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515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连载)越过死亡(六十)

(2007-07-19 20:04:13)
标签:

文化

感悟随笔

分类: 长篇小说《越过死亡》
   4
  醒来时又一个世纪开始,轮回的精神不死,但躯体已然腐烂。隐约听到来自天外的声音,你也死而复生了吗?我不敢猜测,这世界的无常。我来自古远的年代,我是谁,我们谁,你是谁,你们是谁,。静默中我心复明,看花开花落,自古英雄,踌躇满志,到头来一堆青冢,满目无尘。
  佛道轮回,因果渊源,失去的即使复得,已不再是原来的起点。我知道,我们无法比拟从前。或许,涟漪,能够扶去痛苦的伤痕,然而,心灵的阴狸,长驱不散。我已非我,即使是爱情之火再度复燃。我还是我。
  高山埌峻,流水低徊,一曲洞箫,两情若是。带走的是千丝万缕的凝睸思绪,留下无需言述的山水盟定,超越时空。深藏骨髓,深埋于心,万般沧桑,一往深情,环球变暖,尘世澄明,即或是山崩水遏,琴音难辨,却万劫不复的情。
  热情的目光中,故作一种苍凉的神态,我端坐在一偶,企盼有人对视。有人来来往往,从拘留所到神经病院的路上,不是流氓就是疯子,一整天的不停穿梭。
  白衣天使的出现更让我心悸,我走了。虽然有些依依不舍。
  当我再次出现的时候,你来吗?我的呼唤。
  你来了的时候,可是,我已不再是我,我躲在树后,偷偷的窥测,内心充满了感伤,我真的不敢走近你,你的外套太漂亮。
  你翘首张望的样子,充满了焦灼,使我有了没有履约而产生的快感,我满足了,再见。
  于是,等待变成了一种绵长的遐想,它是发生在我们之间的故事。
  我目送着你的背影离去,怅然中目不转睛,突然,你变成了一团火球,一个孩子说:“瞧,那个人是稻草人,太阳的照射下自燃了”,漂亮的衣服真可惜,我轻叹,心情顿生一种幸灾乐祸的快感,与刚才的怅然及不和谐。原来我一直羡慕你的漂亮衣服,以至于与你的约会也是为了看你的衣服,我找到了幸灾乐祸的理由,心情平和了许多,突然有些饥饿,我想回家。
  回家的方向我记不住,但我好像看到了炊烟,那是我的家独有的炊烟的颜色,路很遥远,可我来的时候很快,一定有近路,可惜我忘了,我有些恨你,都是因为你的漂亮衣服。
  我走得精疲力竭,以至于快要昏倒,一阵清风抚面,旋转着并不离去,我轻笑,只剩下了灵魂,何必还要招惹我。
  其实你的灵魂也没有什么分量,为什么不是狂风肆虐,即使让我无法前进,裙裾飘飞而衣不遮体,清风拂面的温柔怎抵的去我一瞬的衰老的苍凉、我一定要找到家的渴望、我孤独的行走的疲惫?
  但我无力挥手驱赶你的轻抚,是不忍还是牵挂我说不清楚,也许是没有了力气,于是我闭上了眼睛,任你翻飞。
  走了一千年,每一步的艰辛难以尽述,妖魔鬼怪的围攻,白骨变术的诱惑,火山之域的灸烤,无一不使我领略磨难,终于我还是到了,靠的是我的毅力和对自己生命的自信。家虽已不再如先前的富丽堂皇,只剩得古老的陈设依然如故,但它是我胜利的里程碑,我终于可以静下来休息,总结自己,著书立说,不求流芳百世,但可警世后人。突然门外人声鼎沸,吃惊的开门,发现黑压压匍匐的人群,该是我的孙儿们的后人吧,像当年的悟空回到了花果山,唐突间我被拥得堂前而坐,顾不得饥饿被鼓动着开始了历史得宣讲,雪山草地、如此这般,我的表情不经意间被自己夸张的一塌糊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