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标湘西土著
杨标湘西土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491
  • 关注人气: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抹不去的苗疆嫣红

(2012-04-28 15:25:06)
标签:

蛊毒镇

湘西鬼事

杨标

湘西土著

文化

分类:

抹不去的苗疆嫣红

——读杨标长篇小说《蛊毒镇》

                                         作者:蒲海燕

   

    密密匝匝的吊脚楼式的窨子屋被红光笼着,衬着黑色,热烈、美艳、朦胧、神秘。这背景强烈地冲击着观者的视觉,让人无法抵挡它的诱惑;窨子屋的前面,着火红苗服的一位女子,颈套银项圈,头戴银饰帽,亮光闪闪,洁白晶莹,娇脸雪白,远胜饰银。这精美绝伦的苗女,撩拨起观者无尽的激情,但她完全不理会观者的热情,只冷若冰霜地想着自己的心事。右眸被闪亮的银流苏遮住,左眸虽被两串银苏摭着,若隐若现,那深情,那幽怨,那凄楚灼得每一个观者心旌摇荡,魂不守舍。但是,没有人敢搂她,因为她被嵌在一只巨大的眼睛里。眼睛的瞳孔黑魆、深邃;眼睑充血,上面爬满了蜈蚣、蝎子、毒蛇。这哪是什么眼睛,分明是一个深不可测,危机四伏的陷阱。

    这就是《蛊毒镇》的封面设计,绚丽梦幻,让人胸涌澎湃,生无限遐思;惊怵恐怖,激发起读者强烈的阅读欲望。

    小说《蛊毒镇》叙说的故事,比封面更勾人心,摄魂魄:堕入情网的玉娘,被蒙面人强暴,情人离她而去。为夺爱人,她不惜以身涉险,学得苗疆蛊毒。蛊毒助她夺回爱人,却也让她害死爱人和父母。12年后,玉娘携女儿阿喵重返蛊镇,欲查当年被奸真相,报仇雪恨。怎奈英俊少年李忆康唤醒她体内的蛊灵,她不得不铤而走险;紧要关头,借尸还魂的丈夫钟汉阳与仇人刘芝叶跳崖同归于尽,女儿阿喵舍己救娘……

    读《蛊毒镇》一定会废寝忘食。一旦读上它,不读完就不想做别的事;能做的,就是醉在那苗疆女子的情爱里,泡在那惊心动魄、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里。当我们的心满足了强烈的惊险刺激过后,玉娘、阿喵、汪可可、疯娘、刘芝叶这些苗疆女子会盘桓在我们的心中,定格成美丽神奇的风景。

    小说刻画得最成功的是玉娘。这位美丽多情的女子,至始至终都牵动着读者的心,让读者为之喜,为之叹,为之疼,为之哭,为之赞。

    小说对玉娘的刻画,可谓炉火纯青。除了通过故事情节的发展展现她的性格,细节刻画和心里刻画运用得尤其绝妙。

    “玉娘的脸,在月光的笼罩下,显得更加细腻而晶莹。她微微低头,细细的绒毛根根直立,身上也披着月光的薄纱,玲珑弯曲的身体柔软妖娆,像天上的仙子,更像地狱。”这段肖像细节,将玉娘之美、玉娘之邪刻画得惟妙惟肖。

    “手巾刚接触到她的细长如狐狸那般的眼角,玉娘就像是被火炭子烫了一下一样,那纤细白玉的手指只一翻,手巾就莫名其妙地到她手里去了……‘离我远点!’李忆康感到,她的这句话虽一如既往的冷而硬,但他还是感到了那冷而硬的语气里,透出了一缕从来没有的味道。”这段文字,通过对玉娘神态、动作、语言的细节刻画,将玉娘那因蛊灵失控而迸发欲火,却又顽强克制的痛苦挣扎写得鲜活,不仅让读者对这位放蛊却又被蛊所害的女子生发出同情与怜爱,更让人被她的良善和纯真的心灵而感动。

    侦探磨刀匠中了刘芝叶的蛊,将在痛苦的煎熬中死去。小说这样写玉娘对他的善意帮助:有一只飞蛾轻盈地落在磨刀匠的脸上。飞蛾扑扇着白色的翅膀,一缕幽香飘进了磨刀匠的鼻孔里。紧接着,成千上万只飞蛾,在漆黑的夜空中铺天盖地地飞到磨刀匠的身上。磨刀匠感觉到一种美妙的安宁在他的血管里汩汩流淌着。他微笑着说了一声:“我想睡。”

    很喜欢这一段文字,虽是写死亡,却形色香味俱全。本来会凄惨痛苦死去的磨刀匠,因了玉娘的蛊灵之助,走得多么安详,多么宁静。细腻精彩的细节描写让大家明晓了蛊能害人,亦能助人,还让读者享受了唯美的画面,更让读者感受到蛊女那未曾泯灭的人性美。

    如果蛊灵发作危及女儿,她将毫不犹豫自行了断。这一抉择,会激起每一位读者对天下母亲的尊重和景仰,这一抉择,无疑进一步丰满了玉娘作为母亲的美好形象。

     阿喵为了救玉娘,“在自己的手指上划了一刀,鲜血像一片红雾,落了一生,阿喵把受了刀伤的手指插进了她娘的伤口……阿喵心里一喜:看来,娘身上的蛊毒成功地被引到了我身上。她转过身,飞也似的往悬崖边跑去。李忆康也疯狂地向她扑去……”

    读到小说的这一结尾,我潸然泪下。“划”“插”“喜”“转”“跑”几个动作细节的描写,让我对这个只有12岁的苗女阿喵壮举,顶礼膜拜。

    还有汪可可与疯娘,一个因为爱情而变得坚忍;一个因为亲情而装疯卖傻、忍辱负重。小说对她们虽只是白描点染,她们的形象却栩栩如生,一样让人刻骨铭心。

    刘芝叶,属于小说女子群像中的另类。疯娘与汪可可,小说展现的只是她们善的一面;玉娘与阿喵,亦邪亦善。而刘芝叶,我看到的只是她恶的一面。小说着力描绘的是她的肖像神情:艳似桃李,冷若寒冰,毒如蛇蝎。小说没写她人性异化的根源,只着力写了她的凶残与狠毒。奇怪是的,对于她,我无法痛恨。每次看到她放蛊害人,我总是极力地去遐想她那残忍毒辣的表象里掩藏着的泪与血和她曾经有过的善与美。

    《蛊毒镇》故事离奇,情节跌宕,高潮频起,悬念重重。读它,痛快淋漓。惬意过后,我再也抹不去那些苗疆女子的的倩影,宛若中了她们的情蛊。

 

附当当网读者评论:

原图地址1

原图地址2

抹不去的苗疆嫣红



抹不去的苗疆嫣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