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807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连载)越过死亡(五十)

(2007-07-16 18:56:20)
标签:

文化

爱情

分类: 长篇小说《越过死亡》
    22

   事实上我对刘小伟的敬佩他根本不会知道,因为我们之间已经习惯了调侃,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讽刺,但是正是因为他,也同时让我看到了生命的顽强和抗争的精神魅力。他从十几岁写小说,累计发表到一百个中短篇,后来下海开书店,做书商,同时给报纸写专栏,无非是证明自己不是个纯粹的商人而已,折腾了几年,赔赔赚赚,大进大出。有一天他意外晕倒了,医生问他有什么感觉,他说他就想躺着。这一躺,就是十年。

    他患的是抑郁症。

    病房里成了朋友们的沙龙,病床成了他创作的园地,期间他成了有名气的作家代理商,专栏作家,当他能够站起来走路的时候,还完成了两部长篇小说。我不相信,他的玩世不恭背后,没有严肃与执着。

当然,他对我说,现在唯一的爱好是女人和书。可是我发现他依旧在写一个时间跨度很大的长篇。

我几乎将他异化成一个形象,实际上我觉得自己一直把别人异化成一种效果才会欣赏,欣赏的不是实际的存在,而是我的一个梦,包括死去的丹增。
  如此的心理状态使对与刘小伟的交流重新发生了极大的兴趣,开始本着学习的精神体会自己的计划和现实如何接轨的问题,我的目的是:一定要把抑郁症群体的文化打造成一种社会现象,或者说文学流派。我的梦太大了,对于我这个刚刚接触文学圈子的人,其实我远远没有接触到文学的圈子,因此也没有局限。
  也许,刘小伟是我真正的领路人,迷信他不是因为他的文化圈的背景以及他的文学底蕴,而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抑郁症患者。
    他远远不会理解我的真实想法,理解了或许会觉得可笑,但是没有关系,只要他在影响着我,我就有希望。

 没有比刘小伟更赤裸裸的胡说八道了,也许是熟了的缘故,也许是他一开始根本就没把我看成一个女人,我们两个人的对话,如果别人在场,肯定认为我们是一对臭流氓,但是我们觉得过瘾,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深夜了,他跟我聊天,谈他自己的创作,其中一处地方百姓特色的骂街,有一句是浪娘们儿的形容,我建议不如改成浪逼娘们儿更生动,然后他如此骂我,我们用污秽的语言对骂,也是彼此印象的交流,非常过瘾。我一点没觉得自己堕落,生活的原生态是才是心灵最真实的裸露。我真的有点喜欢他的,但永远不会是爱情。爱情太抽象了。

    夜间两点,我还在改我的小说,自从丹增死后,我开始着手构思一个长篇,怀念是我唯一的创作动力。刘小伟又上线了。

   “宝贝儿,还写?”

   “正是关键一章。”

   “什么内容?做爱?”

   “差不多。”

   “要写出七分。”

   “明白。”

   “让别人看了产生欲望,首先你自己先有欲望。”

   “你的意思是我先手淫一会儿再写?”

   “放屁!我说的是正格的。”

   “写做爱要体现生活原始冲动的艺术,不是瞎靠。”

   “嗯。我在思考尼采的心态。”

   “女人是不能做朋友的,女人不过是猫、是鸟、是最好的母牛。因为女人头脑中只有跳舞、废话和衣服。在女人性格中,有许多做作、肤浅、骄矜、放肆的因子,这些因子,只有由于对男人的畏惧,才有以局限和控制。尼采的心态是这个。”刘小伟马上打出了这几行字。

   “你怎么看?”

   “女人天生需要调戏,不会调情、呆板木讷、老实本分的男人最让女人看不起。男人的调戏似乎是女人价值的证明,没人调戏的女人是抑郁的、寡欢的。不会调情的男人,不会调戏女人的男人,在女人眼里就是块木头,丝毫引不起她们的注意。我的理解。”

   “这跟抑郁症有关系吗?”

   “操!你还离得开抑郁症吗?这是普遍真理,只是情感型抑郁症患者将它膨胀为极端意识,包括我,包括尼采。”

   “明白了。”

   “我看你别写小说了,当心理专家算了。”

   “我得小说就是心理小说。”

   “写吧写吧,我睡了。”他突然下了。

   这个疯子,我暗暗骂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