝,就是他1998年在新疆和田县买的双肩背包,到现在已经有四五年的历史,却新得就像刚买回来的,看来中国边疆的商品确实货真价实。因为是1998年买的,所以给它取名叫“98”,朋友们传来传去,后来演变成“酒吧”了。朋友们一致认为这个双肩包是他第一任女友送给他的定情礼物,但每次朋友问起包的来由,阿健总是这样回答:在新疆旅游时,恰巧帮了一位新疆少女的忙,少女无以为报才送给自己这个双肩背包,用来当作留念。这种解释没有人会相信。
  另一个短头发戴一顶黑毡帽的人叫刘清扬。清扬这两个字出自《诗经》里的“有美一人,清扬婉兮”,清扬也就是眉清目秀,器宇不凡之意。清扬这两个字饱含了他父母的一番苦心,显然,这两个字在刘清扬身上并没有得到实现。刘清扬今年二十七岁,还没有结婚,也没有正当的职业。正经的来划分,他属于社会闲杂青年,应该说他是对社会无益也没有害的一类。按他的人生理论:“男人四十一枝花”,二十七岁还是含苞欲放的花骨朵,他觉得自己需要慢慢地绽放,没有必要过早成家,也没有任务过早立业;他相信终有一天石头会开花,鸟儿会说话,自己会找到一生的幸福。
  刘清扬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一家人从此各奔东西,再也没有相聚在一起。后来,是他的叔父收留了他,当刘清扬被抚养到十七岁的时候,叔父也匆匆离世。按常人的道理解释,只要有刘清扬的地方,就不会有团圆;亲生父母的分离,还有叔父的死去有如铁证;而阿健也有此命运,他是在医院门口被发现的,包裹他的一块方格子布里仅有一本泰戈尔的诗集,也就是那本《stary birds》。里面丝毫没有找到关于他父母的信息,可以推论,他的父母是一对贫穷的艺术爱好者,而阿健是他们最为艺术的产物,阿健被丢在医院门口便是他们搞得最为轰动的行为艺术。此后,阿健一直在孤儿院生活,院长给他起名叫阿健。 (短篇连载一)

  《路上的故事》这个短篇小说,写得是25岁的阿健和27岁的刘清扬两个人生的难兄难弟流浪的故事。故事写得不复杂,一条主线都是在“路上”发生的几个细节——从旅途到傍晚住进路边店“飘飘香乡村饭馆”感受乡村老板娘的淳朴,从一座小城遭遇的哥收费的欺骗到住进“诚信旅馆”,从101房到发生的上门“特殊服务”到购买手机充电器商家的鬼精明,从过年的钟声临近到感受故土菜馆的家乡菜……两个流浪的青年人可谓在很普通的故事中都经历了我们诸多生活中所遭遇的不同场景中的普通事件,遭遇了不同人等的世相百态,尽管这些事件与世相百态没有大起大波,也多了些许的无关痛痒,但恰恰生活着的我们所要面对的每天每天,其实也就是这样如此的人生——既平淡无奇,却又存在着、快乐着的一切一切,有意思的和无意思的生活。在这样有意思和无意思的生活场景中,作者却能用着他充满着生活思考与人生思考的灵动妙笔,既从从容容而又不乏真实地彰显了自我的灵性,赋予了一些人生旅途中的乐趣和色彩,让社会意义和生命意义也就有了丰富多彩。阅读的快慰虽然没有大张大合的紧张和揪心扯肺的愉悦,但幽默风趣的语言,再加上细节中不时闪烁跳跃出的歌词、诗句等的融入,也同样会带给读者一种真实的社会背景,或令人莞尔,或令人会心一笑,觉得生活就是这么回事儿!                                      ——编者


