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104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已出版《彼岸花开》-毒品和我的情人们第一章1

(2010-07-21 22:15:38)
标签:

情感

分类: 长篇小说《彼岸花开》

  对我而言,幻想的现实永远比现实的幻想更具魅力。谨以此书献给我终生的朋友。

-------题记

引子

    战友!我们紧握着对方的手,眼里充满了惊诧和怜惜。二十年了过去了,看着一身便装的他,像邻家的老头,那个英气的在法庭上咄咄逼人的公诉员形象遥远成一个幻象,而我也不再是当年那个刚刚戴上帽徽和肩章的稚气得小姑娘,我们眼里的感慨,是对岁月的一声叹息。

  我们都老了。

  他,江明,当年我们检察院起诉科科长,当年,我叫他师傅。

  二十四岁,我参加了工作,作为区级检察院里的唯一的法律本科大学生,那时我真年轻。参加工作,意味着一个人开始已经成熟,尽管那时我的心理准备并不完善。

  如今六十岁的江明的目光比当年更多的是沧桑,我问:你说当年王冉爱你还是更爱杨晓林。

  他沉吟了片刻,似是陷入悠远的回忆,然后平缓的说,也许更爱他吧。

  你们好了多久?

  八年。

  那你为什么说更爱他?

  因为她离开了我。

  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跟踪过他们。

  天!

  跟江明的聊天让我对那个时代比我们大上十几岁的他们有了前所未有的立体认识,那个年代我很小,似是很小。

  你不离开检察院你就是我的!江明目光坚定的看着我说,我狡猾的笑了,我不信!

  你爱我们的检察生涯吗?我问。

  不爱!倒是几个女人让我刻骨铭心过。他淡淡的说。

  我知道他在撒谎,我知道他喜欢他从事了三十几年的检察工作,即使我仅仅干了三年都有着忘却不掉的眷恋,何况他?

    虽然我们二十年前算作同事,说心里话,我并不了解他的过去,而对于我离开检察院的真正原因,他也同样是道听途说,于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开始给他讲起我过去的故事……

第一章

1

    检察院的一切对我相对的说是陌生的,我仅仅在那里工作过三年。我国的检察系统是77年恢复的,大多老百性对它作用的认识远不如公安局,据说我们单位曾经有孕妇走进来要求查体,因此检察系统队伍建设也是急需人才的,然而自我分配到院里,将近一年的时间我在办公室负责报表属,统计学范畴。以我的性格,不出错是不正常的。以至于12个月我报错了11个月,最后的这一个月是没有错,但我还是被调到了业务科室,经济侦查科,工作范围从侦查到起诉,大部分案件500元人民币起限,叫“够刀”。

  正是严打期间,各种线索非常多,上级规定一年办三个案子有奖,五个案子立功。想想当时老山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士。在猫耳洞里热得裤子都穿不了,枪林弹雨中用鲜血换回三等功,而我们检察干部虽然也有搜查受阻的危险,半夜蹲堵受罪,但大多得时间还是在清茶笔砚中审讯,充其量熬熬夜,办案数够了,一样的三等功。于是单位楼道里像医院得门诊部,是不是未来的犯人统统排队老实接受调查,有问题拘捕,没问题回家,有同事们有些人为了立功恨不得将自己的岳父拉来凑数。

  每天大家都在不同的线索里排查,看谁都像犯人,也恨不得谁都是犯人,尽管关上办公室的门人们照样无病呻吟的吟诗作画,但打开门几乎是各个是神情威严状接近面目狰狞。

  记得一次我们科长杨晓林带我去提讯,犯罪嫌疑人是某厂的业务员,也是一个复员军人,受贿的是一台彩电和一辆摩托车,总价值3000多元,那个人的认罪态度很好,问什么说什么,只是有些口吃。

  问:你想一想,某某给过你什么?

  答“大……大……大……”,随着声音手臂展开,逐渐加大,我放开想象力脑海里跟着他的手臂动作不断变换着想象的物品图形,终于他涨红了脸,喊道:大摩托。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科长在身边狠狠的踢了我一脚,小声说:严肃点儿!提讯完以后,我开始对别人讲起这个笑话,同事说:你还笑别人呢,你瞧瞧自己的袜子!我一低头,一样一只,只是颜色接近。赶紧去买新的,回来时自行车又忘在了商店门口,下班时又是一通乱找。那时的我马大哈加不务正业。可同事们喜欢我的风格,包括科长杨晓林。

年轻真好,年轻可以没有深刻,没有思想,贪图玩乐,不懂事理却自以为是,包括工作态度。我敢说,我们中的一些人办的错案绝对不少,因为我们不懂得深思。

  检察院各科室的首领就像原始部落的头人,我愿意把它称作各个寨子,尤其是经济侦查科、起诉科、办公室的三个掌门人,经济科科长杨晓林、办公室主任孙红剑与起诉科科长江明号称院里的三足鼎立,他们之间似乎不是同事、朋友,是对手。特别是经济科与起诉科两个科,历史以来就是对立的帮派,当然也说明了科室自身的相对团结。

