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二翁好
不二翁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3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科学革命篇之三

(2007-06-16 16:14:24)

科学革命篇之三——————

        爱因斯坦红移理论是错误的

                           熊  宇 

                    (E—mail:xyd3411@163.com)

 

1988年,英國康橋大學的史蒂芬·霍金教授出版過一本談論宇宙從大爆炸到黑洞的,非常有名的,震驚世界的書,叫做《時間簡史》。霍金教授在該書《我們的宇宙圖像》一文中寫道:

 

1929年,埃德溫·哈勃作出了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觀測,即是不管你往那個方向看,遠處的星系正急速地遠離我們而去,換言之,宇宙正在膨脹。這意味著,在早先星體相互之間更加靠近。事實上,似乎在大約l00億至200億年之前的某一時刻,它們剛好在同一地方,所以那時候宇宙的密度無限大。這個發現最終將宇宙開端的問題帶進了科學的王國。

 

哈勃的發現究竟被用來將“宇宙開端”的問題帶進了科學王國還是宗教王國,這裏暫時不去討論,要緊的是必須弄清楚“宇宙正在膨脹”是不是事實,即“遠處的星系正急速地遠離我們而去”的依據何在?霍金教授在《膨脹的宇宙》一文中告訴我們:

 

在20年代天文學家開始觀察其他星系中的恒星光譜時,他們發現了最奇異的現象:它們和我們的銀河系一樣具有吸收的特徵線族,只是所有這些線族都向光譜的紅端移動了同樣的相對的量。

但是,十分令人驚異的是,他發現大部份星系是紅移的——幾乎所有都遠離我們而去!更驚異的是1929年哈勃發表的結果:甚至星系紅移的大小也不是雜亂無章的,而是和星系離開我們的距離成正比。換句話講,星系越遠,則它離開我們運動得越快!這表明宇宙不可能像原先人們所想像的那樣處於靜態,而實際上是在膨脹;不同星系之間的距離一直在增加著。

 

    這裏必須向讀者挑明,星系的“所有這些線族都向光譜的紅端移動”,“星系紅移的大小……和星系離開我們的距離成正比”都是哈勃觀測到的事實。至於所謂“換句話講,星系越遠,則它離開我們運動得越快!”,“幾乎所有都遠離我們而去”以及“不同星系之間的距離一直在增加著”的判斷,則是霍金教授按照愛因斯坦相對論的觀點和從哈勃的發現暗示中自己添加進去的。

    但我們完全不必去糾纏霍金先生關於“宇宙膨脹”的臆想,只要我們弄清楚了星系紅移現象的本質,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紅移的本質是什麽呢?霍金教授告訴我們:

 

我們必須先理解多普勒效應,我們已經知道,可見光即是電磁場的起伏或波動,……如果光源離我們而去,我們接收到的波頻率就變低了。所以對於光來說,這意味著,當恒星離開我們而去時,它們的光譜向紅端移動(紅移);而當恒星靠近我們而來時,光譜則藍移。這個稱之爲多普勒效應的頻率和速度的關係是我們日常所熟悉的,例如我們聽路上來往小汽車的聲音:……

   

聽了霍金教授的講述,最少有以下兩個問題是必須弄清楚的:

    第一、霍金教授和多普勒、愛因斯坦一樣把聲學中的多普勒效應拉到光學中來,究竟有沒有道理?

    第二、愛因斯坦把恒星當成“電動波源”,霍金教授把光說成是“電磁場的起伏或波動”、究竟有沒有科學依據?

對於以上兩個問題,筆者將從不同角度來論證,光的多普勒效應是根本不存在的;恒星並不是“電動波源”,光也不是“電磁場的起伏或波動”。筆者將用宇丹質論來闡明:光波,是由宇丹質微粒這種宇宙基源組成的光子在空間宇丹質立體網路中受到彈動而形成的軌迹;恒星光譜紅移是由於光子在旅途中質量虧損産生的。當光的這些物理本質一旦被科學所掌握,什麽“恒星遠移”的“宇宙膨脹”便不攻自破了。

 

(一)、“光的多譜勒原理”的

提出及其發展過程

   

早在1842年,多普勒在發現聲波的頻率隨聲源的速度而變化的多普勒效應之後,他就從波動理論出發,對光也下了這樣的結論:當光源和觀察者相互移近時,觀察到的振動頻率增加;相互離開時觀察到的振動頻率就減小。

