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盛静斋
盛静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0,984
  • 关注人气:8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非凡水平邹水平

(2017-11-21 14:45:07)
标签:

邹水平

篆刻

分类: 静斋艺谈
非凡水平邹水平
邹水平

邹水平,号印虫,抱莲堂主,1972年生于新余,曾军旅16载,后转业回新余工作。师从徐利明、苏金海先生。曾在《中国书法》、《书法》、《书法导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篆刻》、《西泠印社》等权威刊物上发表作品300余方(幅)。作品先后参加中国书协、解放军总政治部、西泠印社等主办的全国性、全军、省部级重大展览30余次。多年来,他的作品赢得了诸多同仁和专家的不少好评,许多书画名家喜欢在作品上钤盖他所刻治的印章。据知,著名画家赵文元当年给胡主席中南海办公室所作的“宝马九骏图”,其画面上所钤盖的十几方印章即是特请邹水平刻治的。萧平、喻继高、范保文、宋玉麟、范扬等著名书画家更是对他赞誉有加。吴为山先生(中国美术馆馆长)就曾说他的作品“在结构、用刀、虚实方面以情贯之而臻诗境,得印外有印的境界美”。徐利明先生(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则这样评价:“出入商周秦汉,融合近现代诸贤,时有己意闪亮其间。诚聪明人而肯下苦功者也”。苏金海老师则说:“他近期所作的“上善若水”“抱朴存真”和“德不孤必有邻”等作品,不论是汉印还是古玺印式,都有一种正大气象;不论是少数字还是多数字印章,字里行间都寓含着率意和张力”。

邹水平自幼酷爱书法,喜欢为同学、朋友、老师刻名章(木料)。工具是以普通钢锯条自制的刻刀,再加上一个圆规、一个三角尺、一支圆珠笔。其所刻印章之精美,常常引起学校老师和同学的惊叹!由此激发,使他对刻印兴趣一发而不可收。初中时,受乡文化站长、书法篆刻家刘更生老师的指点,其艺事开始渐入正道。1995年调至南京军区司令部工作期间,有机会接触到很多艺术名家,特别是结识了徐利明、苏金海二位名师,使得他对篆刻艺术的继承与发展、个性与风格、传统与未来等问题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根本上的改观。自幼的酷爱、同学老师的推波助澜,特别是徐利明、苏金海二位全国级名师的及时点拨开导,这可以看成是影响邹水平人生艺术走向的重大事件。


我关注邹水平已有好多年,并且我还是他多年的新浪博友,所以对他爽畅明快的作品印象比较清晰。与他虽然没有见过面,甚至也没有通过话,但有一个小插曲却让我如切如磋:有一次他在微信上发了一条关于“转让一批(400)许多年来在创作过程中刻的不太满意的印石”的消息,因为没时间打磨处理,印面都保留着原样。我比较喜欢刻青田石,尤其是多年前的老青田,但与他谈好转让条件后,我又越想越不忍心磨掉他这批多年的“印迹”,虽然是他旧作中淘汰的处理品。他呢,既不催促,也不责怪。就此不了了之。从这件小事,加上之前的印象,我对他有了一鳞半爪的感知。一是他创作的精勤。旧作多得堆积起来;在一次南京军区和江苏省委主办的一次纪念建军的书画展现场,他的一幅篆刻长卷长达20余米,几百方印花,印规格大至20厘米,小至0.5厘米,得到了前来观展的军区首长和艺术名家的惊奇般的评价;二是他时常灵感勃发,新意迪出。微信上新作连连,不论朱白大小,还是文句印、姓名印、图像印,时见意外别致。这些零星印象总起来看,体现了他是个从不守成恋旧、止步不前而充满了创意与活力的人;三是从他大量的博客图文看,他是个怀抱理想,志存高远,方向明确,思维清晰,性情爽朗的人。


近几年时间里,我时时关注着他的动态,并从他的微信、博客上收集了一大批作品,静下心来细细品读、慢慢回味。我对邹水平的篆刻艺术逐渐地归纳出以下的一些感悟:



 

