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忆儿时杭城之夏的欢乐时光

(2017-08-08 12:37:44)
标签:

杭州的夏天

西湖

游泳

蟋蟀

回忆儿时

分类: 人在旅途(原创)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谁人不知、无人不晓。且不说曾是南宋国都钱王故里,不说白娘子和以及梁山伯祝英台的泣血的爱情故事,也不说世界遗产的京杭大运河和西子湖,也不谈岳飞、秋瑾、章太炎、张苍水等名垂青史的爱国志士,这些己成中国文化、中国传统的标志符号了;只看这几年飞跃前行的步伐就足够让你吃惊:G20的惊彩亮相及第19届亚运会的筹备举世瞩目,无论是GDP的增速还是第三产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以及金融存款等方面杭州均已拔得新一线城市的头筹;杭州还是全球电商之都、世界支付之城,光凭一只手机就可以搞定所有付款,无论坐公交车、还是去菜场酒店商场...杭州是继北上广深之后当之无愧的第五城。不过,今天我只想打开记忆的闸门谈一下孩提时代杭城之夏的欢乐时光。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在我的青少年时期整个囯家还比较贫穷落后的,食品很匮乏,但我们总会在日常生活中找到自己的欢乐,如把胡萝卜洗净或把白罗卜用刀切除四周只留下中间一截的四四方方一块罗卜芯子当水果吃;有时烧饭多放点水,待烧开后用饭勺盛出一些米汤再加几粒盐当饮料喝。夏天的水果有黄金瓜、绿菜瓜和西瓜,西瓜分两种,圆的叫解放瓜5分一斤,长的叫平湖瓜7分半一斤。那时没有冰箱,不过我们自有办法,从井里吊一桶冰凉的井水,把西瓜放进去“冰镇”,中间再换一次水西瓜就冰凉可口了,把西瓜切成一片片或一分为二我和弟弟一人半个瓜,那感觉真是爽极了!有时走街串巷卖冰棍的小贩来,3分一根的白糖棒冰和5分一根的麻酱冰棍是院里小朋友的最爱。 


 

那时我家住在柳浪闻莺附近的杭四中宿舍,从家里出去走到西湖边只需五分钟。文革期间孩子们都在西湖里游泳。我们每天下午晚上基本都泡在湖里,大家在西湖里练就了浪里白条的本领,每天很轻松地游上三潭印月岛,采几个莲蓬头又游回清波门。那些年每到7月16日为纪念领导人横渡长江,全中国凡有江河的城市都会举行横渡活动。1969年7月16日,13岁的我随学校的游泳方队在六和塔附近下水,一口气游到对岸萧山,上岸后每个同学都可以领到价值二毛钱的两只面包一瓶牛奶。渡江上岸后我饿的肚子咕咕叫,那免费牛奶与面包的清香似乎至今还在口舌间。我孩提时代食品极度短缺,当年游完泳吃一碗猪油酱油拌饭都觉得心满意足,可以不夸张的说很多孩子正是冲着领取免费的牛奶面包而参加7月16日的渡江活动的。


 

话说住我家对门教生物俞老师的儿子当年是浙医大的学生,文革中学校停课了,他成了我们的孩子头,记得有天下午几个小孩跟着他从柳浪闻莺游到三潭印月,又从三潭印月游到湖心亭,再从湖心亭游到阮公墩,最后再返回清波门,那天下午是我此生时间最长距离最远的一次游泳。我们院子里有两女孩也天天在西湖游泳,其中一位成了我大学同学,另一位游入省游泳队成为一级运动员,退役后成为杭州少体校教练,现为国家级大名鼎鼎的著名教练,培养了很多世界冠军,最出名的是当今体坛第一大腕孙杨。她的同组队友十年前是省游泳队领队,也是我同学的妻子,因这些关系从2004年到2009年我每年帮省队从国外拉七八十万元的赞助,也因此认识了省队大部分教练,如今很多都已在国家队当教练。国家体委系统有句名言:“中国游泳看浙江,浙江游泳看杭州”此话不假,奥运会游泳金牌得主孙楊、叶诗文、罗雪娟等都是杭州少体校游出去的,一直游到世界奖台的中间位置。追溯起来这也与他们的教练儿时在西湖里练就了浪里白条的本领有关吧。回忆儿时杭城之夏的欢乐时光回忆儿时杭城之夏的欢乐时光 