    就這個結論,勞厄在他1950年出版的《物理學史》一書《物理學的參照系》一文中說:

 

雖然我們很難理解,爲什麽這個“多普勒原理”儘管有了聲學方面的證實卻仍遭到長達幾十年的激烈反對。這是由於多普勒不能把它實際應用於天文學,當然,這可以對上述疑問作出部分解釋。但是,就天文學是證實多普勒原理的首要領域這一點而言,他還是正確的。

   

光的多普勒原理的篤信者和積極推行者,要算相對論的集大成者愛因斯坦先生了,他在《多普勒效應和光行差理論》一文中寫道:

   

在以光速接近光源的觀察者看來,這光源必定具有無限大的強度。

   

他還按照相對論原理,通過在K系統中離原點很遠處,設有一“電動波源”,然後運用波動方程,電力和磁力的變換方程以及座標和時間的變換方程,推導出了光頻率隨速度變化的方程:

=

於是,愛因斯坦便由此宣佈,這就是“對任何速度都成立的多普勒原理”。

    但是,這個相對速度何以會産生光的多普勒效應,其物理實質何在,愛因斯坦並未作明確的解釋。很明顯,他把熱輻射的恒星當成“電動波源”是非常錯誤的。所以,他的速度産生光的多普勒效應的結論,與他的整個相對論體系一樣是有果無因的。

    然而,後來愛因斯坦又認爲光譜紅移是由於兩天體之間引力勢差所産生的了。就太陽光譜的紅移而言,他在自己的《引力場中的時間和光速》一文中寫道:

,

其中φ是太陽表面和地球之間引力勢之差(負值)。按照我們的觀點,太陽的光譜線和地面光源相應的光譜線相比較,必然會稍向紅端移動,而且事實上移動的相對數值約爲

         = =

泡利在他的《譜線的紅向移動》一文中,把這個值解釋爲:相應於0.63千米/秒的一個多普勒效應。

    筆者不禁要問:光譜的紅移現象,究竟是由速度的多普勒效應産生的呢還是由引力勢差産生的?是由引力勢差産生的多普勒效應産生的呢還是由速度和引力勢差共同産生的多普勒效應産生的?

    這個模棱四可的問題至今未有答案,然而,愛因斯坦的引力效應和多普勒效應的紅移理論卻被許許多多的科學家稀裏糊塗地接受了。尤其是1929年哈勃從天文學上發現了星系紅移現象之後,科學家們對愛因斯坦的這一理論更是深信不疑了。就連鼎鼎大名的科學家W·泡利先生,到了二十七年後的1956年,在爲自己所作的《相對論》一書增寫《補注》一文時,在《注19宇宙論問題》中還寫道:

   

由於Habble發現了星雲所發射的,並與星雲之間距離成正比的譜線的紅向移動,才有可能把這些解應用於真實的宇宙,這種移動只能認爲是由於星雲的速度在整個物質系統膨脹的意義下所引起的多普勒位移,此外沒有其他更好的解釋。

   

按照泡利的這一說明可知,他所強調的是紅移由相對速度的多普勒效應産生。他的見解仍未脫離有果無因的相對論體系,因爲他並未告訴我們速度究竟是怎樣産生出光的多普勒效應來的原因,就只好無可奈何地用“此外沒有其他更好的解釋”來敷衍了。綜上所述,可以說光的多普勒原理的歷史,只能是一部主觀臆斷的歷史,它完全不可以用來解釋光譜紅移的真實原因。

 

(二)、光波不存在多普勒效應

 

    筆者認爲,光的多普勒原理遭到幾十年的激烈反對是很有道理的。

    首先,聲波在“真空’中會消失的實驗早己證明,聲波的傳遞以及它的多普勒效應的産生,都是離不開空氣這種媒質的。而光波則是在“真空”中也可以産生的波。

    第二、尤其不同的是,聲波是空氣分子群組合運動的縱向效應的表現,像拉伸和壓縮彈簧一樣,它的多普勒效應是通過聲源與接收器之間的相對運動,空氣受到壓縮和膨脹因而改變了波長産生的。光波與聲波完全不同,光波是單個光子運動的橫向效應的軌迹。像汽車在崎嶇不平的公路上開過一樣,你根本不可能像用移動車站那樣,用移動光源來改變光子的軌迹和波長去實現光的多普勒效應。