一、向传统经典取法,吃透传统经典

刘勰《文心雕龙》认为,进入创作的第一阶段是“设情以为体”。习艺初始萌生的情态意气是难免朦胧而杂陈的,许多的设想会纷至沓来。然而,学海无涯,人的精力时间有限。无限种可能,很容易变成无所作为。此时,感性的意想需要有比兴、有寄托,胸中的情态意气才能有所落实。故而,历来成功的篆刻家,其创作之始,一般都是从临摹中获得的。从临摹而了解印文与篆法结构与章法,熟悉刀法,逐步弄清“规矩之为法从方圆生”;再进一步以个人体悟与积累去观照秦汉印章与前贤名作,明了什么是“共通法”,什么是“个别法”,避免堕入歪门邪道、积习流弊;进而融汇参合,抒发心意,“始于模拟,终于变化”,逐步在临摹的学习与探索中走向自主的艺术创作。这正如邹水平自己所说的那样:“向传统经典取法,真正吃透传统经典,特别是对秦汉印的研究取法,为自己今后的创作方面确立一个基调”。总之,接受传统经典,学习技法与规范,看起来是一种对创作的限制,但可以清除大量无谓的摸索,将散漫的感想集中为一种寻找与积累,逐步发现所要表达和能够表达的意向。

邹水平经过了一番寻找与积累。面对传统经典、秦鉨汉印,他常常是带着问题去筛选学习对象,逐步将学习对象类型化。这样,他顺藤摸瓜般地找就到了一条临摹与创作可以双向互动的有效途径,通过这个途径一边不断发现自己,一边逐步地完善着自己。

    从以下几方拟古作品,即可看出邹水平对秦鉨汉印做的领悟之深度。如“竹炉汤沸火初红”(图1)“江畔漫看千树雪”(图2),

非凡水平邹水平
“竹炉汤沸火初红”(图1)

非凡水平邹水平
“江畔漫看千树雪”(图2)

其汉印的端庄质朴气象,平静中寓生动的特性,在他的作品里显得十分娴熟。再细察,“竹炉汤沸火初红”偏圆转,其转折处以及点画二端均以圆弧之形、圆浑之状为主,其气息圆厚饱满些; “江畔漫看千树雪”偏方折,其转折处和点画二端多近直角之形、方锐之意为主,其意味果断刚劲些。

再看“西泠中人”(图3)“敬事”(图4)


非凡水平邹水平

“西泠中人”(图3)

非凡水平邹水平

“敬事”(图4)

这二方取法古鉨的作品。大篆古鉨的灵动随机、因形布势的特点在这里显得淋漓尽致。“西泠中人”一印,接连三个不方不圆的大环转,各尽其姿,天真烂漫。而“人”字忽然一反常态取方折,恰与边框的方折取得了内外呼应、同构协奏。“敬事”一印,他突出了入印文字的书写性、随机性,同时抓住了章法变化的虚实灵动以及印面气息的苍茫古朴。“敬”字形宽博,没有常规地向下方伸展,而是留出了大块红地。“事”呈倒梯形,头重脚轻、上展下敛,其最后的紧收处却又来了个夺框而出。这一招对比很强烈,起伏多变,有点意外神来。全印初看好似漫不经心,细究则可见其造险破险之中颇见匠心。

入古的深浅,决定了出新的程度。真正的传统是一种精神,从来不是某种固定的模式与法则。邹水平非常地清晰这一点的重要,他深知,艺术的精神需要不断持续注入新生的意趣力量,方能滋长出生机活力。所以,他的摹古、拟古、入古,绝非是那种非秦即汉,斤斤于既有法式和陈规习气的复制。尤其是创作阶段的临摹,需要的是明确方向,抓住有动于心的某些特征加以延伸与发挥,使之转换成自己的印风特征。

 



