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435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连载)越过死亡(三十九)

(2007-07-13 13:00:52)
标签:

文化

爱情

家庭

分类: 长篇小说《越过死亡》
   11
  怨恨对于精神疾病的患者而言,是必不可少的病理特征,可是社会上大多数人会认为他们的心态问题,心眼儿小,想不开,往往推论为心理反应,歧视就形成了。唯有病人对清楚自己的心态,怨恨是无由的。一旦烦躁起来,会努力的寻找原因,一旦有了发泄的出口,不论是谁,尤其是那些狂躁型的病人,许多的恶性事情就是这样导致的。我差不多应该是久病成医了,所以对于病人的理解往往胜过那些医护工作者,因为他们没有这种体会。
  康宏从西藏回来之后,召集了全体会议,作为人员交换,采取主动报名的方式选择赴藏人员。
  精神病院的医生的工作无疑是最危险的,这些天,常常听到病人袭击医护人员的事件,死亡的事情也有发生。对于汉族医生,因为人文特点的不同,对西藏历来就有一种恐惧感,认为那里的文化是野蛮的,人也是凶悍的,连康宏自己都有这种心理,所以派出的工作十分难做,即使是提高报酬,康宏决定自己亲自带队一年,他跟我商量过以后我没有意见,但是明显的感到他不放心我,怕我的病有反复。加上人们告诉他我经常去司徒那里聊天,最让他担心的是怕我受到影响过多,实际上我已经意识到影响了。最近,我甚至有些羡慕司徒的生活,让心性自由的放任,反正人们已经知道自己的不正常了,不如由着性子发展,让精神上充分自由,我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已经开始特例独行的。我痴迷于文字之后,对工作上的问题已经淡漠,凡是工作上的事情,康宏跟我商量的时候我异常的烦躁,甚至不负责任的推托,我似乎全部的精力已经转到了文学上,他回家三天了,我常常盼望了他马上回到他的屋里,不要跟我交流,而我坐在电脑前几乎不分昼夜。关于他要一年去西藏的决定,我甚至心中有一种窃喜,我自由了。
  开会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报名,这让开会非常烦恼,总不能强行安排,无奈只能从社会上招聘志愿者,当然条件十分的优厚。
  其实我内心也在为康宏担心,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怕他长期真正的跟藏民打交道的时候未必适应他们的豪爽,康宏的性格过于知识分子的特点,缺乏与三教九流打交道的手段。德国的教育模式已经沁入他的行为习惯中,所谓显得非常呆板,这也正是我对他的隔阂的原因,不是去过的隔阂,是性格的差异。
  我甚至优秀后悔当初决定建立分中心的决定,现在的我基本上已经没有事业心了,或者说事业心已经转移,对于他真的走了,终究有些不忍。
  有点老夫老妻的感觉了。
  康宏说,就一年,放心吧。
  为康宏赴藏的欢送会上,他喝得有点儿高,回到家里,开了门,灯还没开,他就一把把我搂住了,然后笨手笨脚的摸索我的衣服扣子,我把他引到客厅的中间,自己主动的解开的衣服。已经很好时间没有做爱了。这次来点儿我们藏族风情,拿地板当了沙土地。
  他伏在我的身上,呼出的酒气更加浓重了。
  “我走了你会想我吗?”他说着挺进我的身体。
  我浑身一紧,点点头,嗯字也没有说出来。
  “你会不会对我不忠诚。”他狠狠的一下。
  我不答,挺起下身,全面的迎合他。他疯狂起来,想捣蒜一样的动作着,狂叫着,仿佛是发泄,又像是激情,我来不及反应,他已经射精了。
  完事之后,我躺在我身边,我们共同躺在地板上,他伤感的说:“我要走了,虽然是暂时分开,我却说不出来的难受,我突然意识到,你可能一直没有爱过我。”
  我没有说话,轻轻的把手放在他的胸前。
  “你说!”他闭着眼睛再次强调。
  “什么是爱?你难道清楚,爱如果能够说的清楚人活着还有意义吗?其实我们每个人关于这个答案都是无知的,因此也都在欺骗自己。”我柔静的说,
  “或许吧,你会离开我吗?”
  “现实中不会,精神上的游离可能会有,但我终究是现实的,不然也早就疯了。”
  “这是爱吗?”他抬起头来说。
  “难道不是吗?”我一字一句的回答。
  他又搂住了我,有一种脆弱的东西表现出来,我回应着他,将他的头放在我的臂弯里,他像个孩子。
  三天后,他去了西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