    第三、聲學的多普勒效應是在聲源與接收器發生相對運動的過程中産生的,一旦停止這種相對運動,聲音的多普勒效應就會消失。可是時至今日,還沒有任何實驗可以證明,當光源與接收器的相對運動一旦停止,光譜的紅移現象就會消失。所有的實驗都只證明瞭紅移量與距離成正比。也就是說,紅移量只與距離相關,而與相對運動速度無關的事實,就證明瞭光是不存在多普勒效應的。

    第四、我們承認恒星引力勢差對産生光譜紅移是一個小小的因素,但相對論硬把紅移與恒星的運動速度拉在一起則是荒謬的。象太陽光譜,如果按照相對論速度産生多普勒效應的觀點看,由於地球作橢圓運動和自旋,其連線相對速度有正有負,則太陽光譜就應該既有紅移又有藍移,然而,迄今所觀測到的太陽光譜卻只有紅移沒有藍移。這一實驗的事實又一次有力地否定了光的多普勒原理。

    第五、就太陽光譜而言,愛因斯坦曾經按照他的引力效應計算出紅移值爲 2×10-6,這個數值本來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但當他把這個數值與光源和接收器的相對運動速度值630米/秒聯繫起來,即認定紅移是多普勒效應産生的,那就大錯特錯了。

    讀者將會看到,在地球上的不同時間和不同位置的觀察點,對同一紅移量2×10-6將會有完全不同的“多普勒效應”的速度值。而630米/秒的“多普勒效應”速度值,僅只對柏林觀測點2月13日下午才成立。筆者下面就來證明這一事實。

    我們先來計算日地在其連線上相對位移的速度。我們知道,近日點的日地距離是14708萬公里,遠日點是15192萬公里,這二者相差484萬公里。由近日點經春分點到遠日點這半年時間是 1.5768×107秒,則日地在其連線上相對位移的平均速度:

我們假定愛因斯坦是在柏林計算出太陽光譜紅移量2×10-6相當於630米/秒的多普勒效應值的,柏林約位於地球北緯47,那麽,柏林觀測點隨地球自旋的直徑約等於8699.7公里。如果是下午作實驗來證明愛因斯坦的理論計算值,則正午以後的 12小時是43200秒。則柏林觀測點在沿它所在的地球自旋圓周直徑遠離太陽而去的方向上的位移平均速度:

那麽,柏林觀測點相對太陽沿二者連線遠離而去的平均速度:

米/秒

    這個速度值與愛因斯坦的理論計算出的多普勒效應值630米/秒相差121.62米/秒

必須指出:第一、倘若引力效應與多普勒效應分別對光發生作用,柏林觀測點測得的紅移速度應爲630+508.38=1138.38米/秒,則其紅移量應爲 3.6139×10-6。第二、倘若認爲多普勒效應是由引力勢差産生的,紅移量爲2×10-6,那麽這508.38米/秒的速度就成爲多餘,這就說明紅移與速度無關。第三、倘若認爲多普勒效應僅只由速度産生的,那麽,紅移量就不應是2×10-6,而是1.6139×10-6。可見,我們無論用愛因斯坦的哪個觀點來分析,都不可能得出符合他的觀點的結論。

    這裏還必須指出: 是地球軌道上春分點(3月21日)日地在其連線上相對位移的速度值。由於地球由近日點經春分點向遠日點作減速運動,姑按勻減速計,則日地在其連線上相對位移的速度變化值爲-3.8943×10-5米/秒2。這樣,夏至(6月22日)下午,柏林觀測點與太陽在其連線上相對位移的速度值應小於203.06米/秒;冬至(12月22日)下午這個值應小於815.38米/秒。照此計算,愛因斯坦按其理論計算出的“630米/秒的多普勒效應”值,就只能是2月13日下午柏林觀測點與太陽連線上相對位移的速度值。

此外,由於地球由遠日點經秋分點到近日點是向太陽近移的,地球自旋觀測點每天上午也向太陽近移,按照愛因斯坦的觀點,這兩種情況下太陽光譜都將産生藍移;又由於不同位置的觀測點,在不同時間與太陽的相對位移速度值是不同的,簡直可以有成千上萬個值,然而,愛因斯坦理論計算的紅移值只有2×10-6這一個,所以,與這個紅移值對應的多普勒效應值是不可確定的。這又證明,光譜紅移只與距離成正比,與恒星和觀測點之間的相對速度毫不相干。光的多普勒效應是不存在的.