二、向近现代经典取法,融入时代气息

学习的根本目的是为自己的情感意象找到切合的媒介与艺术语言。邹水平认为:“向近现代篆刻经典吸取营养,毕竟他们更接近我的思维方式”。今天的文化环境,已经与传统文人篆刻家生活的时代大不相同,比如说以往的文人寒窗苦读十年即可算是饱学之士,而在今天资讯快捷的信息时代,我们更需要具备古今中外的视野和与时俱进的观念。再说,当代篆刻已经从古代印章实用性中分化出来,今天的篆刻艺术,从创作观念、创作目标到创作手法,都出现了一系列的变化与更新。因而,我们可以看到邹水平一系列与时俱进的探索与尝试。比如,题材的主动选择及其构思,包括同一内容不同时间的多元表达、同一形式的多面侧重等等。

非凡水平邹水平
“追梦”(图5)

白文“追梦”(图5)一印,其入印文字内容有很浓重的当今时代的特定气息。此印“追梦”二字长线纵横而挺劲;几个短点,形态各别而轻重不等;三个环形横斜有致而隔行呼应。再配以长短断续不等的四条边框,全印顿时被运作得追梦连连,梦境横生起来。

邹水平明了,主动选择的题材可以获得更多的创作自由,也具有更为完整的现代艺术创作的意义。他力求使每一件作品具备独特的艺术构思,力避免为了标榜风格去做程式化的如法炮制。为探究作品的艺术表现多样性、情感意境的多面性,邹水平常常将同一题材内容以不同的表现方法进行多样尝试与深度挖掘。

  非凡水平邹水平
双刀法刻制为主的这方“父爱如山” (图6)

 



   非凡水平邹水平


单刀法刻制为主的这方“父爱如山” (图7)

两方“父爱如山”(图6)(图7),初看都是打破二二相对的常规分布,“父”一字占一行,“爱如山”三字占一行。再看,则发现其一以双刀法刻制为主,点画挺拔,刚劲有力;一以单刀法刻制为主,痛快爽脆,果敢浑朴。

再进一步,我们先看双刀法刻制为主的这方“父爱如山” (图6),其右侧“父”字之手(父,是右手拿斧子之象形字)伸得既很长又很给力;左侧“爱”字的占地面积被有意扩大,而“如山”二字紧缩其下,经过这一伸一缩,父亲之“爱”的体量感顿时得到了明显的增强。再看单刀法刻制为主的这方“父爱如山” (图7),印面的左右上下接连几个圆弧环抱之形,其 “父”字右侧向下似乎有一只若隐若现“看不见的手” ――父爱之手!读到这里,真是让人击节赞叹!



  非凡水平邹水平

“怀玉”(图8)

三方“怀玉”(图8-10),初一看,章法大致相同。二字重心都是偏在右侧,都是使左侧的“心”部重心右引,再在左侧印边相应位置加以击打,形成一个爆裂式的残破块面,三个残破块面的形状与位置稍有不同,但其作用都使得全印的重心复归平衡。

我们再将视角转换到留红,就可以看到邹水平在这三方相同题材内容的印面上,用不同的分割与留红进行的多种探索与尝试:三方“怀玉”都是“玉”字分布在印面下方三分之一处,然后缩其左侧而留出一块红地。“图8”因其“怀”字心部高悬而留一块红地,与“玉”字左侧之留红连接成一片大面积红地。这样突出重点式的留红,使全印构成了强烈的虚实对比。而“怀”“玉”二字的内外都留有形状大小不等的红地与之呼应,相映成趣。这犹如黄宾虹先生曾说的那样:“一烛之光,通室皆明。”这说的虽是绘画,而虚虚实实的道理,书法篆刻皆然。


  非凡水平邹水平

“怀玉”(图9)

“图9”,因左侧心部下垂,加上左侧印边的残破块面,红地比较集中在左下方,而“怀玉”二字排列较为密集紧凑,这样的分布,可使得红白对比变得更为强烈。


非凡水平邹水平

“怀玉”(图10)

“图10”,左侧印边的残破块面位置较低,红地虽也较集中,因“怀”字分布较为疏朗,红地的形态有所分散而显得散朗通畅起来。虚借实以显,实赖虚以存,无画处皆成妙境





三、向自然社会生活取法

邹水平认为:“随着人们的思维方式的开放和审美不同,今后的篆刻创作会越来越自由、越来越活跃,越来越放得开,各种风格和观点如同雨后春笋一般随着新风气的传入而生发。所以,在这种氛围中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头脑,否则难成大器”。