 

原先中国长江边有三大火炉:武汉、南京、重庆,杭州虽然也很热但进不了前三,当时没有空调,电扇也是稀罕物,太阳快下山时院里家家户户都把门前的地上泼上几盆井水,待暑气消退,在地上放好小餐桌,摆上咸肉东瓜汤、咸鱼鲞蒸毛豆、丝瓜烧香肠等入味小菜开始吃晚饭,饭后大人们人手一把芭蕉扇坐在天井里边扇边聊天,小孩们则跑到柳浪闻莺公园捉迷藏、捉蟋蟀、游泳、看星星。那时夜晚的星星极多极稠密,躺在草地上大家辨认着北极星、北斗七星,我常常担心星星万一掉下来会砸死人。睡觉前跑回家一身汗加一身泥,免不了遭受父母的一顿打骂。

 

另外值得一记的是抓蟋蟀斗蟋蟀,杭州话叫蛐蛐儿。那是我们儿时的一大乐趣。捉蟋蟀要用专门的小网兜天黑再捉,每当夜幕降临,小孩们两人一组,一人打着手电,一人手拿小网兜迅速罩住狂跳的蟋蟀,从动作的敏捷协调就能看出是否有经验。抓到后放入专门的小园缽头里养着。放一颗烧好的米饭,有时甚至放一点红的辣椒,认为吃了辣椒后更厉害地打斗。还有盛水的极小的小蝶子。给水给食物精心喂养几天,决斗时先找一种蟋蟀草,小心对半分开,往下一折再往上一顶小心向上一拉就在草的边皮上出现柔柔的长短不一的纤维吧,另一半也如此操作就做成了蛐蛐草儿。再用罩子小心罩住一只放入盆的一侧,另外一只放在另一侧,然后由手法纯熟的小朋友用蟋蟀草把两只引近嘶咬博斗,因为引逗的中介人很重要,一定要公平公正否则会影响打斗结果的。蛐蛐儿屁股后有两根刺的叫两枪儿,属雄性;如三根的三枪儿则是雌性没用的。有时蟋蟀在斗前呜声有时在间歇鸣声,最后得意鸣叫的为获胜方,败者全无神气,落荒而逃。听声音也能识别好坏,如不叫的或叫声特别沉闷缓慢的一般都是好虫。有时蟋蟀拼死不退连牙都咬落。获胜当天呜金收兵,次日挑对手再战。由于盆小打斗激烈,几个小脑袋聚在一起,不敢眨眼紧张地盯着两只虫子打斗,生怕漏看。蟋蟀如头是暗红称红头将军,嘴两边的牙如发青叫青白牙,有的打斗起来把对方横刺摔出去的叫绞牙,还有牙离地近叫拖地牙。最好笑的是把蟋蟀放入毛竹管中,一头用棉花塞住,毛竹管的从头到尾小心地做出一条细缝隙,可以看到蛐蛐儿在里面走动,手痒时则时不时拔出棉塞用草逗它,让它张开翅膀,发出叫声。不过一旦把它放入盆中打斗,它则掉头逃跑,我们称其为筒儿将军,意为无事时张牙舞爪,一有战况则落荒而逃的无能之辈。据说东经116度到117度这狭小的区域内因水质和土壤利于蛐蛐儿牙齿的钙化,故多彪悍善斗。泰安市宁阳县和德州宁津县所产的虫子最为著名。蛐蛐儿市场为河南延津德士村为国内第一家。存活大约三个月时间的蛐蛐儿给我们儿时带来无限的欢乐时光,至今仍然记得白头翁,红头翁的小虫子。

 

总之,儿时的我们虽缺衣少食,物质匮乏,加之停课闹革命不上学、不读书也无书可读,但却可以找出很多乐子,在恶劣的大环境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时光和玩耍方式,现在回想起来感觉非常复杂,不过儿时的确有许多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也许时间就是过滤器,只保留欢愉的,其它都随风而逝了。儿时夏天的美好将永驻心间。

回忆儿时杭城之夏的欢乐时光

     

     

     

     

     

     

    西湖落日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