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515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连载)越过死亡(三十二)

(2007-07-10 17:05:54)
标签:

文化

科学

分类: 长篇小说《越过死亡》
   4
  护士从刘郁闷的抽屉里发现了他的日记,其中的两则我复印了下来,这应该是他的最真实的症状陈述,对于医生的治疗应该是有价值的。
     (一)
  没有抑郁症的人绝对不会理解这种病的痛苦,特别的狂躁型的抑郁症患者,以我本人的体会,一旦症状出现,绝非理智可以克制。吸毒的人毒瘾一旦复发的感觉或许就是这种感觉,我虽然没有吸过毒,但完全可以想象。因为抑郁症的狂躁类似于此。失控,心慌的厉害,浑身虚汗,双手胀热,真的恨不得挠墙的感觉。
  此时拒绝规劝又强烈的渴望关注,希望得到安慰有特别反感同情。
  当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的时候,恐惧来自与无由的憎恨,大脑不断的像电影一样的闪现过往的一切,包括同年的故事,突然间回忆起一件事情,比如自己的故去的父亲所受到过社会的伤害,便可以联想到自己的某些过错而深深的自责,从而感到绝望,因为无法补偿。这时,哪怕是一个电话的骚扰也会有可能骂将起来,使对方莫明其妙,然后自己获得快感。可同时又是那样的需要安抚,哪怕是一句话的关怀,而不是无视!!
  当觉得悲哀的时候,感觉一种被社会遗弃的伤感,认为别人的不义,从而愤愤然,结果是,心跳加速,生理反应异常强烈。其实大脑却非常的清醒,应该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却不愿意规范自己,因为规范的同时是身体的不适。比如想哭,想笑,想喊。最后想到自杀。
  这样的心理全过程,往往就在突然间爆发的,没有人会感到内在的变化过程,连自己也防备不了。
  记得抑郁症作家严歌苓回忆,她在病情加重时,创下过34天不合眼的纪录。她经常烦躁不安,觉得了无生趣,有时却又突发奇想,打算抛下一切,自顾自地回国去。甚至在雪地上浪漫地散步时,她也会突然想“干脆倒下去,再也不要起来”。
  我想,一旦抑郁症患者犯病的时候,不会有人真的可以适时的体会他们当时的状态,除了医学的治疗,能够达到心理自救的只有自己。克制,仅仅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找到适合自己的宣泄方式,比如,我喜欢文字,那么我不停的写而不去思索其他。
  只要心里抱定一个观念,活着,为了生活的责任。
  战胜疾病同样需要勇气和信念,不管它有多难,这是一个强者的选择,而弱者选择的是抱怨,抱怨的结果必然是委屈,委屈就会憎恨,恨是可以毁灭一切的,从而才是真正的悲哀。
  (二)
  啊!!!!我不断的这样想喊,但是不能,周围是一双双正常的眼睛,在我看来是那样的无辜可怜。我的胸很堵,呼吸感到沉闷,透不过气来,与气候无关。
  我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一切,也就只能强颜做笑,甚至寄托于网络上的无聊谩骂或调侃,幸亏还有网络,没有人知道我是真的假的。这病痛什么时候可以解脱,解脱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什么是幸福的所在?当一切变成无望和乏味,即便是健康有如何能解决生命的空虚,唯有死亡。
  可不敢死,不如说不想死,不想死不是因为对自己生命的珍惜,生命已经早已微不足道了,留恋的东西太少了。
  只是可怜那些无辜的人们。
  泪水迷蒙了眼睛,我恨许多的人,人心如此的冷酷和麻木,犹如行刑时的看客!
  我要杀了你们。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东西,心真的像铁一样的坚硬?
  我憎恨你们的嬉戏,犹如鄙视无耻,无耻的还有我,还有我这死有余辜的傻瓜。
  冷汗淋漓,这是我的血吗?我的血管里的血在奔流着,顺着毛孔涌出皮肤,我身上到处是血,我快意的笑着。
  当我打出这样的文字,我的心情稍稍有些平缓,我知道我干了什么。后果对我已经失去了意义,犹如我轻视的生命。
  有了快感你就喊,只是我的手唯一可以支配的我自己。
     (三)
    居然是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
  怎么会是这样?
  人性是如此的自私!太可恶了!善良只是虚伪的标榜?善良只是骗取热情的言辞?善良是什么?良心的尺度,可是良心在哪里?人们。
  为什么置我于死地而不顾?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是疯子吗?
  我是疯了,但我没有杀过人,我从来没有,我被侮辱的日子也没有杀过人,我只是诅咒,我的诅咒是灵验的,你们害怕了吗?我狂笑着。
  那赵家的狗死了吗?我恨它。
  是它剥夺了我的一切,一切我寄托中的东西,它是一条疯狗,比我还疯的狗。我要咬死它。
       我疯了会怎么样?不要怜悯我,我是被逼疯的,是被自私逼疯的,那怜悯犹如娼妓被玩弄之后的惨白的脸,以及嫖客的狰狞的卑鄙的笑。
  我的尸体已经不能复活,不能了,不能了,不能了。
  凌空之下的,是最为壮观的烟花,这是璀璨后的最后一抹眩目,它只能属于我自己,请不要争抢这辉煌,你们不配。
  杀了我还要做慈悲的牧师?到底是谁可怜?
  可怜的是你们,没有人性的是你们!
  我终于可以解脱了。
    看了他的日记,我突然想,没有抑郁症的人绝对不会理解这种病的痛苦,特别的狂躁型的抑郁症患者,以我本人的体会,一旦症状出现,绝非理智可以克制。吸毒的人毒瘾一旦复发的感觉或许就是这种感觉,我虽然没有吸过毒,但完全可以想象。因为抑郁症的狂躁类似于此。失控,心慌的厉害,浑身虚汗,双手胀热,真的恨不得挠墙的感觉。
  此时拒绝规劝又强烈的渴望关注,希望得到安慰有特别反感同情。
  当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的时候,恐惧来自与无由的憎恨,大脑不断的像电影一样的闪现过往的一切,包括同年的故事,突然间回忆起一件事情,比如自己的故去的父亲所受到过社会的伤害,便可以联想到自己的某些过错而深深的自责,从而感到绝望,因为无法补偿。这是,哪怕是一个电话的骚扰也会有可能骂将起来,使对方莫明其妙,然后自己获得快感。
  偶尔又会觉得悲哀,感觉一种被社会遗弃的伤感,认为别人的不义,而愤愤然。
  其实大脑异常的清醒,应该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却不愿意规范自己,因为规范的同时是身体的不适。比如想哭,想笑,想喊。最后想到自杀。
  这样的心理全过程,往往就在突然间爆发的,没有人会感到内在的变化过程,连自己也防备不了。
  记得抑郁症作家严歌苓回忆,她在病情加重时,创下过34天不合眼的纪录。她经常烦躁不安,觉得了无生趣,有时却又突发奇想,打算抛下一切,自顾自地回国去。甚至在雪地上浪漫地散步时,她也会突然想“干脆倒下去,再也不要起来”。
  我想,一旦抑郁症患者犯病的时候,不会有人真的可以适时的体会他们当时的状态,除了医学的治疗,能够达到心理自救的只有自己。克制,仅仅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找到适合自己的宣泄方式,比如,我喜欢文字,那么我不停的写而不去思索其他。
  还有观念--活着,为了生活的责任。
  战胜疾病同样需要勇气和信念,不管它有多难,这是一个强者的选择,而弱者选择的是抱怨,抱怨的结果必然是委屈,委屈就会憎恨,恨是可以毁灭一切的,从而才是真正的悲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