艺术是件有血有肉的事。它本身就是一种生命,一种由大自然和人共同创造的、像大自然一样有着丰富多彩的精神内涵的生命。篆刻之美也就是作者思想情感、意识形态的反映。作者的思想情感、意识形态更是长期的社会生活、人生阅历中积累提升所形成的。邹水平力求“使自己的思维方式和创作理念更加活跃,更容易产生创作激情。经验告诉我,作品中性情的重要”。艺术的创作,首先要善于对周围的生活存在留心关注、深入领悟。就篆刻艺术具体技巧来说,首要的是对点画、形态、质感、关系等视觉形象,包括局部与局部、局部与整体的关注等等。并且,在这些关注之后,更要去觉察、体会、品味、感应,包括气势、动态、气氛、情趣、格调、境界等等。

是否懂得向自然社会生活领悟取法,是能不能真正地进入创作的重要因素。有的作者虽能较好地关注视觉形象,但是在觉察与领悟方面往往不能有效深入,那说明还需要从“肉眼”向“心眼”的转换与提升。如若只有视觉,没有经过心灵的观照;没有将客观存在与艺术创作乃至人生的整体联系起来去把握,就不可能会有更上层楼的发现和发自心眼的了悟。



非凡水平邹水平

“随性”(图11)

篆刻作为一门艺术,当然也要与时俱进,体现时代,融通生活。邹水平有感于此,做了一番大胆的尝试。在 “随性”(图11)朱文印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点画的动静与形质所作的精彩处理。该印的四条边框或直或曲、忽粗忽细、时断时续,富含节奏韵律,其虚实起伏之间,起止跳跃,耐人寻味。再看其左右二字相背呈分势,二字中部有一处搭接相连又呈合势。“随”字多短笔斜线,“性”则多长笔直线。这些富含笔墨意味的点线,经过长短、粗细、曲直、虚实、强弱以及不同的走向,再掺进了平行、交叉、穿插等因素,产生了或迟缓、或流动、或惊险、或稳定、或漫不经心、或斩丁截铁。。。其虚实动静、向背不定、分合多变,非常符合“随性”这个题意。在邹水平的刻刀下,常常能借助于生活中的事物和自然界的召示而奔赴腕下,如同他热爱的书画、雕刻、摄影,所选取表现的,总是力图抓住那最赏心悦目的瞬间,使观者能够从中联想到自己的生活体会、过去未来,从而获得潜在的审美期待。比如,斜线有危崖惊险之势,平横如平原开阔安静,波曲给人以柔媚飘动之轻盈。。。从题材,构思,配篆,分布到刻制,这一切,都需要丰富的体验、足够的储备、切实的修行。


非凡水平邹水平

“喜逢君”(图12)

白文印“喜逢君”(图12),三字作倒V形排列,“喜”“逢”二字都作上开下合,其重心一明显左倚,一稍作右靠,造成了一块大面积三角形留红。再在“喜”字上方、“逢”字内外安排了四五个大小、形态各别之三角形与之呼应,印面便在大开大合的基础上显得疏朗有致起来了。“喜”字上半部分极度夸张,像二个张开的手臂。巧妙的是,左侧“逢”字右上角正好是一个久别重逢的“久”。好一个久别重逢!除了大开大合、疏朗明快的章法,其大刀阔斧、果断信手的运刀气势,以及类似于大写意绘画的那种笔墨淋漓、刀刀可数的刀刻意味,是此印的又一个亮点。具体地看,此印有的点画笔意较多,有的点画刀味较浓,且一字之内,因横竖转折不一,有顿挫处,有放纵处,有藏锋处,都是随其刀与笔、刀与石的互动生发,随之产生或全或残、或燥或润,或断连、或藏露等效果。有时因石性爆裂或意外溜刀,会出现某些意想之外的效果和独特的趣味,邹水平常常能发现灵机,因势利导,不是轻易地视为失误败笔,而是抓住这些意外神来的时刻去大胆地尝试,智慧地应对,有心地发现。篆刻艺术的刀趣神韵往往是书法笔墨中所难以表现的,这当是建筑在刀法之上的意象、意味、意境之提升,亦即是对传统篆刻之“刀法的风格化”“篆法的风格化”的进一步突破,是对传统印论有关性情、神采的进一步落实。在邹水平的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到他一以贯之的对传统篆刻侧重于技术化、程式化的局限之超越,以及他对审美境界的追求,从社会生活中感悟和对个性精神的弘扬。

