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515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随笔《说着玩的》--刘晓春巡回演说实录(四)

(2007-09-09 15:54:15)
标签:

我记录

财富人生

人文/历史

文学/原创

随笔

听雨馆主

分类: 长篇小说《彼岸花开》
 

    第四讲
  地点:河南
  参加人:河南网友
  会场上,我们惴惴不安,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讲演题目:中医·河南人·中国文化
  刘晓春西服革履,表情严肃说到:
  我偏执地以为,中医——河南人在一定程度上,是要与中国文化划等号的。
  最近,看到中医药连续遭到重创。
  在凤凰卫视上看到要彻底取缔中医药的声音,报纸上看到马来西亚一些绝症患者到中国大陆看中医上当受骗的报道,今天又看到西方报纸的文章《中医受冷落令人悲哀》的文章。
  几千年的积累,无数代人的心血,就这么毫无价值?
  显然不是。
  原因很简单,终究没有脱出鲁迅当年的见解:虚妄与欺骗。
  现如今,究竟有多少纯粹是骗钱的“中医门诊”、“特色医院”?问题在于,西医,可以有完备的检查检验来加以限制,但中医却很难。于是,大批的骗子,利用中医来骗人,骗了国人骗外国人,中国骗完了外国骗。
  中医,就是这么面临完蛋的。
  河南人,漫说趾高气扬的北京人,就算在不可一世的上海人面前,也该是骄傲的。如果真的要提到源远流长,那么中原文化最有骄傲的资本。因为,那是中国文化,甚至说黄种人文化的发源地,甚至圣地。那里的文化底蕴,甚至可以从某个村子的农民身上体会到。
  我有一个开饭馆的朋友,在一次喝酒的时候,他讳莫如深地对我说:现在我这里一个河南人也没有,不是歧视,而是实在不敢用。他们什么都偷,没有不偷的,连冰柜里的三斤的肉都偷。问题是,一旦抓住,别说耻辱感,他连一点惭愧都没有。更要命的是,他们自己互相也偷,而且朋友之间也偷。比如你偷了我的,让我抓住了,我并不很气愤,同时我偷了你的你也如此。偷,对他们来说非常正常,就象吃饭喝水一样正常。你说,我喝了你的水你能跟我急吗?
  “河南人”的名声,就是这么给败坏的。
  中国人的观念,不说全部,至少很大程度上,与河南小偷们是一致的——没有耻辱感。
  甚至,远远没有达到他们的道德水平。
  不是吗?当你听到某个朋友,贪了或者骗了几百万的时候,你究竟是深恶痛绝呢,还是多少有点羡慕呢?
  究竟是怎样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呢?
  我以为,正是“学习先进”的结果。
  一些人,接触了一点外国文化,一点所谓的开放、人文、先进,然后就大肆吹嘘,然后就是名利双收。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完全一钱不值,被抛弃了。
  当年(似乎是1985年),中国有个人大常委会的委员就说过,中国问题的症结就是官员的收入太低。外国,比如北欧如何如何,高薪养廉是杜绝低效率与贪污腐化的唯一有效的途径。我曾经投稿当时的《北京晚报》,对此说完全不赞同。结果又是什么呢?官员们的收入,国企、上市公司的老总们年收入到了六位数甚至更高了,贪污究竟是越来越少了还是越来越多了呢?
  老百姓,一提到贪、腐,就义愤填膺,但同时又以为,那是可以理解的,甚至大多数人私下里表示,换了我也一样。
  现在,最受欢迎的“理论”是什么呢?是废除对经济犯的死刑,是取消对“聚众淫乱”的惩罚,是给予罪犯最大的人文关怀。甚至,冷酷的杀人犯,比如马加爵简直成了民族英雄。
  还是老话:主文化衰微,伪文化兴盛,反文化猖獗,这样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会场上并没有出现我们想象的骚乱,人们静静的听着,刘晓春继续讲到:
   我住的楼,是农业银行总行宿舍。我喜欢我们楼开电梯的两个姓王的小姑娘,她们也喜欢我,爱和我聊天。
  某天,我和几个人一起上了电梯,电梯工小王冲我挤了挤眼,我们相视一笑,很隐蔽地。
  为什么呢?
  原来,我曾经请她观察一些事情,关于上电梯的事情。
  我们楼,是农总行的宿舍,最早是属于比较高级的,曾经有总行的副行长住在这里。后来,总行有了更高级的宿舍,这里逐渐就演变成中低挡宿舍了——一些新分配的总行的大学生们在总行干了几年,就分给他们住这里。时间长了,这里住的几乎都是总行里相对年轻的一族了。
