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515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已出版《彼岸花开》-毒品和我的情人们第一章2

(2010-07-22 15:50:27)
标签:

彼岸花开

长篇小说

毒品

办公桌

刘晨

分类: 长篇小说《彼岸花开》

第一章
2
我们办案小组的直接领导是杨晓林,刘晨没走之前是他的助手。
一天我正在办公桌前数茶叶,那茶叶是一片一片的沉到杯底,我喜欢数叶子,数得是否精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过程挺富于诗意的,水中的茶叶像秋天的落叶,在宁静中凋零。
一只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肩,我没吓一跳,是两跳。是杨晓林,他表情神秘的通知我晚上加班。
晚上加班的其实不止我一个人,加班的时候杨晓林在空荡荡的楼道里强行堵住我,吻我,我没有反抗,甚至主动迎合他。回到家里莫明其妙的发烧,吃过几片感冒药,关上手机,拔掉座机的电话线,一头扑到床上,睡得昏天黑地,没有了刘晨轻抚我的额头,我依然活着。
中午刘晨突然来了电话,我的心一颤,匆匆跑出办公室,假装淡然。
“昨晚跑哪去了,家里电话没人接,手机关机。”
我不想解释,理直气壮的说:“加班。”
“杨晓林,你不要招他。”
“管得着吗?你。”我来气。
“你愿意让他睡。”
“怎么了?他不睡我你来呀,你怎么不来?”
“婊子,我不许那个王八蛋沾你。”
……
“对不起。”
“流氓。”我骂道。
他挂断了电话,我气得脸色发白,手抖。
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见面了,一个男人,一旦决定离开一个女人,总是有原因的,刘晨离开我的原因他死也不说,我断定他有了别的女人,刘晨回避我,我对刘晨说如果见到那个女人我会杀了她,刘晨便哄我,这一切都来自于电话。我决定等着刘晨把那个女人玩儿腻了再要我。果然,刘晨后来的电话不似以前决绝了,我对刘晨的心性了如指掌,刘晨不是坏人,刘晨是一个见了女人就离不开的男人。我太了解他了。我并不堕落,我只是爱他。为了刘晨我可以去死,无论刘晨如何待我,他伤不了我。刘晨调离的原因我不清楚,刘晨甩我的目的我不知道。
一天我有些神秘的来到杨晓林办公室,他的脚丫子放在办公桌上,左手拿着牙签剔牙,右手拿着电话讪笑,不用说,电话的时间已经打得不短了。而我的目的,就是弄明白刘晨离开的真相。
杨晓林的手轻敲着办公桌桌面,见我进来他放下了电话,目光暧昧的看着我。
“有事儿。”声音极尽温柔。
“我想问,刘晨为什么离开?”
“你不知道?凭你们的关系你居然不知道?”他色迷迷的看着我。
“他不说。”我似乎有些委屈的回答。
杨晓林的手一动一动的,如果能够够着我,估计会在我的背上饶三个圈儿,手心儿肯定是热乎乎儿的。
“他辞职了,不是调离,好像与女人有关系。我接到一封信,但不能跟你讲,你一点儿都不知道?”他关心的看着我。
“我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他爱上别的女人了。”
“伤心了?”杨晓林的屁股挪了挪,还好,没站起来。
我站起来告辞,他笑着,灿烂无比。
刘晨的手机依旧关机,我疯狂的到卫生间连续洗脸,洗到外边的人开始大叫,我说,对不起,我拉稀。
刘晨是我刚刚大学毕业分到检察院不久就跟我好了,那时我被他手把手的教写笔录,我的字写得帅气,之后我成了刘晨的情妇。刘晨是个温柔的男人,细腻,多情,我对他的眼睛充满遐思,他的眼睛常常让我的**徒然升起,于是我们便去抽空**,**的时候他渐渐的让我有了快感,这快感依旧是因为我崇拜他。在一起的时光是短暂的,我们贪婪着,我似乎眩晕于他爱的包围中,幸福着。我便不再孤独。我拒绝着一切来自于外界的诱惑,独独的浸淫在对他的痴想中,思绪流连。
我以为,我最快乐也是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做了他的情妇。一个让他轻轻攥在手心却见不得光亮的女人。他的喜怒哀乐牵动的是我心角的颤动,挥之不去的是黏附在他掌心的那缕柔情。
可自从被刘晨抛弃后,我常常做一个相同的梦,一个乡村的土路上,没有月光,我一个人匆匆的赶路,我不怕。脚步声愈是近了,一个人走到我的身后,扭头一看,很陌生。我迎向他,贴在一起,他摩挲着,我渴望着。是杨晓林,我浑身充满刺激,一种报复的快意,但杨晓林马上又变成了刘晨,我瘫软着,幸福顺着血管漾开,一辆卡车的车灯遽然照过来,我们马上松开了,之后,我醒了。我不知道这梦的意义。睡不着。刘晨背叛了我,但一定不是自愿的。我断定,这里有故事。刘晨从来都不是一个神秘的人,我们无话不说,刘晨不会对我这么狠,他只是花心。
喝酒,最是喝酒的时候快意朦胧,我喜欢刘晨喝酒的样子,每喝必醉。我憎恨刘晨喝酒的时候,总是把目光投向别的女人,仿佛我不存在一样的对着别的女人赞美,偷偷的对她们施以暧昧的抚摸,一反平日的儒雅,我伤心极了。刘晨爱我并不深,所以伤我,我想。可刘晨酒醒后对我温柔如初。
我早该离开刘晨了,我知道我离不了,我宁可让刘晨看我做空气,将他的女人带到我面前,用亲昵或**刺激我,但刘晨走了,我空虚着。
“你为什么离开我?”我又一次忍不住给刘晨打了电话,通了。
“我不想说。”
“我要知道。”
“我不想谈这个话题,其他什么都可以。”
“我替你说吧,你有了别的女人。”
“随你理解。”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现在不能。”
“将来会吗?”
“会的。”
“流氓。”
“你骂吧。”
电话的效果依旧解决不了我的困惑,我无法相信他的决绝,以我们曾经的名义。这原因,我必须知道,即或是等到死。何况我不会离开他,如果他还活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