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eyah
leya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9,008
  • 关注人气:10,3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

(2016-07-09 12:05:02)
12個半小時X2的飛行時間,1個雙肩包,1部單反相機,2塊電池,2部手機,7天6夜,4378 birr(200美金)的零花錢,2000張照片,就是我簡單的非洲之旅。

去非洲前有個朋友嚇唬我,說會被綁架勒索;加上要留兩個孩子在家裡,心裏一直忐忑。飛機落地,從舷梯走下來,看到平坦空曠的機場,頭頂上好大一隻鷹在盤旋,心才毫無準備地激動起來。

沒有到處看風景,沒有使勁買紀念品,每天4個小時在領養中心陪朋友看兒子,拍照片,聊天,跟小朋友做遊戲。所以這篇遊記,是以旅途中的人為線索的。


Kim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

Kim是我研究生時候的同學,有個4歲兒子,健康可愛,金頭髮大卷兒。領養兩個孩子是他們夫妻兩個的心願,已經進行了好幾年了,去年10月拿到配對兒子的信息,4月份她問我能不能陪她去埃塞俄比亞看孩子,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人生有幾次機會會有人請你去非洲呢哈哈?!

Kim請我陪她來,因為先生工作走不開;也因為我們彼此了解,這次旅行情緒起伏,我可以陪她;更因為她希望我能把整個見孩子的過程拍下來。

跟kim旅行相當輕鬆,我們有太多相同的地方,比如不挑食,能將就,年輕的時候都留過學。我們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比如我什麼零食和藥都沒帶,她帶了三個人的份兒,她比我會講價,也比我有語言的天分。

這次旅行kim哭了四次,一次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兒子的時候;一次是兒子在她懷裡玩兒,拱呀拱呀突然發出ma ma的聲音,我倆互相看一眼,眼淚一起就掉了下來;一次是中間她食物中毒不能去見兒子的時候;還有一次是最後一天,她抱著兒子跟我們聊天,說東說西的,聊著聊著聲音就軟了起來,原來已經哭了。


Amani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Amani是我們這次去見的Kym的小兒子,已經8個月大,大眼睛,黑皮膚,小光頭,特別愛笑,幾乎沒有哭過。他其實有媽媽,媽媽養活不了他,就送給領養機構。整個領養的過程中,很大一部分是要確定生母真正放棄自己的孩子。

領養中心有70個小孩,幾個月大到高中生都有,幾乎所有的小孩都有了配對的父母,可是因為政策的繁瑣和不合理,遲遲不能回家。大鐵門旁邊有個小小的土屋,兩個沙發,一個床墊,是專門讓來探望的父母和孩子見面用的,每天只有四個小時的探視時間,父母不可以到處走動,不可以拍別的孩子的照片。

Amani和其他十多個一歲以下的嬰兒住在一間不到20平米的小房間裡,嬰兒床靠牆排了兩排,門後邊豎著放了一個單人床墊,晚上值班阿姨把床墊舖到屋子中間的空地上休息。看得出來阿姨們很喜歡這份工作,照顧孩子很盡心,孩子們也很喜歡他們的阿姨,每次見到她們都很高興。即使這樣,第一天見到Amani的時候,扶他站起來,他不會像同齡小孩一樣使勁踢腿,軟軟地,可能,沒有人經常扶他練習站立吧。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4小時X6天,24個小時的時光,Kim不停地跟他說話,給他看爸爸哥哥的照片,給他唱歌,讀書,撫摸他,換尿布,抱著他睡覺,頂多只分給我10分鐘的時間。我給他們娘倆拍了快2000張照片,可惜,Amani一天不回家,這些照片就不能公開,沒有完成領養手續的小孩,一旦發現他們的照片被公開了,這個國家的領養系統都可能完全關閉,這個責任我們誰都不敢擔。

Amani是特別隨和的小孩,永遠是高高興興地,有一兩次不高興哭了,我們特別高興,覺得怎麼哭聲都這麼好聽呀。欸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一家團聚。我們都很想念他。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