  很多年来,能到总行机关工作的人,至少是要有本科学历的,而且基本都是“一类本”的大学生。在福利分房取消之前一两年,能到总行机关来的,甚至大部分要有研究生学历了。同时,工作几年能够享受到分房的,也基本属于“不错的”,否则也难留下来。
  所以,我们楼的住户,基本素质比较高,吵架等事情都很少发生。
  几年来,我发现一个小小的现象,在等候及进入电梯的时候。
  什么现象呢?就是这些高学历的白领们,无论男女,都有一个共同点:无论来的早还是晚,无论住在哪一层,只要有可能,他们就一定要尽可能地先上电梯。如果他们来的早,就必定站在离电梯口最近的地方;如果来的比较晚一点,只要前面有空,就一定尽量往前站,比如站到你的前面。有时候他们没有站到你的前面,只要电梯门一开,他们也要侧一侧身,抢在前面进入电梯。
  我认真地长时间地观察过他们,这些人从礼貌上无懈可击,抢先,绝对是无意识的,根本没有一丝“霸道”的内容。
  但很多时候,这种抢先,往往造成麻烦,尤其是人多的时候:住在比较低楼层的,住在4楼5楼的人,先上了,就要比较费力地挤出去,从住在10楼20楼的人的背后。
  这是一个小而又小的现象,也许根本不能说明什么,但这现象是真实的。我不止一次地和电梯工笑谈过这现象,并且让她们观察。这,也是后来被不断证实,她们有时候验证了我的观察,冲我挤挤眼或者笑一笑的原因。
  能抢先一点,就尽量抢先,不做任何不必要的谦让,这已经成为了很多年轻人不自觉的原则。
  若干年前,报刊杂志等发表过很多中外对比的文章,其中提到中国人的缺点之一,就是所谓的谦让。总是谦让,结果中国就落后了;竞争、拼搏、事事争先,只要无关法律,就尽量抢在别人前面,这就是西方能够进步、领先的原因。
  渐渐地,这变成了一种理念。很大程度上,这种理念的形成,不是受了哪种理论的影响,更多是这些年轻人的经历。上学是,求职是,到了工作岗位上更是,都需要竞争,竞争意味着前程与金钱,意味着一切。竞争的最大内容,就是只要可能,我就要抢在别人前面。
  有什么东西能够来调节或者适当平衡这种“抢先”呢?有,那就是法律。
  不过,法律对人的约束又是不同的:对有些人来说,只要不违法,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对另外一些人,甚至是很多人来说,违法不违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被处罚的可能有多大,是否值得——这才是关键。
  我曾经当过公交车售票员,有一个现象也值得玩味。
  在当初,我们国家还不很发达,文明程度还不像现在这么高的时候,社会上不文明的现象很多。比如打架斗殴的比较多,穿得破破烂烂的多,满嘴脏话的人多,逃票的人多,公交车拥挤极了,甚至扒在车外行几站的也有。然而有一个规矩大家都遵守:先下后上。哪怕是小流氓,哪怕是纯粹的恶棍,也都遵守。现在,我们的国家繁荣了,文明了,进步了,可乘坐公交车“先上后下”这一规则被彻底打破了。无论公交电汽车还是地铁,上下车都同步进行。
  就在前天,我和一位朋友过马路,前面几个人完全无视红灯,结果造成飞驰的汽车又是躲闪又是刹车又是骂,我就对朋友说,他们怎能如此地轻视生命呢?我的朋友笑一笑:这些人在他们山沟里走惯了,不懂得什么是红绿灯!
  我心里一动:朋友的话固然是一种歧视,是比较无耻的。但是他无意之中使我产生了联想:人文,宽容,最大限度地行使自由的权利等等,只要不违法,做什么都不该被谴责等等,可能要有一个基础才有意义,这个基础就是被人广泛唾弃的道德。
  道德在很多时候,不是非此即彼的,人命关天的。不是抢救落水儿童,不是捐献全部家产,甚至不是无偿献血。道德很多时候是一种心的修养,是一种谦和与礼让,甚至是某种小小的休息——不再那样急功近利,不再那样不择手段。
  每一个路口都站上一个专门看管人行道的警察,每一个闯红灯的行人都罚款?如果不这样,就说明我们的法律不健全,或者说政府不作为?
  前些时候,看电视里面有介绍日本公交状况的节目;前几天又看香港,说的也是乘公交车甚至打的时候人们都在排队。
  我想,日本与香港,竞争也许比我们这里还要激烈吧?然而,他们那里的人,怎么就不抢呢?
  他们那里民主程度比我们高,其中的原因,很可能是道德上比我们高的原因。
  我们,曾经被很多“先进”的理论给忽悠了,以为自己很进步,但实际上却很傻。
  一个没有高档的国家,永远是卑微的。
  一个没有贵族的国家,永远不会有民主。
  什么是高档呢?
  什么是贵族呢?
  内心深处的彬彬有礼,骨子里的高雅超脱就是。

