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盛静斋
盛静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3,243
  • 关注人气:8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2015年02月27日

(2015-02-27 14:53:35)
标签:

转载

分类: 莲风四面
香花橋該是镇上唯一完整原狀的古迹了。桥南面寺前弄的老房子基本未變,桥北正对面該是興國寺舊址,我二三年級時的小學校(這裏只有一到三年級,四五年級就要走大半條街,到鎮東輪船碼頭對面的黃埭小學)。記得有南北向二排教室,南面有小操場,東面有個打乒乓的活動室。後來幾經改造,現在已經變看不見原來的影子了
原文地址:2015年02月27日作者:郜峰gaofeng

[转载]2015年02月27日

香花桥边觅旧梦(修改稿)



——重游黄埭散记

 

“粳稻田初熟,烟霞日欲西。孤舟僧共载,古寺鹤同栖。树抱溪流合,窗阴月影低。纪诗闲有咏,常向壁间题。”这是明代韩奕咏黄埭兴国寺的一首诗。黄埭镇隶属苏州,已有2500年历史,因春秋春申君黄歇得名,与荡口相邻,过去有“金荡口,银黄埭”的说法,说明这个镇也是五谷丰登的鱼米之乡,黄埭的文化底蕴深厚,为江南有名的书码头,过去书场有九家之多。小时候我常跟大人到黄埭去探望姑婆,我外公的姐姐,一位孤老太,每次路过一顶桥,印象很深,我曾在《姑婆》一文中写道:“梅村到黄埭,要坐一天的船,上午出发,中午时分路过马塘桥——那顶高高的独木桥。这是一个江南的小集镇。路过马塘桥,我就知道离黄埭不远了。到黄埭时,天色已即近傍晚。

黄埭很小,一顶带护栏的石桥,高高耸立在河埠上,十分精致小巧。姑婆住的地方就在桥边,那是一幢过去大户人家的一间侧厢,阴暗而窄小。姑婆看见我们到来,总是把我揽在怀中,一个劲地呢喃着:“好囡,心肝”,眼泪从大大的眼睛中“扑簌扑簌”滚涌出来。她用一双纤手不停地抚摸着我圆圆的小脑蛋。那时我已有点懂事,心想她的生活真是孤苦,一个亲人都不在身边,又是闺阁出身,足不出户,这样的日子亏她能煎熬得过去。黄埭的酱黄雀也是我念念难忘的,卖黄雀的地方就在桥头畔的另一侧。黄埭镇,对我来说真是太小了,小到只存一顶石桥、一只小小的黄雀、一个孤苦的小老太、一声吴音软语:“好囡,心肝”!我终于未能再踏上黄埭一步。据说,它实在离后宅很近,仅一河之隔。每次我到苏州,看到黄埭的站名,总会不由自主地注目一会儿,想到鲜美的酱黄雀和姑婆。”

今春农历年初六,我因苏州书画篆刻道友莲风堂盛静斋相约,在他和不尘阁沈慧钟夫妇等人陪同下作客黄埭。我姑婆就住在香花桥边的老房子里,我们来到桥边,这顶桥比我记忆中要大得多。网上记载道:“香花桥位于苏州市黄埭镇老街西端,为宋建清修,武康石花岗石混砌单孔梁桥。旧时正对兴建于东吴年间的兴国寺山门。钉塔栏杆香花桥为黄埭十八景之一,因传说朱元璋少时在兴国寺做小和尚时凌晨打扫庙院演绎的一段传说盛名于当地,也演绎出江西人识宝,苏州人识天俚语。该桥镇上唯一现存的古桥。香花桥建于宋代,清同治年间重修,今桥上仍留有宋代武康石旧构。2010年,香花桥被区政府列为第一批相城区文物控制保护单位。保护范围:桥身周围 两米。”香花桥古厚大气,历经岁月沧桑,令人遐想万分,然要寻觅童年时的踪影却已十分困难,桥南面寺前弄的老房子还在,桥北正对面已不见老房子,卖酱雀的野味店还在,但人去楼空,亦已不复觅见当年的踪影,桥南的老房子式样与姑婆住的窄弄侧厢相类似,但已不知是哪几间了,式样差不多,原来童时的记忆只认一间,而不知旁边都是这种房子,小时候坐井观天,哪会去留意周围的环境,江南水乡那时并不稀奇,只知道走亲眷,买酱雀、乘轮船而已。

我们先在埭溪书画苑坐了一会儿,主人拿出上佳的南瓜子、泡上酽酽的绿茶饷客。枕河人家,低矮的屋檐合在沿河的窗棂上首,似一圈花饰,给人以一种别样的亲切感;室内书画都在壁间挂,大多是小朋友们的作品,天趣纯正;名家题字,潇洒风雅。窗前小桌上放着刻印的材料和工具,无疑是静斋长兄盛建明先生平时工作的地方,临流款刻,金石之声与溪流交响,该是一幅多么诱人的画面!在一派宁静祥和的氛围中,流动着雅兴与逸意。后来我们又拜访了已故著名弹词作家朱恶紫的后裔,两位谦和平静的老人。朱恶紫先生毕业于无锡国专,该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文人,文革时受到严重的冲击,据他女儿说,他是爱猫老人,养了不少猫。我说起外公的名字,她居然还记得名字中一个“荪”字是草字头!令笔者大为感动。在朱恶紫先生故居的后面有一棵数人抱粗的银杏树,据老人说是太平天国时就有的树,笔者看至少到明朝,有无锡惠山寺那棵古银杏有一比,那是洪武年间的树,可惜黄埭这棵老树没有挂牌说明,编上号码给予充分重视,当地老人有些议论。这很正常,活宝啊!快点保护起来。

在黄埭评弹陈列馆最令笔者惊喜的是,外公(王廷荪)和太公(王友泉)的大名出现在朱恶紫简介上,惜乎有一点小瑕疵,错把“廷”字写成了“建”字,好在吴县一本地方文献中有朱恶紫本人的一篇回忆文章,今后有机会是可以据此改过来的。黄埭评弹陈列馆后,陈列展示本地作者的书画作品,其中有盛氏兄弟的作品,盛建明(又称鉴明)刻的小印也很好,第一次看到,其中有两枚内容是“月下听禅”“书生之福已多”甚雅。参观临近尾场,在窄狭的天井里,大家围着几块刚收来的石碑在看,为方恭整饷的玉筋篆,清中期的作品,无巧不成书,上面有“静斋”两字,笔者发现后立即叫静斋兄来看,他很高兴,立即也拍了两张照片。回来的时候热情好客的黄埭朋友还给我几包真宗的“天福”牌黄埭西瓜子。那正是:瓜子嗑声岁月悠,香花桥边故事多啊!

在外乡人看来黄埭的变化不大,即使有不少变化,其速度与周边乡镇比起来还是比较慢的。在黄埭老房子相当可观,黄埭人的生活状态也相吻合,比较悠闲,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但愿这种比较朴素的生活状态能延续下去,和现代文明无缝接轨。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