 

(三)、愛因斯坦的引力效應

也解釋不了紅移現象

 

    我們在前面已經從不同角度論證了光是不存在多普勒效應的,那麽,用愛因斯坦的引力勢差理論又能不能解釋光譜的紅移現象呢?

    首先,在實驗室條件下也可以觀察到紅移現象的事實,就證明紅移並不依賴於引力。早在1900年,俄國科學家A·A·別洛波裏斯基就用光線在兩張平行鏡面之間經過n次反射,並通過鏡距遠移增大光程的實驗,證明瞭光譜紅移隨光程增大而增大。雖然當時A·A·別洛波裏斯基和後來的蘇聯科學家都把這一實驗錯誤地解釋爲多普勒效應的結果,然而,這個實驗卻有力地證明,在沒有引力勢差的情況下,光譜紅移照樣可以産生。

    第二、用引力勢差理論根本無法解釋以下兩種太陽光譜的奇異現象:

    l、不同譜線紅移量會有完全不同的值。

    2、不同譜線會有重疊現象。

    前者是1914年Evershed和1920年Grebe、Bachem分別從實驗中發現的。後者是Grebe和Bachem用Koch測微光度計在測量譜線的強度時發現的。

    是啊,按照引力理論,恒星對光子的引力應該與光子的質量成正比,可是竟然會有不同顔色,即不同波長的光具有相同頻率的重疊現象出現。相同頻率就意味著它們具有相同的質量,在相同的引力下,怎麽會有不同的波長出現呢?所以,1921年泡利在他的《譜線的紅向移動》一文中就斷定:“因此,單獨用愛因斯坦效應無論如何不能解釋這個現象的全部細節。”至於三十五年後的1956年,泡利在爲自己的《相對論》一書加寫《補注》時,何以又承認“多普勒位移”,那就是他緊接著聲明的“此外沒有其他更好的解釋”。可見,泡利先生對光的多普勒效應的承認是非常勉強而無可奈何的。因爲,譜線的重疊現象至今也未能得到滿意的解釋。

    順便指出,由於光速 ,太陽光譜線波長不同頻率相等的重疊現象,揭露出了一個重要事實:光速並非都是常數C。

第三、太陽對光子的引力勢能,比起光子本身的動能簡直是可以忽略的小了。讓我們計算一下這個比值來看看:

太陽質量M:1.989×1033

可見光子質量m:4.4×10-33

太陽半徑r:7×1010釐米

日地距離R:1.471×1013釐米

可見光頻率v:6×1014赫茲

萬有引力常數G:6.67×10-8釐米3/克·秒2

普朗克常數h:6.6×10-27克·釐米2/秒

1、太陽對其表面可見光子的引力勢能Es與可見光子的動能Ed之比:

=2.1×10-6

2、太陽對地球表面的可見光子的引力勢能 與可見光子的動能 之比:

=10-8

這就告訴我們,太陽的引力效應對可見光子只起到百萬分之一到億分一的作用。可見,光的引力效應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的。

自光的多普勒原理提出以來的一百五十年中,科學在研究光譜紅移方面之所以走了這麽大的彎路,筆者認爲,其主要原因在於研究者完全脫離了對光的物質構造的研究,只從表觀現象去臆想推理所致。但是,在擯棄光的多普勒原理之時必須承認哈勃等衆多科學家通過實驗觀測到的“光譜紅移量與光源和接收器之間的距離成正比”這一成果,從中認識到光譜紅移量僅只與距離遠近相關,而與它們之間的相對運動速度毫不相干。下面,我們就把光的物質構造與空間的物質結構聯繫起來,去探索光譜紅移現象的本質。

 

(四)、宇丹質論對光子質量虧損的探索

 

    光,究竟是什麽東西?