    刘晓春刚刚讲完,突然台下一个干部模样的男子站起来说到:我是一个律师,针对你的观点我想说几句,主持人将麦克递到他手里,他说到:我认为有时候,人对自己的行为根本就处于无意识状态。

    我说一件真实的事情:我有一北京的哥们,有一次我俩从故宫后门出来,他一边走一边跟我侃着在北京的某些人(嗯,以我这样的外地人为主)的低素质,包括:骑着倒骑驴闯红灯,和机动车抢道,什么当街撒尿,等等。见我哥们如此有素质,我很欣慰,我俩就这样一边走一边闲扯,接下来过街,很幸运的是,左右都没车,街上空荡荡的。我那哥们很讲效率,大步流星就过去了。我却停了下来,与我一起停下来的,还有一个外国的旅游团。我那哥们还在一边走一边讲着什么,估计他没发现我已经站在他身后很远的地方,根本就听不见他说什么了。这事儿过后,每次看到赵本山那个把猴屁股当红灯的小品,我都乐得要吐血,因为我会想起刘晓春:那天他一边过街一边跟我讲素质,忽略了街对面那个明晃晃的猴屁股,学名叫交通灯。

    当我哥们跟我讲交通规则的时候,我毫不怀疑他是个很遵守交通规则的人,虽然他一边向我布道,一边闯红灯,我仍然相信这一点。他近视眼,或许看不清对面的红灯。不过,我心里仍有一丝怀疑:就算你看不见,就不能打听一下么?比如问问我,或者,琢磨一下:那些洋鬼子为什么在街边站着不过去?他们在等什么?

    也许,在北京人眼里,那些猴屁股都是用来约束我这种低素质的外地人的。

    提到素质,还有一件可乐的事情。

  我老婆自从去过外国以后,染了上“外国月亮就是圆”的毛病,一次跟我如是说:“在外国,假如你在公车上发现有女人大吵大嚷高声喧哗,这人肯定是西班牙人;而闯红灯的一般都是中国人。”我说:“别胡扯,就算英国人很绅士,他们就从来不闯红灯?”她肯定地说:“他们就是不闯红灯,就算是小孩子,只要红灯亮起来,无论身边的外国人怎样闯,那些孩子也肯定在街边等着。”我说:“半夜街上空无一人,也不闯么?”她说:“肯定不闯。”我说:“那万一交通灯坏了,在红灯时定位了,卡到红色上了,怎么办?难不成他要在街那边傻站一夜?估计英国很多夜不归宿的人都会以‘交通灯坏了,我无法过街’当理由吧。”她恼羞成怒:“不跟你说了,无聊……”