当前位置:潍坊日报·峡山新闻峡山湖

◇◇◇心情随笔   ◇◇◇魏玲

恰到好处的幸福

  • 日期:20150123
  • 作者:
  • 来源:潍坊日报·峡山新闻
《2015年1月23日潍坊日报·今日峡山》“峡山湖”副刊约稿
《2015年1月23日潍坊日报·今日峡山》“峡山湖”副刊约稿
  幸福,是一个多么温暖和诱惑人的字眼!可又有多少人,为她,终其一生,得不到,也寻不着,痛苦不已,失落不已。
  而上天却如此眷顾于我,让我的幸福,这么多,又这么多。
  双“十一”,这个特殊的日子,是网上促销的好机会。科室的小姑娘们都忙着上网挑选自己喜欢的衣服、鞋子、化妆品之类,我则也来凑凑热闹,去当当网挑我喜欢的书。看着收藏夹里那些雅致生香的名字,我就觉得内心温暖。
  此生,与文字结缘,用文字取暖,是我最快乐的事情。
  近来公司很忙,我们一直加班,在同事的怨声载道里,我的心情却无丝毫黯淡,我想,大多是得益于这些文字,得益于我简单从容的心。
  我这个人,生性简单,这也给我带来很多好处。
  妈妈说我傻人有傻福。我觉得她老人家真是英明。
  长这样大,遇到的,都是对我好的人。他们欣赏我,容纳我,鼓励我,帮助我,扩大我的优点,给我信心与力量,给我安慰和温暖,让我深切体会被关心的幸福。
  朋友说,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别人对你好的前提是,肯定你也对别人好。你的好,影响到别人,你才得到如此多的眷顾,如此多的温暖。而我,自然是愿意相信朋友的话。
  心清,万物皆自然;心静,万事皆淡然。做到简单,就不简单。这样的境界,让我喜欢,也让我向往。
  每天往返于公司与家之间,做着虽繁琐却不费体力的工作,经营着自己的小家,照顾着自己的孩子,牵挂着两边的双亲,问候着我的朋友,工作生活之余,爱好着自己的爱好,读生香的文字,听喜欢的音乐,高兴处或低落时借文字抒发一下自己的感慨,我觉得这样的简单,就是幸福。
  好好珍惜当下,珍惜每一个今天,就是珍惜每一个永远。朋友对我如是说。我觉得很有道理,生活如此美好,生命如此美丽,为何不好好珍惜呢?
  看着那些因为心情郁闷而影响健康的人,看着那些因为内心复杂而让自己心灵蒙尘的朋友,我就着急,真想让他们和我一样,多读读书,多些自己的爱好,多些珍惜自己的拥有,多些从容和淡定,让幸福简单一些,让快乐容易一些。
  因为文字,交到了很多优秀、善良也很美好的朋友,跟他们一起学习,一起交流,一起探讨生命的真谛,这于我,就是幸运,就是幸福。
  朋友赞我说,我有很多气质,很珍贵。比如大气,比如淡定,比如从容,比如豁达,比如善良,比如阳光。我知道这是有些夸张的赞誉,但依然很感动朋友的评价,感动自己在朋友心中的位置。
  近日在读毕淑敏的新作《恰到好处的幸福》。她说,“恰到好处,是一种哲学和艺术的结晶体。它代表的豁达和淡然,是幸福门前的长廊。轻轻走过它,你就可以拍打幸福的门环。”我想,我正走在幸福门前的长廊上,走向拍打幸福门环的地方。
  幸福是一种心的富足,不以物质的多寡来衡量,它是付出、分享和爱的感受。毕淑敏对幸福的独特见解,我深以为然。

 

