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435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连载)越过死亡(五十八)

(2007-07-19 18:41:22)
标签:

文化

感悟随笔

分类: 长篇小说《越过死亡》
    2
  我爬行着。我的魂灵。
  深邃,寒冷,黑暗。力量是坚忍不拔的最后的虚弱,光亮,也许来自管道残破的缝隙,和着风的吹拂,方向不是地面,也许。地下道的墙壁上的细细碎碎的龟裂纹路,有如一种行迹诡异的装饰,风,仿佛就从这里透出,夹杂着想象中的嘈杂,惨白而微弱的光亮,一如我笑的时候牙齿的颜色,但我的牙齿是坚利的,那是我唯一的武器。
  可怕的老鼠,怯懦的凝视着我,我挡住了它的路,我的笑同样的狰狞,笑,弥漫着地下道的生气,对峙着。一丝尖利,来自一只不知名的秋虫的呐喊,它受精了,与我无关。
  这世界要多长有多长,要多久有多久,一息尚存的世界,我什么都不会怀念。我是影子,没有光亮的时候我只是黑暗,没有声息。一种存活,与清明无关。
  生命。
  残忍的不是我,我力图残忍着,以老鼠的畏惧的谦和,我不关心那颗大米,只是羡慕。
  似乎,无法夺路而逃。都一样。
  我是谁?我暴躁着,该怜悯的不是我。
  思索的时候,老鼠不见了,还有米。我很失落。
  一种声音,凄厉而温暖,我颤抖于这种假惺惺的恐怖的呼唤,像死亡前的招引,我厌恶,犹如我时常感到的自己的肮脏的幻觉,那不是真的。
  刺目的阳光,割裂着我的躯体,我被断裂成无数的碎片,融进尘埃。当爬行的尽头是光明的所在,我痛苦这种赐予,有一种痛苦无法修复。阳光是陌生的,阳光弥销不了我对阳光企盼与憎恨的痛苦,宁可碎裂。
  爬行的结果与我无关。我与世界无关。
  上帝总喜欢用微笑去安抚丑恶,魔鬼却总要用哭泣来感动善良,我将以善良的方式选择丑恶,与上帝与魔鬼合一,以微笑和哭泣固守痛苦,不再放弃。于是,阳光不再属于我,碎片中吸附着我的灵魂。
  从此,我不是谁。
  我只要逃出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