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庆龙
孟庆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888
  • 关注人气:9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评论:不喜欢《赤色炼狱》的女人/文姝儿

(2008-08-28 08:39:27)
标签:

赤色炼狱

评论

文学

杂谈

分类: 孟庆龙/散文/随笔/文论

不喜欢《赤色炼狱》的女人
   
    ●文

 

    我喜欢你的文笔,喜欢你的思想,欣赏你的学识,但是,我不喜欢你《赤

色炼狱》笔下的女人。如果说,第一个杏儿是为爱情献身的话,我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那么年轻,怎么会那么草率?再后来的那些个女人,打着为艺术的幌

子,明目张胆地索爱,没有女人的矜持,没有道德的约束,没有感情的投入,

就那么直白的,那么急切的,把人生的最美好的第一次草草地交付于一个画家

,这算什么?
    我在看画家欧阳潇和金旭楠的敦煌之约时,是抱着很大的期望的。——敦

煌,那是每个搞艺术的人都向往的地方,欧阳和金旭楠,当时的初衷,是为艺

术,而不是为其他。就算要表现他们的男女之事,也不应该安排在刚到敦煌的

时候。而应该是到了敦煌,感受了那种强烈的震撼,是欧阳对艺术有了更高层

次的认识,强烈地想通过手中的画笔去表现金旭楠和他对金的情感的时候。这

时的情景,应该是全书的一个看点,一个高潮,要写的非常美,淋漓尽致的美

,荡气回肠的美,让欧阳把敦煌的艺术与手中的画笔融合,让他的感情与金旭

楠的美融合,酣畅淋漓地画,而后,情不自禁地去做那事,灵与肉的合一,去

细致的写。而不是金旭楠早有预谋地拿了一块洁白的纯棉布。当我看到作品这

块纯棉布时,我感觉我所有的激情就消失了,那么程序化。
   金旭楠说:“我妈说的,第一次很珍贵,得留作纪念!”这句话,我看了之

后心里就很不舒服。
    做了,就是做了。我爱你,我需要你,需要到要恨不得融入到你的骨子里

,我拥有了,我得到了,我实现了,还需要说么?什么也别说,一句话,都是

多余的。去他妈的“女儿红”,去他妈的艺术,我只要和你紧紧相拥,珍惜我

们拥有的时刻,品尝人生的快乐。至于艺术的激情,留到明天去说吧。
    我就是不喜欢你笔下的女人。有很多的话,看的时候,我就想我要和你说

,你写的女人很多,都很善良。《赤色炼狱》中的欧阳潇,就像大观园里的贾

宝玉。但是,这些女人中,除了杏儿,居然没有一个不是奔着欧阳潇的画而来

的,为了艺术而献身,似乎很高尚,可是,我确实不喜欢。
    你笔下的女人,都热烈而开放。我更喜欢含蓄的,矜持的,自制的,为了

感情而献身的。你写《感觉》中的的雨冰清、文玉洁,多好!
   (据平时聊天交流整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