Yeni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Yene 34個月了,酷酷地,很少笑,每次媽媽來探望她,她不會因為見到媽媽而加快速度跑過來,或者露出笑臉,而是照常慢慢踱步,頭往左邊一揚,再往右邊一揚,再左邊,再右邊,好像跳舞一樣。時間長了就會知道,她完全沒有情感聯繫的問題。喜歡挑戰媽媽的極限,喜歡跟媽媽捉迷藏,喜歡玩媽媽電話,喜歡給我梳頭髮和玩自拍。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
Yeni很快要和媽媽回紐約城生活了,紐約很適合她,她會成長成獨立倔強的美國女孩。


Eleonora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Eleonora和Kim一樣是過來探望孩子的,不同的是,她已經在埃塞俄比亞住了八個月了,每天四個小時陪孩子,雷打不動。她說她想出去玩玩,可是不忍心丟下女兒。有的時候趕上好說話的修女,週日上午他們可以跟大孩子出去放個風,母女倆就像過節一樣。我說你在這裏最想念什麼,我以為她會說牛排,軟床,空調,她說i miss my life. 

Eleonora比我和Kym大一些,高高瘦瘦地,義大利人,在紐約市住了快20年了。她沒養過小孩,很多小常識她還沒有學會,比如Yeni累了的時候會回光返照一樣地瘋玩兒,她也跟著瘋,瘋著瘋著娘倆就急了。還比如Yeni開始試探她,媽媽說不的時候一定再多挑戰她一次,或者兩次。這娘倆以後的日子可有的折騰的,不過Yeni這樣有性格的小孩,一定要有Eleonora這樣說來非洲住8個月就住8個月的倔強媽媽才壓得住吧,她們還真是很相配的母女。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Eleonora帶我們走路去當地的小餐館吃飯,點當地的美食,好像她本來就應該在非洲那樣。不過也見到過她緊張的時候,有一次午餐後走路,有個當地小伙子,貼身跟在她身邊,聽我們聊天,還一邊聽一邊看她,好像很熟的樣子,Eleonora就不停地說呀不停地說,說來說去我們都沒有聽進去,最後她突然一個轉身拉我們進去一個什麼店裡,小伙子沒再跟上來。

我們從非洲回來沒多久,那邊Yeni的領養手續就下來了,目前她們在等Yeni的美國護照好回家跟爸爸團聚。


Tasty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Tasfy是當地人,我們在Addis Ababa的司機,他比我們稍稍小一點,有個兩歲的兒子。英文挺好,喜歡流行音樂,喜歡跳舞,會害羞。以前開小巴,他說雖然兩個工作報酬差不多,可是常常吃罰單。現在給領養機構工作,應該收到挺多的小費吧,反正後來我和Kim把沒用光的birr都留給了他,差不多相當與他半個月的房租錢,對於我們來說卻只是少買一些紀念品而已。

 

每次見到Tasfy,他總是穿著很整齊的襯衫,保羅衫,配牛仔褲,比其他人都隆重一些。開著雖然很簡陋的桑塔納,卻很乾淨。他們當地人似乎對肢體接觸沒有那麼在意,走路的時候會搭一下我和kym的肩,或者拍拍後背。他帶我們去最地道的咖啡店喝咖啡,去露天市場買民族服飾,用我們聽不懂的語言幫我們講價。

我問他將來兒子長大了,他想讓兒子做什麼,想不想讓他去美國讀書,他停了一下,說:看上帝的意願。


Kathy

Kathy是美國人,基督教徒,領養機構的負責人,美國和非洲兩邊跑。這個領養機構,雖然是幫助孤兒和領養家庭,但是是盈利性質。孤兒和領養家庭都比較弱勢,有點任人宰割的樣子。Kathy雖然工作辛苦,可是待遇很好,也得到當地人和家長們的情願不情願的支持。私下裡,我覺得Kathy屬於有點浮誇,自以為是的那種美國人,她一句當地的語言都沒學會,從來不敢出去走路,到哪裏都叫司機(當然她比我和kim胖了很多,可能有點自卑),一直說當地的物價有多低,給一個來串門的流浪貓吃蛋和肉,(當地的物質環境好像我們小時候,一個蛋一根蔥都不浪費,每次看我們起床下樓了,服務生才按每個人的量做早飯。)