    我們知道,狹義相對論根本不承認光的物質性,廣義相對論也僅只承認光受引力場的影響。量子力學雖然承認了光的物質性,即微粒性,但也未探索光子由什麽構成。而宇丹質論則認定光子由宇丹質微粒這種宇宙基源所構成。

    對於宇宙基源的探索,西方早在三百年前就有人提出乙太論了,認爲乙太是宇宙空間無處不有的介質。到了十九世紀,當麥克斯韋的電磁理論産生時,已有人在研究乙太微元這種宇宙基源了。但是由於乙太微元太小,根本無法用儀器檢測到,所以人們就認爲對它的研究不會有結果,主張只承認電磁場就足夠了。二十世紀初,當相對論出現後,愛因斯坦便公然宣佈:“引入光乙太將成爲多餘”,從此,乙太論便消聲匿迹。這樣,科學便從對物質本質的研究轉向了用純數學模式對物質現象的摸索。這一歷史轉折,不能不算是近百年來自然科學的一大悲劇。

    在東方,古老的中國人早在兩千年前就開始探索宇宙基源了。《中庸》一書中寫道:“天地之大也,人猶有所憾。故君子語大,天下莫能載焉;語小,天下莫能破焉。”這就是說,早在春秋戰國時代中國人就認識到有“莫能破焉”的“莫破質點”了。

現代科學證明,不僅原子可破,而且比它小得很多的介子、電子也可破。筆者從光子在玻璃中的“湮滅”、認定光子也可破。光子破成什麽東西了呢?破成“宇丹質”微粒這種宇宙基源,即“莫破質點”了。實踐證明,這種宇丹質微粒在核反應的高能下也是不可破的,故稱之爲“莫破質點”當之無愧。筆者在1992年寫的《天地人和諧論》的《宇宙和諧爆炸說》一文中,已經通過大量事實證明瞭宇丹質微粒這種宇宙基源的存在,並用它去解釋了天體和諧運行的原因。筆者在最近寫的《論二十一世紀物理學的方向》一文中,在闡述了宇丹質是具有陰陽二極的,同極相斥、異極相吸的剛性微粒的性質之後,就用宇丹質微粒的這些性質論述了電子結構以及光子是電子的心部結構,還估算出了一個電子中約含有4.18×10119個宇丹質微粒,一個宇丹質微粒的質量約爲2.18×10-147克。並且,用宇丹質連射線解釋了萬有引力的實質,把萬有引力、電磁力、強核力和弱核力統一了起來;還用它在宇宙太空織成的極爲稠密而均勻的宇丹質立體網路的振動去解釋了天文學上至今無法解釋的宇宙微波輻射;還用它證明瞭宇宙空間根本不存在廣義相對論用來建立“等效原理”的“無引力場”,指出“無引力場”實際上是引力平衡場,從而解釋了慣性力、慣性離心力和科裏奧利力是引力平衡場失去平衡的表現。還運用磁力線——宇丹質連射線和宇丹質微粒的性質去解釋了發電機的發電原理,並把光波與無線電波截然區別開來。還運用宇丹質微粒的性質解釋了核反應中質量虧損的實質,從而否定了相對論“質能轉化”,“物質消滅了”的謬說,把質量守恒定律歸結爲宇丹質守恒定津。通過對大量物理現象的本質的揭示,不僅證明瞭宇丹質的存在和作用,而且預見到二十一世紀的物理學和天文學必須在宇丹質論的基礎上才會有一個飛躍發展的好勢頭。

筆者認爲光子由宇丹質微粒所構成,是有科學依據的。現代科學認爲,正負電子對的“湮滅”,即失去它們的宇丹質微粒構成的外殼,就會轉化爲正負光子對;而正負光子對在高能E=2hv以上,也可以吸取空間的自由宇丹質微粒來加厚外殼,轉化爲正負電子對。此外,我們還必須看到一個重要事實:不僅電子質量不等,而且比它小得多的光子的質量也是不等的。我們知道,光子的質量可以通過公式:

計算出來。式中的 是光子質量,h表示普朗克常數6.6×10-27爾格·秒,c表示光速3×1010釐米/秒,v表示光的振動頻率。

由此可以看出,光子質量僅只隨它的振動頻率而變化。

通過計算知道,對於v=6×1014赫茲的可見光,其光子質量爲4.4×10-33克;對於v=5×1016赫茲的紫外光,其光子質量爲3.7×10-31克;對於v=1012赫茲的紅外光,其光子質量爲7.3×10-36克。

就上述數值,人們應當發問:這紫外光子與紅外光子的質量差究竟說明一個什麽問題?

