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515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连载)越过死亡(三十四)

(2007-07-11 03:10:34)
标签:

家庭

爱情

分类: 长篇小说《越过死亡》
 

  6
  其实,对于一些人来说,当他(她)感到痛苦、郁闷的时候,他们的要求是相当卑微的,或许仅仅是一句话,一个眼神。抑郁病患者的心灵无异是最脆弱的,否则也不会患病,所谓的人文关怀对正常人而言,或许微不足道,而于他们,也许就是救命之恩。单纯的大道理是没有意义的,关怀也未必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许仅仅是举手之劳。
  这里边有一个重要的观念,理解。
  也许理解别人恰恰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是人与人,其实并没有什么质的区别,既然知道对方的心理承受力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为什么要刺激他们,为了一时的心理之快吗?可能给对方带来的就是终生的痛苦,所谓的爱心,爱人之心,也是慈悲之心,应该是点点滴滴的。当然,我突然意识到,抑郁症患者本身更应该知道这个道理,不是为了别人,首先是为了自己。
  也许正是理解的要求是最困难的,那么只能忽略。
    我的那些抑郁症的朋友,我真的想马上告诉他们忽略的意义,不管是否能够做到,但这两个字应该是经典。
    北京之行还是顺利的,抑郁症文学的选题正是社会关注的重点,唯一需要让大家明白的是,诗歌不是宣泄黑暗,而是歌颂光明。仅仅的心里释放只是手段,治疗同样不能忽视,我意识到,康宏是有道理的,这次回去,我准备好好的跟他谈谈,心的调整,就在一念之间
  推开家里的门,康宏已经坐在客厅看电视了,见我回来,笑眯眯的说:“回来了?知道家的意义了吧?才自己出去两天就差点毁在那里。”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
  “吃饭吧?还等着你呢?”说着站起来去餐厅打开了灯。
  我狼吞虎咽,他饶有兴趣的看着,然后说:“钱被抢了?”
  “我一个人不愿意吃。”我嘴里塞着饭说。
  吃过晚饭之后,我去洗澡,出来之后康宏还坐在客厅等我,我竟自和他并排坐在沙发上。
  “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他油腔滑调的说。
  “是有些感慨,不过我想问,你觉得我是不是有复发了?”
  “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就怕你有思想负担,其实你不过是一种情绪而已,与病没有关系。当时我感觉你有问题的时候立刻给丹增打了电话,让他安慰一下你。怀旧是人的正常心理,偶尔的情绪波动是正常的。”
  “你为什么认为他打电话就能缓解问题,你认为我更需要他吗?”我严肃的说。
  “是,那个时候是的,因为你的无理智状态只有他的理性才能克制你,我相信他的作用。”
  “根据是什么?”
  “根据是他已经走出了抑郁,并不客观的看待事物,所以他才能说服你,何况你的病的心结就在于他,他不再病态的时候,一定是客观的,因为他尊重你们的感情,或者是亲情。”
  我点点头,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可以问一个不该问的问题吗?”
   “你觉得他还爱我吗?”我直视着康宏说。
   “你们的感情早已转化为亲情,用爱说明是浅薄的,当然,那种男女间的激情已经不存在了,我不知道你理解的爱是哪种意义。”
   “我明白了。知道我为什么问你吗?”
   “我比你本人更清楚,放不下的是你,但是朦胧也许会是另一种意义的存在,弄清楚有意义吗?人生苦短,你都什么年龄了?他呢?六十岁了,还能像孩子?”
   “女人,偶尔会有童真的心态,当然男人也会有老顽童的情况,不过娱乐心理重了,你懂吗?”
   “我们的关系你就没有过嫉妒?”我说。
   “有过,但是你这种傻瓜只能让人怜惜,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和丹增的心态是一样的,没有区别。但我是你的丈夫,他不是,我为什么要那么狭隘?何况大家是朋友。”
   我摇摇头。
  “不说了,你好好休息,那天我慢慢讲给你,傻瓜。”说着他拍拍我的头,开始看起了足球。我进了自己的屋子,准备睡个好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