当前位置:潍坊日报·峡山新闻峡山湖

◇◇◇散文诗   ◇◇◇落雪

梦里——雪花

  • 日期:20150123
  • 作者:
  • 来源:潍坊日报·峡山新闻
《2015年1月23日潍坊日报·今日峡山》“峡山湖”副刊约稿
    第一朵
  纯净的白。晶莹的白。抖落世俗的尘埃,一朵、两朵、一瓣、两瓣。
  无瑕。五百年的情缘,始于一场雪。
  饱醮如雪的纯情,铺雪为纸。今夜,雪!请让我为你写下六瓣的呼吸和心跳。
  第二朵
  没有污染。雪的洁白是心灵的洁白,雪的交融是心灵的交融,雪的燃烧是心灵的燃烧。
  不需要承诺。因为雪花的语言,远比所有的诺言圣洁。
  今夜,窗外的雪花纷纷扬扬。有一种梦想和情怀,正晶莹成雪。
  珍贵啊,这个世界还有雪。
  第三朵
  你的心音晶莹。你的言辞闪烁。那是梦的向往和飞翔吗?
  打开我内心的雪山,你的柔情如落雪的声响。轻轻。
  天上的云朵是雪的故乡。驾乘一朵圣洁的白云,谁站立在云的这头,谁又站立在云的那头。对望。
  第四朵
  恬静、圣洁,玲珑、剔透。此刻,窗外那轻盈的雪花,绽放出来的是绒绒的童话。
  哪一朵雪花没有绽放的柔情?哪一朵雪花没有心灵的梦语?
  细语轻声。低眉浅笑。情怀如水。端坐在雪花的中央!你说,有一种花开了,在雪中开了,轻盈如蝶,如梦,如心。
  晶莹、纯洁、清亮,以一滴露珠的澄澈浴我,雪是水的花朵吗?
  谁沉睡的诗意,被一朵雪花的浪漫,深情地唤醒?
  第五朵
  一首诗在雪中站立。一朵雪在诗中飞翔。
  隔着遥远的梅花,你说,渴望着一场雪事。而你用纤纤玉指为我弹奏的那一曲《一剪梅》,远比梅花更美。
  绵延不绝。这个冬天,如雪的信笺一次次飞扬而至。那是你的深情和牵挂吗?
  拉开大雪的帷幕!谁的心灵,也渴望着一场漫天的大雪?
  第六朵
  与一朵雪花对视。无言,但一切都已经言语。
  雪,我懂你,深深地懂你。白,是你的纯粹;洁,是你的本质。纤尘不染的六瓣,绽放的,两瓣是美,两瓣是洁,两瓣是爱啊。
  以一种飘逸之舞,飞扬起情感的雪花。今夜,我的思绪纷纷扬扬。今夜,心飘雪,想念无语。

  凝视着你的美妙,看着你一朵一朵在飞。今夜,因为想念,我走入梦境,扑进一幅画的意境。      ——题记

当前位置:潍坊日报·峡山新闻峡山湖

◇◇◇诗路精英   ◇◇◇武煜

被风吹皱的冰儿

  • 日期:20150123
  • 作者:
  • 来源:潍坊日报·峡山新闻
这一张冰的图片是网络发现的
惊异她美的那刻几乎让我窒息
这些规则而又带着
螺旋纹的冰韵
此时,竟真的触动了
我诗意的怀想
把我的记忆拉回到了儿时
(那是学龄后的少年的记忆
也是初入校门的那个
冬天的记忆
如今,却让我无限地怀念) 

记得,那一年的入学
是在村里的油坊度过的
冬天的早晨去油坊上学
每次都要经过村西的一处汪塘
浅水的塘边
总有被风儿吹皱的冰
青的白的两种螺旋式组合
总是让幼小的我
揣着捉摸不透的美
飞飞跃跃着我的思绪
 
冰下,游动着缓慢的
小鱼和小虾
瞅着这些可爱的生灵
我总会用石头和砖头砸开
使小鱼和小虾
走入我的玻璃瓶内
让我自寻乐趣自得陶冶
有时,也还会把小虾放入嘴里
嚼着咸儿吧唧的味道
觉得也挺美 

到了星期天不上学了
玩冰的童趣依然会继续
汪塘水浅的梨园
就成了村里孩子的天地
淤泥上的一处处水汪
依然到处是一夜吹皱的冰
白的和青的组合的螺旋图
依然会搅动着孩子们
好奇的心思
即使没鱼儿虾儿的美味可品
可脚踩着那吱吱嘎嘎的声音
也会把快乐扬尽 

唉,那被一夜利风吹皱的冰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