這個問題離開了宇丹質論,那是根本無法回答的。下面我們就用宇丹質論來解釋這個問題。紫外光子與紅外光子的頻率之差和質量之差:

5×1016-1012=4.9999×1016赫茲

3.7×10-31-7.3×10-36=3.699927×10-31

其差值的質頻比:

=7.872×10-48克/赫茲

 

這就是說,由紫外光産生紅移,平均每降低一赫茲的頻率,就要相應地損失7.872×10-48克的質量。

這個一赫茲的質量虧損相當於多少個宇丹質微粒的損失呢?按照一個宇丹質微粒的質量爲3.3×10-146克計:

                     7.872╳10-48

=0.359×10100個/赫茲        

2.18╳10-147

 

這就是說,每降低一赫茲的頻率,約損失0.359×10100個宇丹質微粒。

如果紫外光譜線紅移到與紅外光譜線發生重疊,各自波長不變,則紫外光子損失的宇丹質微粒是:

4.9999×1016赫茲×0.359×10100個/赫茲

=1.795×10116

即損失1.795×10116個宇丹質微粒

這就告訴我們,光譜紅移是以損失質量,即損失組成光子的宇丹質微粒爲代價的。

那麽,光子的質量虧損到底是怎樣造成的呢?下面,筆者就專門來回答這個問題。

 

(五)、用宇丹質論解釋光譜的紅移現象

 

這裏先來回答光子的質量虧損是怎樣造成的。宇丹質論認爲,宇宙是“實空不二”的,宇丹質微粒無處不有;一切物質皆由宇丹質微粒有序組合而成,一切物理現象皆是宇丹質微粒的不同組合,因而顯現不同精神,即不同動因及不同運動狀態的表現。

    像萬有引力,就是天體內部原子核的正電子發射的磁力線,經過與其殼層電子和別的原子分子的外層軌道電子,以及自由電子等發射的電力線相連接成引力線而受到層層屏蔽之後,剩餘的低密度磁力線與別的物體或天體的電子發射的電力線相連接成引力線而表現出來的引力。

    由於宇宙中有無限多的天體,所以宇宙空間有極爲稠密的宇丹質連射線。這些宇丹質連射線便在空間交織成動態的,極爲稠密而均勻的宇丹質立體網絡。光子之所以不走直線,而要以波浪起伏的運動方式前進,那正是由於它在旅途中受到宇丹質立體網絡不斷彈動的緣故。這種頻繁的彈動,加上沿途受到空間自由宇丹質微粒和宇丹質立體網絡上的宇丹質微粒對光子球表面的宇丹質微粒的吸引,光子就會像隕石落入地球大氣層那樣,其球表面上的宇丹質微粒便隨光程而減少。這就是造成光子質量隨光源與接收器之間的距離成正比地虧損的原因。

    我們應當看到,光子的質量虧損是光譜線紅移的主要原因,因爲它與光子動能hv的變化相關,直接影響到光頻率的下降。但是,如果各種光的速度真的是常數C的話,它的波長就會隨頻率下降而反比例地增加,則紫向光波就會變成紅向光波,即它的顔色變了,這樣,在光譜上就根本觀察不出紅移現象來。然而,實際情況卻表明,光在紅移中其波長不變或變化甚微,這就證明瞭各種光的速度並非都是常數C。那麽,這種頻率下降而波長基本不變的現象應作何解釋呢?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弄清楚光的實質。

    我們知道,一般都把光子運動的軌迹叫做電磁波,那麽,什麽叫電波什麽叫磁波呢?宇丹質論與相對論的解釋完全不同,它不承認恒星是“電動波源”,也不承認光波是“電磁場的起伏或波動”。宇丹質論認爲,光子是電子的心部結構。正光子與正電子一樣,它是由組成光子的宇丹質微粒的陽極導前,從光子球心向其球表面有序排列而成。這些由宇丹質微粒的陽極導前,從正光子球心發出的宇丹質連射線,就叫做磁力線;負光子中宇丹質微粒的排列與正光子相反,從它心部發出的宇丹質連射線,因爲是宇丹質微粒的陰極導前,所以稱爲電力線。由於正負光子各自發出的宇丹質連射線是相反的,所以正負光子要相互吸引。如果它們的質量不變,正負光子在運動中,就會按照只對宇丹質微粒高度有序排列的光子和電子適用的,引力常數爲KG[1]的引力定律,保持一定距離,因而它們在宇丹質立體網路中受到彈動而形成的波,其波長也保持定長。

