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435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连载)越过死亡(六十四)

(2007-07-21 08:16:00)
标签:

文化

爱情

抑郁症

分类: 长篇小说《越过死亡》
 

    8

    连续七天,我一直再写,将自己闷在屋子里,吃很少的东西。第八天,我感觉自己完全写不下去了,我有一种自杀的欲望。而且我考虑了自己想自杀的原因,绝对不是病态,我不过想追随自己而去。追梦。

    这是第八天的晚上,我一个字也没有写出来。我轻轻的站起来,走到房间的中央,环视着屋里的一切,我感到墙壁冷漠的对峙着我,嘲笑着,我不屑。

    打开冰箱,只有一听沙丁鱼罐头和一些蔬菜,我拿了它们走进厨房,将菜仔细的洗净,切好。我要给自己做最后一顿晚餐。打开火。突然,我仿佛忘记了什么又关上了。我匆匆的走出家门,我去找丹增,他的骨灰还在办公室里。

    天色格外晴朗,秋虫喃呢。路上很安静,偶尔有车辆通过,车喇叭的鸣叫非常清丽悦耳,月光闪着柔和的清辉。我感动极了,眼泪刷刷的流淌着,我在微笑。快到中心传达室的时候,我擦了擦脸,门卫的值班人员正在吃饭,见是我,点点头。

办公室的门一拧就亮了,光很刺目,骨灰--丹增的骨灰,静静的躺在那里,很安详,见到我,依旧安详着。我轻轻的捧起来,拂去尘土,搂在怀里,然后我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大脑一片空白。关上办公室的门之前我没有回头。

    寻着康复中心的院墙,我默默的转悠,亦不假思索,病房里的灯还亮着,我没有悲伤,只有些许的怜悯,偶尔听到窗子里飘出来的笑声,那笑声格外的刺耳,想天堂里的做爱的艳笑,又像是地狱中的挣扎。紧紧的抱着丹增骨灰盒的右手有些酸了,我换了左手。骨灰盒是那种并不高档的黑色木制盒子,工艺也粗糙,我突然意识到,我这样死去的后果会是怎样?我该给康宏留下一份遗书,不然我怎么会和丹增一起会西藏?丹增的这点骨灰,该是他的心焚化的,他的心如果不能回去,我岂不是对不起他,我擅自把他的心留了下来,让他陪我一起走,我知道他不会有意见,他当然不会有意见,他愿意听我的,他一直迁就我。

    终于,我对丹增说,我们先回家好吗?走的事情,我再想想,不然我们先一起回西藏生活?丹增不理我,我紧紧的抱着他。

    回到家里,看看墙上的表,已经十点多了,我把丹增的骨灰盒放在我的卧室的电脑桌上,心一下子踏实了许多。有些累,洗过澡之后,我睡了,睡得很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