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宋猛将呼延赞是个二货父亲

(2017-03-21 08:11:44)
标签:

历史

人文

史话

宋朝

文化

分类: 史海漫步

最早听到铁鞭呼延赞的大名,还是三十多年前从广播里收听评书大师刘兰芳说《杨家将》时,老英雄呼延赞嫉恶如仇、性如烈火,他儿子呼延丕显更是少年英雄,智擒奸贼潘仁美,为杨家洗冤昭雪。后来读史,才知道历史上真有呼延赞和呼延丕显(必显),呼延赞并不是靠山王,所使用的兵器当然也不是双鞭,而是长矛,自然潘仁美也不是巨奸大恶之人,呼家将和杨家将一样世代忠烈。

 

呼延家族是世代职业军人,他的祖先显贵于五代后赵时期,其父呼延琮为后周著名骑兵将领,呼延赞子承父业,练得一身马上功夫,武艺超群。呼延赞是从一名普通骑兵靠军功而迅速成长起来的,最大的官职做到一州行政长官,可惜因出生行伍,不善于治理州郡,政绩惨淡,后被封为都军头,一个荣誉性的职业军人头衔。评书中的靠山王并不靠谱,北宋老赵家吝啬的很,就连军功显赫,地位远在呼延赞之上的曹彬、潘美等人也并未被封赏为异姓王,死后追赠的另当别论。到了南宋,高宗赵构为了笼络各地武装集团为他卖命,才勉强封了几个异姓王。


 北宋猛将呼延赞是个二货父亲


呼延赞的战功来源于伐蜀征汉,此时他只是统帅帐下的一员猛将,类似于今野战部队的军团长,呼延赞作战常常身先士卒、勇猛无比,代蜀时他是大将王全斌手下的急先锋,是个打起仗来不要命的狠角色,嗜杀、暴烈,经常在千军万马中横冲直撞,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身创痕无数,每次受伤,他都用衣巾裹住创伤,复上马再战。随太宗征战北汉时,他是最早登上太原城楼的,上去一次被人赶鸭子似的撵下来,最后一次,索性赤膊祼战,第四次终于以胜利者姿态占领城池,看得一旁的太宗感慨不已,亲自为猛将呼延赞打赏金钱无数。

 

北宋统一战争结束后,周边一些 国家相继或被灭或臣服,呼延赞英雄无用武之地,终日闲赋在家很是郁闷,他曾主动向太宗进献行军布阵、安营扎寨等军事策略,期待太宗把他外派边防再立新功。宋太宗见其刚直忠勇,马上召见他,令其在演武场表演武艺,呼延赞身披铠甲,执鞭上马,挥动手中枣木长矛,使出浑身解数,只见长矛上下翻飞,银光闪闪,看得太宗不时颔首称道。呼延赞索性带领四个儿子,呼延必兴、必改、必求、必显一同加入战团,捉对厮杀,太宗龙颜大悦,不仅赏赐金银百两,还给他四个儿子御赐锦衣战袍。

 

呼延赞虽然得偿心愿,驻守富州、保州、冀州等地,但因为性格耿直,不善于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再加上行伍出身,多少吃了没文化的亏,军队治理的一塌糊涂,不得已改任辽州刺史,在辽州,其不善于理政的短板进一步显现,朝廷无奈,给了他一个虚名,并内调扶州任职。呼延赞这种人就是为战争年代而出生的,承平时期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呼延赞虽然忠心可嘉,但是统军才能平庸,终其一生,朝廷并未委任其统帅三军的要职,因此在征辽战争中呼延赞并无建树,只得颐养天年。


 北宋猛将呼延赞是个二货父亲


《事实类苑》载,呼延赞曾经因忠勇而担任过太宗警卫部队的卫士长,常常忧国忧民,自言深受国恩,甘愿直捣虏庭马革裹尸还,发誓不与契丹共生存,为此,他在自己身上纹上“赤心杀契丹”几个大字。宋朝流行刺青,呼延赞也不例外,把忠心报国做为自己一生矢志不移的奋斗目标。让人诧异的是他在自己唇上也刺上相同的字,这是提醒自己吃饭说话时也不忘初心吗?唇内刺字,这得多高的刺青技艺,这得多大的毅力?除此,甲仗、兵器、马鞍上,凡是目力所及、随身所用,呼延赞无一不刺字。

 