    所以我想提醒一下刘晓春先生,说中国就说中国,扯什么日本鬼子的高素质!一来不来就外国外国的。呵——呸!你怎么知道日本鬼子就不争抢?日本地铁是世界上最拥挤的地方,上地铁的时候如果真像你说的,都往后面闪,谁也别上班了。日本鬼子不抢?打死我都不信。再有,日本鬼子的地铁里,偷摸女人屁股的性变态特别多,中国的地铁里就很少。你为什么不比比这个?明儿你那女邻居再跟你探讨中国人素质不好的问题时,你可以这样告诉她:“知足吧你,幸亏不是日本,咱们中国电梯里没人摸你屁股。”——不过也说不定,没准你那女邻居会说:“正因为这个,所以我才生气!”

    装什么大尾巴狼。

这位先生说完拂袖而去,会场气氛变得严肃起来。

    本来讲演已经结束,那位律师的质疑多少使结尾变得有些尴尬,主持人也有些猝不及防,本来应该是一次幽默的讲座,如今搞得有点儿像辩论会的效果,当然话题的敏感是我们早就有心理准备的,但总应该有个轻松的收场。

    这是刘晓春并没有就那个人的驳斥做过多的解释,而是以一个看似不着边际的小笑话,缓解了气氛,最后达到了圆满的娱乐效果。

    刘晓春的小笑话是这样的: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辩论,我觉得我的思维已经不行了。不行了,真的不行了。现在我一顿连一瓶二锅头都喝不进去了。看东西眼也花了,还总忘事,60年前的事情都有些记不清了。一句话:老了。

  儿媳妇怕我摔着,给我雇了个小保姆,事先既没征求我意见也没跟她婆婆商量,现在这年轻人,叫我说什么好?一个月30多块钱的工钱,有那钱还不如给我买棒棒糖呢。还得管吃管住,这2000平方米的小住房,也忒拥挤了。再说,她出门买小白菜,怎么也得开辆车吧,破进口车又丢人现眼,买辆国产车是体面一点,可又得花我半个月的退休费。

  小保姆长相一般,看上去倒不像有什么传染病,就是染的黑头发让我看着不顺眼,其实本色黄头发怎么了,黄头发蓝眼睛就低人一等了?

  我先问:有偷东西的习惯吗?

  她回答:咱从来不干那事情!爷爷,您怎么还有种族歧视啊,我们美国人不都是小偷。

  我又问:身上有虱子臭虫没有?

  她说:哪能有啊,入境的时候都给我们消毒了。

  我问:哪地方人啊?

  她说: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州的。

  我说:哦,早年那地方不是你们美国的吧?

  她说:是,就怨布莱尔那臭王八蛋,非他奶奶地追随美国,结果2007年的时候就并入美国了,一晃都30多年了哈,您说多快啊……

  我说:你家里都什么人啊?

  她答:我爸在古巴打工呢,栽白薯。我妈前年偷渡到朝鲜去了,混得还不错,给人刷厕所呢。我还有一哥哥,在伊拉克给人擦皮鞋,捎带着卖淫。

  我说:你听好了,要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这儿比不了你们美国,凡事要讲文明,别把你们美国那一套带到我家来,知道吗?

  她说:爷爷您放心,入乡随俗,我既然来了,就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彻底改掉好逸恶劳的习惯,让你们中国人也看看,美国人不都跟猪一样!

  我最后吩咐:在外面,邻居有人要问,你就说你是法国人啊,妈的这帮孙子都势力眼,回头他们又嘲笑我,说我抠门儿雇个美国小保姆。

  她说:哦开!

讲演终于在笑声中结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