 



四、向美术、设计等其它艺术借鉴

如果我们拘于本专业,只着眼于单一的篆刻而对其他门类的艺术毫不关心,那么持这种心态会难以拓宽我们视野。因为缺乏融合多元影响的心量,谨守一隅,便不足以产生开创性的思维眼光。邹水平深知其中要诣,所以,他明智地立足于以自我这个基点来展开他的多元借鉴,比如向美术、设计、戏曲等艺术中寻找有效的养料。所以他从不丧失主动,不会被陈规积习或潮流时风所淹没。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他对图象印以及图象边款的一系列探索。汉代是图象印的高峰,但此后便开始式微冷落。直到当代,这个情况开始出现了一些转机,印坛涌现出了如来楚生、张寒月、矫毅、张耕源、王镛、朱培尔等当代图象印探索的先行者,他们有的专门从事生肖印等传统内容的创作,有的开始引入现代社会生活题材,尝试表现现代的人文思想情趣,这是十分可喜的尝试与探索。

图像印一直是印林偏门,历来易受忽视,但以当代篆刻作为一个特定的视觉艺术来看,扩大其表现范围、拓展表现手法,是理所当然的事。当然,这需要过硬的文字、图案、设计等多方面的能力。书画印本来是近邻,况且,邹水平在二十多年前曾追随著名雕塑家、版画家、国画家陈祖煌先生做过一番深造。从泥塑放大稿、设计、调整、制模、翻模等制作工序中对人物形象以及神采刻划、线条精度等方面都有较为精深的把握。因而,其造型良好而精深的绘画与雕塑方面的专业学养与功力,是他的图像印一展风采的既成优势和有力保障。有次邹水平颇有心得地告诉我“线条追求神似,刀刀见功,整款图文并茂。无论图案还是款文,力求气息充沛,浑然天成”。此外,为保障图像印款的展现效果,他又专程到外地寻访拓印的名师高手,研习拓款技巧。从拓包制作,墨汁配比,纸张选用,手势轻重等等,于是,他的拓款技巧也有了一番全新的提升。邹水平的图象印创作,目前有佛像、生肖、现代社会人文题材等多个系列的探索,其构图不但抽象又具体,其造型布势也不落俗套、时出新意,方寸之间,姿态各异。黑白动静大小阴阳繁简疏密以及刀石笔墨的处理,既有传统古画像的基础又含有强烈的现代意识。


非凡水平邹水平

“达摩面壁” (图13)



 非凡水平邹水平

“琴者”(图14)

“达摩面壁” (图13)“琴者”(图14)其构图简练传神,新型生动;其刀笔爽朗大气、淋漓浑厚,这是十分可喜的尝试。



非凡水平邹水平

圣贤图(图15)






非凡水平邹水平

王维像(图16)



非凡水平邹水平

纪念红军(图17)




非凡水平邹水平

老人(图18)


此外,历史人物、社会人文等题材,如圣贤图(图15)、王维像(图16)、纪念红军(图17)、老人等(图18),有的精工细致,有的大刀阔斧,但在艺术处理上能调子统一,表现得概括朴实,既有历史性的神圣壮严感,也有较为浓郁的生活气息。特别是在图像印的推陈出新、融入现代人文气息方面,可谓不拘陈法,多方探索,走出了可喜步子。

 


除了肖形印,鸟虫篆印,花押印,文字印章也带有一定的图案特性。邹水平重视图像印创作,同时还重视文字印章的图案构思。

非凡水平邹水平

 “江苏记忆” (图19)