客房有三個女服務生,其中一個英文很好,負責接待,另外兩個打掃衛生和做飯。Kathy跟我們說過不止一次,她帶她們三個去當地最好的酒店做了一次spa,四個人加起來,才用了70美金不到。每次她當著女服務生的面說,我都覺得很丟臉,多麼自以為是的美國人,70美金可能是一家人一個月的房租,買指甲油的話可以買幾百個顏色。就好像Mira姥姥吃慣白米飯小炒菜,我非帶她去吃4個course的法國大餐,不光指望著她感動,還常常要提醒她感動一下,這是有多難為她姥姥呀!

Kathy其實也是特別善良的人。她說有一天她結婚了,會領養小孩,而且一定會領養愛滋病攜帶者,從她那裡我學到,愛滋病攜帶者真的不可怕。現在的藥物控制可以讓他們有健康的小孩。出生時已經攜帶愛滋的嬰兒,通過藥物控制也可能在18個月大之前反轉。

領養中心的小孩子都很愛她,見到她都往上撲,還大叫媽媽媽媽。中心的阿姨教他們見到外國來的阿姨就叫媽媽,我也被叫了很多次媽媽。


色狼爺爺

知道要去非洲了,有個朋友就一直在耳邊叨叨叨,說那裡有綁匪,有海盜。綁匪沒遇到,也沒有海盜,頂多遇到色狼而已。我們住的小樓有個大鐵門,出了大鐵門,是個小市場,幾個地攤,過了小市場,是大馬路,行人熙熙攘攘,各種的汽車喇叭聲,各種的街邊小店。其中有個開著的大鐵門,裏邊黑乎乎地看不清。每次我們從大鐵門前經過,裏邊老是會跑出一個黑黑瘦瘦小小的爺爺,戴著超大框的眼鏡,髒兮兮地。第一天沒有防備,他喊hello, 喊waht’s up, 拍我的肩膀,要握手,握住就不放開了,抓著我的手腕,嘴裡叨叨叨地說:i love her…beautiful…kim過來幫忙,才拔出來。第二天,低頭過去假裝沒看到沒聽到,第三天也是。到了第四天,我自己一個人,戴著墨鏡,爺爺加快了速度,來抓我的肩膀,又是what’s up, what’s up, 我運了一口氣,回頭用最嚴肅的表情看了他一眼,伸出胳膊,手掌對著他,擠出一個堅決的no,然後回頭繼續走路,爺爺,就,退下了。

最後一次見到色狼爺爺,是我們要回美國那天的下午,我在前邊走,kim在後邊,爺爺跟在我們後邊喊what’s up, what’s up,停了5秒鐘,我回頭看kim,覺得她表情不對,臉是白的,好像要殺人一樣。那時候爺爺已經消失了。 kim從牙縫裡跟我說,“他抓了我的屁股!”。用的是a打頭那個詞來說屁股,從她當了媽媽我就沒聽她說過這樣的髒詞了。

好噁心!叫他色狼一點不委屈他!


一點小感想

首先,非洲的食材真好,雖然沒有那麼多花樣,可是肉是肉的味道,蛋是蛋的味道,我甚至下意識地舀一小勺白砂糖放在嘴裡慢慢品,像小時候那樣。


站在非洲的土地上,聽著本地人說聽不懂的話,心里想著,我們是多麼的不同,可是,同時也感嘆,其實沒覺得是有多大的不同呢!泥土地,流浪狗,地攤,汽車喇叭聲,雞叫聲,晚上看球的歡呼聲,我覺得我同這片土地緊緊相連,就好像跟從小長大的中國一樣。小時候經歷過的那些不完美,物質的貧乏,反而讓我更深入生活,更加享受生活的變動和挑戰。也更加體會到兩個女兒是生活在怎樣一個完美的水晶泡泡裡邊,只見到甜見不到苦。可是我小時候也被人說成是在蜜罐裡長大的孩子呢。


希望下次能帶孩子一起去非洲。
希望能多去幾個地方,見識更多的非洲。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

我的埃塞俄比亞旅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