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435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连载)越过死亡(四十一)

(2007-07-14 01:44:54)
标签:

感悟随笔

分类: 长篇小说《越过死亡》
   13
  出版社来了消息,决定给司徒单独出书,不是自费的这种,这无疑是个好消息。责编刘小伟要求见见司徒,并且让他看一看设计的封面,我当然非常高兴,答应刘小伟前来看他。我把这个消息去病房告诉司徒的时候他孩子般的跳了起来。而且又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纸说是他新写的诗非要念给我听听,我坐了下来。
  一
  哦,下雪了,正当我在
  纷纷扬扬的大雪中独自徘徊
  亲爱的,你像一阵风裹着的雪团
  砰的一声扑进了我的胸怀
  哦,亲爱的,你不再是个女孩
  连鬓角也被无情的岁月染白
  可茫茫风雪中,我猛然发现
  你重现了年轻时身披婚纱的风采
  人生就是场感情的暴风雪
  我从诗情画意中走来
  二
  凛冽的暴风雪中冻僵的手指扳动着
  车轮的辐条,移动着历史的轮胎
  大汗淋漓,耗尽青春的年华
  前进的距离却是寸寸相挨
  抬头风雪漫漫,脚下白雪皑皑
  小风吹过,哆嗦得叫你说不出话来
  可要生存就得在苦寒中继续抗争
  这就是孕育着精神的冰和雪的年代
  人生就是场冷酷的暴风雪
  我从冰天雪地中走来
  三
  这首小诗完成的一刻
  结束了一场精神的折磨
  别错认为我不修边幅
  其实我早已失魂落魄
  没人能理解你此时的心境
  没有人倾听你真诚的述说
  也没有朋友赶来相聚
  喝一杯,以得到一时的解脱
  清茶一杯,自斟自酌
  生活清苦算不得什么
  最怕感情的大起大落后
  独自一个人承受寂寞
  年年如此,日月如梭
  远离名利也远离污浊
  就这样在荒凉僻静的一角
  我写我心中想唱的歌
  念完诗,他睁大眼睛看着我,似在征求我的意见,又向在等待我的鼓励,我的眼睛潮湿了。我明白,这是他情感的火焰点燃了,诗人身上诗歌的灵光涌动起来了,我不知道他这是写给谁的,但是我感到一种快乐的恐惧。
  这时,手机响了,刘小伟意见到了门卫室,我让司徒等着,我赶忙去接。按照康复中心的规定,客人探视外出要签字担保,刘小伟做了这些手续,非要拉着我们去外边吃饭。
  中心附近的一个小餐厅,人很清静,要了四菜一汤,还有一些啤酒,司徒不断的抽着烟,一只接着一只,根本用不上打火机。刘小伟找服务员要了几个火机递给司徒,司徒说:“不要这个,这里不让用发火机,连香烟也要一只一只的找护士要才能抽的。
  抽着烟,司徒不断的给刘小伟讲诗,一谈到诗他眉飞色舞,依然神采飞扬地谈论着对诗歌和岁月的感受,我有一种兴奋和沉重同时伴随的感觉。
  我让司徒吃饭,这是他才歉意的笑笑,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生命以如此近乎残忍而完美的方式表述着生命。刘小伟的眼里不时的闪现着泪花。是的,司徒在精神病院里的生命抗争,无意间构成了与整个当代中国诗坛的原质对峙——在茫然而寒冷的夜空,一阵阵呼啸的声音,在狂书着诗歌血性的出处。规定回去的时间到了,司徒吃过饭以后,眼里闪现着快乐的神韵,我暗示刘小伟不能让他过于激动,于是我们送他回去。楼门“咔嚓”一声锁上的一刻,一转眼他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与刘小伟分手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心灵中的挣扎,而我已经习惯了,只是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反复的说:拜托,拜托。刘小伟深深的点着头,含泪而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