非凡水平邹水平

“修德” (图20)





非凡水平邹水平

“怀江” (图21)

非凡水平邹水平

“去俗” (图22)

非凡水平邹水平

“砥砺前行不负初心” (图23)

如图,“江苏记忆” (图19)“修德” (图20)“怀江” (图21)“去俗” (图22)“砥砺前行不负初心” (图23)等作品。或利用弧线、曲线、斜线;或以圆圈、三角、方框等几何部件;或巧借界格、边栏等,尽量强化和发挥这些点、线、面组合后所产生的装饰和识读趣味,同时不失印面点画的笔情墨意。他善于利用图像印创作的特长,进行举一反三的优势发挥,从而将图案意味的装饰性,水乳交融地移入文字印章的创作,其随形就势的有机化合,展现了他多元的审美修养以及向其它艺术借鉴的通变能力。



 

五、打造个性,鎔铸风格,不断突破

不同时期的印人在继承前贤的基础上形成了新的审美意识,这也导致了新的审美形态。邹水平能够不断地丰富自己,不被五光十色的热闹喧嚣所侵染所左右。他深知,耐得寂寞方保本色。那种缺少个性的形式,只有共性的形式结构,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艺术风格。形成风格,必定要有相当程度的特殊形式因素才行。因为风格是从相当程度的特征中概括出来的个别性。

自古书画篆刻,皆需作者“本来面目”“本色自性”的体现,方能引人入胜而见性灵神趣。纵观邹水平的篆刻创作,其印面每每以刚柔综合作为其篆刻点画的主调,且刚而能柔,劲健中蕴含韧性。其写实性创作的点画以单字造型为主,近元朱文工稳一路,用刀效果较为隐性化;其小写意性创作的点画见刀见笔,刀笔互相生发,以形神兼备为主;其大写意创作,则以得意忘形的神采为主调。邹水平篆刻因意立形,样式丰富,其数量最多的是以小写意为主并兼有局部的大写意性质的作品,其结构点画多取方折之意,其印面很少交错复叠,常常是单笔为单位,不相搭接而极有姿态。他不作太多修饰镂镌,故没有芜杂与粗糙而得洗炼。我觉得,作品的调子与他的个性是密切相关的,就象吴昌硕雄厚饱满,齐白石爽健奔放,一旦与作者的人格风采精神追求取得沟通,打成一片,则篆刻创作便获得了内美和依凭。


不负使命,终有所成。“由生到熟”靠的是功夫,进而“由熟反生”则需要敏锐的眼光、远大的志向,不执着前贤的既有成就,不陶醉自己的已得成绩,方可能突破陈规积习,去发现和开拓出一条由内而外由浅入深的道路。

邹水平对古今篆刻兼收并蓄,积累了精深而多元的储备,其中不乏雄劲、爽健、简、浑茫等等,且能有机地化合在他个性化统领之中,古代的、传统的、现代的,都已有了相当丰厚的撷取。他的作品既不离传统经典,又融入时代气息,并且,可喜的是,无论字法、刀法、章法,都没有陷入任何一家的束缚。他的创作题材内容没有过多的陈词滥调,且多自己的思想感情、生活气息,也善于将这些题材语义置换为特定的艺术形式。诚然,邹水平目前已经水平非凡。他已在较为漫长的修习过程中找到了行之有效的表现方法,然而,一路走来,再回头看去,调整一下状态,整理和一下思路,研究一下哪些地方还没有充分发挥?哪些应该保持?哪些需要摒弃?。。。当我们能够进入这样的反省式思考时,这将意味着迈向更高境界的一个前奏,这将是大胆突破,开创全新的表现方式、展现个人原创的重要一步。时代不断地发展,新的知识技术的产生必定能在正反合等不同视点上给人们以新的推动和启发。从这样的意义上讲,邹水平目前的水平既是非凡的,同时也蕴含着更大的突破与成长的契机。离经叛道,打破常规,激发潜能,唤醒大我,应当是艺术道路上最好的老师。

 

                     丁酉中秋 盛静斋于莲风堂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非凡水平邹水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