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274
  • 关注人气:6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连载)越过死亡(二十二)

(2007-07-08 18:24:45)
标签:

爱情

分类: 长篇小说《越过死亡》
   22
  当我把林红装病的情况告诉康宏的时候,他笑了驳斥我:“为了一段感情的失落而不惜伤害身体,大量的服用精神病人的药剂你认为正常吗?”继而强调说一些精神病人虽然在某些方面失去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但在另一些方面却会表现出超出正常人能力。例如,轻躁狂症病人可有联想加速、口若悬河、幽默诙谐、记忆增强的表现;同时也可能性欲亢进,喜欢接近异性。一些精神病人,他们的身体对外界的适应能力特别强,有的精神病人在外流浪多年,长期挨饿受冻,身体却无大碍。正常人很难想象。不过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目前还没能搞清楚。但很多人都知道,在精神病人当中,有不少是天才。人类的一切疾病,都是身体的某一部分出现了问题,比如一个得了心脏病的人,他的肝脏、肠胃及全身大部分器官可能都是好的。但你不能因为他其他都好就否认他是心脏病人。精神病也是一样,你不能因为他的大量的正常行为,就否认他的少量反常行为,恰恰相反,那些反常行为才是体现他的病情的特征,尽管他可能不易发现。正常人装病的现象确实也存在,但毕竟是极少数,这样做的难度很大,专业人员很容易就能识破,如果说要买通医生作假,这个医生本人也要承担很大风险。
  其实这正是我所困惑的,不是因为林红,而是因为我或丹增,如果我们不去说,社会上没有人发现我们有精神障碍,包括身边的亲友,即使是我对丹增的认识,多年的误会也是否认他的病态因素,总觉得他是纯道德问题,正如林红对男人的看法,很容易形成推理。越是这样想,就越是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恨他,基本都是因为情感的嫉妒,夸张他与的女人的关系,即使因为他的一点点“证据”而大肆渲染。当然,丹增本身就是一个病人,性幻觉同样会造成他对更多的女人的骚扰与挑逗,这就是我们分手十年之后不能关系正常化的事实的唯一合理解释,我心里明明清楚,但康宏的医学求证才会真的解除我的思想根源。
  林红似乎要比我幸运的多,至少她的恨是单纯的,对方是正常人,不会诱使女人天生的怜惜之心,恨慢慢的弱化在于她慢慢的忘记对方。所谓时间的作用。
  经过一段时间的用药,林红果然开朗了,不再祥林嫂般的提起往事,常常给我将一些他们学校的故事,甚至讲如何的注意女人的保健与化妆,康宏的试验成功了。
  林红出院的时候,非常优雅的与医护人员道谢,对于康宏,不好意思的道歉与感谢,对我也有些恋恋不舍。随着林红的出院,我的监禁生活也结束了。
  回到家里之后,我感到了自由的可贵,也理解了康宏的煞费苦心。我觉得自己轻松多了。当晚,康宏接通了丹增家的电话,丹增的声音恍如隔世,但语调是轻松的。
  “记住,人世间真的因为没有血缘关系而形成亲情关系的唯一解释就是爱,希望你懂。”丹增说。
  我点头,热泪盈眶。
  丹增出院以后,仍然在康宏的指导下坚持用药,根据康宏的解释,这种连续用药不能少于三年,很多人错误地以为这类病与其他疾病一样,只要病好了就不必继续服药,甚至担心长期服药会危害身体健康,影响大脑、心脏、肝脏等器官的功能而停止用药。这恰恰是给病症的复发埋下隐患。但是药物维持治疗的种类和剂量应当因人而异,主要是根据病人对药物的敏感程度来确定。
  康复网站的站长工作进行了调整,正如康宏所建议,网站成了中心的宣传窗口,不再是单纯的网友交流平台,这样我对丹增的网络人格变异的逆反心里也得到了控制,尽管仍然对他那段时间的网络调情的文字耿耿于怀,伤心于他对我的刺激的不人道,由此推断他的自私,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不再完美,每每想起那些刺激我的文字,让我几乎抹杀了我们过去交往的一切美好情结,他永远不会想到,在我的心目中他再也调动不了我对于我们之间爱情的信念了,他成了一个小丑,剩下的只是怜悯。
  这或许是一种释然。
  这些日子每天晚上我都会跟康宏出去散步,俨然老夫老妻的淡然和平和。仲春的傍晚,已经有了夏的感觉,微风和煦,人影如织。人们也仿佛一下子将心情悠闲起来,一趋以前寒冬带来的畏缩,舒展的不仅是身姿,还有精神风貌。企盼春天带来的好运,洋溢在人们热切的神韵中。街口的那一排排的小餐厅,已有门前的小桌支起来,三两好友,贪杯对饮,桌上的菜肴并不十分丰盛,往往是一碟小菜,一盘海货,这就是海南人的雅趣,不仅平民,也许这就是这个城市特殊的情结,凝聚着码头文化的传统特色,人们对露天酒桌特外喜欢,无论身份如何,地位多高。但是,酒友是要讲究的,不是应酬的关系,不是利益的关系,只能是交情极深的那种好友,否则喝不出感觉。春天的露天小桌,少了夏日的排排热浪,清爽中,情致盎然。
  过去期盼的就是与丹增一起这样喝酒,所以每每路经这样的地方总是禁不住默默的痴想着、伤感着,从不愿多看一眼,现在心结不在了,一切变得简简单单了。其实都是心态编成的故事,而又把这故事串接成不能忘怀的往事,往事就沉甸甸的了。
  珍惜是需要交换的,伤害也许仅仅是一念之间的事情,没有理由,我永远无法原谅他对我的伤害,这么想绝对不再是因为病态,而是因为解脱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