呼延赞刺字上了瘾,有一日心血来潮,他把军中一个擅长刺青的军校叫到身边,责怪他,我平常待你不薄,你也不思报答我?其实报答我很简单,你给我的夫人脸上也刺上字。军校诺诺不敢应声,这面上刺字在宋朝来说,就代表着你犯了事,官家羞辱你来着,堂堂如花似玉的将军夫人脸上刺字,这实实在在比杀了她还难受。果然呼延赞招来夫人后,全家上下一片哀嚎之声,呼延赞铁青着脸,警告夫人,你若不愿刺字,只有死路一条。夫人乞求道,我是一妇道人家,脸上刺字,还让我怎么活?能否以臂上刺字代替?呼延赞想了想同意了,于是,呼家上上下下,子女、妻妾、奴仆尽皆臂上刺字,以示与契丹人不共戴天之仇。

 

呼延赞不仅是个刺青资深爱好者,还是一个标新立异的行为艺术家,他平常喜欢骑乌骓马,此马为我国河曲地区名种良马,历史上最有名的可能就是西楚霸王项羽座下的乌骓马了,此马全身乌黑,通体毛发像黑色的绸缎一样光滑柔顺。呼延赞骑马打仗时还喜欢在自己额头上抹上红色的染料,以此而模仿唐朝名将尉迟恭,并自称小尉迟,小尉迟不是梁山好汉孙新吗?脸上有如此鲜明的红印,呼延赞也不怕敌军张弓搭箭,正中靶心?看来,一代猛将的心我们永远不懂。

 

最有意思的是呼延赞对待他那几个宝贝儿子的态度,单看这名字,必兴、必改、必求、必显,望子成龙,呼延家族必定会光宗耀祖。有一次,他儿子病了,病得很重,呼延赞不知道从哪里讨了个偏方,一狠心,把自己腿上的肉割了下来给儿子炖汤喝,多好的父亲呀,自古只听说介子推割肉孝母,没见父亲为儿子这么玩命的。且慢,呼延赞还有更加惊暴眼球的举动,三九隆冬季节,他把儿子剥拉个净光,以刺骨凛冽的冷水泼个透心凉,这么做的目的是希望儿子们个个强身健体,百病不侵,这是鹰爸级别的举动,也只有猛人呼延赞能够做到。

 

如果说大冬天给儿子洗冷水浴符合现代保健要求,那么接下来呼延赞的举动,就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不近情理了,他的小儿子呼延必显才刚满百日,尚在襁褓之中靠母乳为生,他二话不说,拎起孩子,疾步登上城楼,眼睛眨都不眨,将儿子从城楼上掷下,吓得身边人面无人色,他却说,我看看这孩子命大不大?如果摔死了,是他命不好,如果摔不死,此子长大后必能出人头地,富贵一生。呼延赞的这个举动,已经不是史上心最硬的鹰爸所为了,简直就是个二货老爸。我严重怀疑这孩子不是他亲生儿子。好在呼延必显大富大贵,既未摔死,也未摔成个脑震荡,而是成了演义版中充满智慧,文武双全的小英雄,史载,呼延必显后来是几个儿子中最出色的一位,曾任副都军头。

 

呼延赞行为举止怪异,喜欢大场面,喜欢被人众星捧月,因此身边常常近卫侍臣环绕,并且好为大言。某日,呼延赞抽出佩刀,在自己胸膛上拉开一道口子,让手下随从取笔濡血为墨,写下一封慷慨激昂、誓杀敌虏的血书,有一个不识相的手下打趣的反问他“将军何不割心以明忠?”呼延赞只有呵呵,随后自辩道“不是我贪生怕死,只是契丹未灭,我白白牺牲于事无补。”

 

或许呼延赞所作所为都是出于真心,但是一介武夫,又不通文墨,加上治国理政稀松平常,只能马上杀敌,徒逞一时之勇,所以太祖太宗朝始终未获重用,不能立不世之功封侯拜相,这是呼延赞终生之痛,而他一生多惊世骇俗举动,好为大言,常做出格而另类的事情,想必也是一种抑郁之下的渲泻,期待引起世人的注意,希望帝国领袖能够真正重视他起用他,只是宋朝不是武人的春天,呼延赞生不逢世而已。

 

                                                                           文:老蔡的菜园子

 

北宋猛将呼延赞是个二货父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