  我混迹于其中。

  经济科科长杨晓林35岁,标准的电视连续剧里刑警大队长的造型,酷!业务精熟,当时的经济科是大科,35个人,女人仅仅两名,一名是内勤,一名是我,混在一个办案组里。杨晓林把队伍治理的井井有条,队伍中大部分是20多岁的小伙子,精力充沛。正是严打期间,大多的案件线索来源于他们的努力。每天中午我跟那些小伙子们打乒乓球,杨晓林也常常是我们中间的一员。乒乓球案子就摆放在四楼的会议室里,那里也常常是让人犯们无奈的等待着提讯或提讯之中进行反省的地方。

  科长喜欢我。一天我从三楼往上跑,杨晓林从四楼迎面而下,擦身而过的时候,我手里多了一个小纸条,是一个硬硬的白纸卡片,无人处偷偷打开,写着:天行健,君子将自强不息。我笑了。杨晓林大我8岁,人长得英俊但不修边幅,总是一成不变的检察装,这仿佛更增添的他的威严,大多的时候我我怕他。这一点起诉科科长江明则与他完全不同,江明似乎要比他成熟,目光中总是带着几分狡黠,是个相对典雅的男人。江明祖籍山东却生于北京,身上有着北京人的幽默和阴损,貌似不如杨晓林仗义,这起码是我当时的印象,我对江明一直敬而远之,但不排除对他底蕴的欣赏。更多的时候我习惯与同龄的同事们一起玩,交往上的轻松让我愉快。于是无论是江明还是杨晓林,在我眼里几乎都有些隔代之感,因为那时他们明显的权利欲让我无法感到亲近。院里都知道他们两人是对手,而且是情敌,为了一个同样优秀的女人,叫王冉。据说王冉同时爱着他们两个男人,王冉的出色在于精明强干,办案利落,我喜欢她,但是交往很少。

  离开检察院时我二十八岁,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伤心。伤心于一个叫做刘晨的男人,他是我的初恋。

  “离开我你就别想回来!”记得那年的一个大雪纷飞的傍晚,我插着腰指着他的背影骂道。他没理我,竟自走了。回到屋里,我嚎啕大哭,哭得昏天黑地,他个没良心的。

  哭够了,天也黑了。开灯有个屁用,屋里墙上挂着他搂着我的照片似在对着我嘲笑,还有他忘记拿走的那块我给他买的手表,买表的时候我把自己兜里最后一些钱掏干了,之后几天都是方便面对付,我处处想着怎么让他高兴,自己节衣缩食。

  但,他还是走了。临走的时候,他说:好好的生活,我会惦记你的。

  凭什么惦记我?惦记你就别走!你管得着我吗?虚伪的东西!我心里继续骂着,眼泪已经没有了。

  他走了。我哪里错了吗?一定是我错了。

打开灯,不去看他,默默的摘下我们的照片,连同我们美好的回忆,轻轻的放在一个精致的小箱子里,轻轻的……

春暖花开的时候,空气中有一种令人内心痒痒的骚膻味儿,尤其是黄昏,马路上挤满了帅哥靓妹,手拉手肩傍肩,真让人羡慕。我置身于其中,有点儿孤独。

  自跟刘晨分手后总爱一个人散步,沿着我们曾经走过的每一条小路。人们说,让失恋的人故地重游是一种残忍,可我偏爱伤口上撒盐,想知道自己的耐力到底有多大,人在最痛苦的时候最爱干什么。

  那时刘晨坐在我的对桌,就像《编辑部里的故事》中的葛玲和李东宝,不过我没人家葛玲精明,把李东宝拿的一愣一愣的,当然刘晨也不是单身,合法登记的老婆只有一个,不合法的还有我,现在有谁,我不知道。我没见过刘晨的老婆,刘晨说她特漂亮,我不知道这漂亮的含义指的是不是高鼻梁的那种。我反正不漂亮,刘晨说的。

  我并不憎恨刘晨,他没有欺骗我,他平时对我的关心和帮助让我挺感动的,就是上床的那事儿,也是我心甘情愿的。“不为天长地久,只为曾经拥有。”他说这话的表情我绝对没发现一丝开玩笑的成分。他抛弃了我,理由他没说明白。我也没法跟他理论,我知道像他这么聪明的人我怎么理论都不是对手。我喜欢他的聪明,特别是他跟女人们调情的时候简直是一个风流王子,而且特别的有风度。

  我想刘晨,非常非常的想。刘晨的手机关机,刘晨说晚上不要给他打电话,刘晨说他老婆发现我们之间的事情了,刘晨说以后再联系。之后刘晨调走了,很突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