    但是,當這對光子在旅途中因前述原因造成了質量虧損時,它們的頻率隨質量虧損而降低,它們之間的這種特殊的引力強度也就隨質量虧損而正比例地減小,於是,它們之間的引力 F也隨之正比例地減小,而這時光子之間的距離r,因F· =KG·ml·m2的關係, 保持不變,r也就不變,故其波長也就保持不變。這就是光的頻率降低而波長不變,在光譜中表現出紅移現象來的原因。

下面,筆者來解釋太陽光譜線的重疊以及不同譜線紅移量不同的“奇異”現象。這兩種現像是愛因斯坦的多普勒原理和他的頻率隨速度變化的公式無論如何也不能解釋的,故有“奇異”之稱。但是用宇丹質論的光子在空間宇丹質網絡中會造成質量虧損的觀點去解釋,一下子就會教人明白。

    太陽譜線的重疊現象告訴我們,光到了接收器處,兩種光的波長不同而頻率相等。迄今的實驗證明,這種重疊的“奇異”現象僅只在太陽及其以近的光源中産生。也就是說,除太陽光譜外,實驗室中的近光程光譜也有譜線重疊現象。泡利就Perot對氮譜帶這種近光程的實驗結果作評價時指出:“他的結果仍然很難認爲是決定性的,因爲他未計及譜線的可能的重疊”。

    爲什麽在太陽及其以近的光源會有這種“奇異”現象,而在太陽以遠的恒星光譜中則不同譜線的紅移量基本相當?按宇丹質論來解釋,那就是由於近距離的天體——日地之間的萬有引力線——宇丹質連射線的密度,較之遠距離天體之間萬有引力線的密度大得多。因此,日地之間宇丹質連射線織成的宇丹質立體網絡的網眼,要比遠距離恒星與地球之間的宇丹質立體網絡的網眼小得多。太陽上發射的原本不同頻率即不同質量的光於,由於其體積不同,它們與“網線”碰撞的機率也不同,於是就出現了質量虧損不成比例的現象。也就是說,大質量光子與“網線”碰撞的機率過大因而其質量虧損也過大;小質量光子與“網線”碰撞機率過小因而其質量虧損也過小。這樣,當它們到達接收器時,就出現了質量相等或相近即頻率相等或相近而各自的波長卻基本不變的現象。於是,波長不同而頻率相等的譜線重疊以及不同譜線紅移量不同的所謂“奇異”現象就出現了。

    筆者解釋到此,讀者應當發問:遠距離恒星的光不是一樣要通過地球附近密度很大的宇丹質連射線,即網眼很小的宇丹質網絡嘛,爲啥遠恒星的光譜線沒有重疊現象?

這裏請讀者注意一個事實,遠恒星的譜線較之近恒星相同波長的譜線的紅移量普遍的大的事實,就證明瞭遠恒星發射的光子經過長途跋涉,其頻率、質量和體積皆比近恒星發射的光子爲小。所以它們受到地球附近網眼很小的宇丹質立體網絡的影響也就很小,這樣,它們的譜線的紅移量就均勻而且不會有重疊現象。

 

(六)、結語

 

    筆者從理論和實踐出發,從五個方面批判了光的多普勒原理,從三個方面批判了光的引力勢差理論,從而論證了愛因斯坦用相對論對光的紅移現象的解釋是錯誤的。而且運用宇丹質論解釋了光子結構和光波的實質,把光的物質本質與物理現象緊密地聯繫起來,證明瞭譜線的紅移現像是光子在宇丹質立體網路中質量虧損的結果。通過本文,讀者自會將相對論與宇丹質論作一比較,認識到宇丹質論才是有果有因的,它與有果無因的相對論截然不同。當人們掌握了宇丹質論之時,定會抛棄玄而又玄的繁瑣的純數學模式,腳踏實地站到物理科學的立場上去看待宇宙。那時,什麽“恒星遠移”、“宇宙膨脹”、“宇宙有限”,“收縮爆炸”這些極受宗教歡迎的,上帝創世的東西,都將隨它的基礎——相對論的崩潰,從人們心目中輕輕抹去。二十一世紀的物理學、天文學一定會在宇丹質論的基礎上欣欣向榮。

                                                                          1994年7月7日

於重慶市北碚區東陽鎮

天府礦務局運銷處完稿

注:此文摘自《科學大統一·第七篇·第五章

告讀者:歓迎訪問《山風工作室·熊宇丹専欗》



[1] K爲由正負電子或正負光子之間距離決定的比萬有引力所大的倍數。

G爲萬有引力常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人类和谐1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人类和谐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