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435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连载)越过死亡(二十)

(2007-07-08 09:22:27)
标签:

爱情

家庭

分类: 长篇小说《越过死亡》
   20
  康宏去了石家庄,说是三天后回来,我一个人躺在宽敞的客厅里打开了所有的灯光,以前我最怕灯光,我喜欢一个人在黑暗中思索。今天康宏不在家,我竟有一丝说不出来的轻松,尽管我们互不干扰,但还是让我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具体压力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打开冰箱,取出半个西瓜,用勺子一口一口慢慢的吃着,电视里是千篇一律的电视剧、广告、新闻、总之一个也不想看,我不看电视已经许多年了。
  我想,这就是我未来惯常的生活?两个人的世界,即使是恩恩爱爱。康宏却是是个不错的男人,事业有成,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懂得谦让。这一点的确比丹增强了许多倍。而丹增的小性儿,自私,花心,易变都是致命的缺点。可是,尽管康宏努力的把我拉回现实,我还是觉得与丹增在一起的快乐无人能够企及。重要的是我们的默契。尽管他深深的伤害了我,由于他的病态意识,但是他同样无法回避,我们在一起的感觉是唯一快乐的。
  这快乐成了我们共同的回忆。我默默的从一个小盒子里取出一对酒杯,那是丹增留给我的唯一礼物了,这是一对青瓷的清代对杯,是丹增去北京开会的时候特意买回来的,他说,将来我们一起喝酒专用。我们曾经相约,白发聚首。美酒,火炉,飘雪,聊天,仿佛是来自天外的风情而远离尘嚣。丝丝缕缕,最是那目光一抹的温柔。于高谈阔论间的默契,薇醺。踏青远足,看怪石嶙峋,古物散落,一片彩陶、一块卵石,乐不思蜀。博古论今,彼此聆听时的牵手,冲动着相逢很晚的喜悦。这一切也只有跟丹增一切才会另我迷离,因为我们太相像了,没有人能取代我们彼此。我感慨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和康宏相比,丹增无疑就是疯子,他没有底线,缺乏理性,过于浪漫,但我却无法否认这正是我需要的东西。
  尽管,医学证明了我们都是病人,如果我们生活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世界,这还算病吗?我并不反感这个世界,只能说我们无缘,没有相依之缘,否则坚信我们会让对方幸福。
  想到这里,我真想给丹增打个电话,哪怕只是听听他的声音,我不明白,为什么看见他就是抱怨和憎恨,远离他却是思念和怀想。
  差不多后半夜了,我又开始失眠,只要想到丹增,我的脑子里就像过电影一样的活跃起来,以前的事情实在没有什么可想的时候,又想起他前一个时期的网络表现,分析他为什么讨好那些女网友,一定心存不轨。他的滥性与花心,这时我又把这表现归类为道德问题了,我开始否认他的病态,我不相信病态会那样,在网络中他像另一个人一样的儒雅大度,一点儿都没有他现实的影子,调情的时候如此的幽默,敏感而不放过机会。
  流氓!我突然腹诽起来,恨意萌生。最好让人们都认识他好了,知道他到底怎么回事儿。多么典型的人格分裂。
  不过,我相信自己的巫性,已经很多次应验了。已经是凌晨3点,终于一丝困意袭来。
  康宏从石家庄回来的时候有些兴奋,他说中医疗法才会治本。晚上又滔滔不绝的跟我讲起中医的治疗原理。中医学认为,七情六欲过于旺盛,就会造成人体内部功能失调,形成积液。比如忧愁过度、受到惊吓等都有可能使人消化不良、心脏功能紊乱.积液过多,再加上肝火炽盛,就会炼液为痰。肝痰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就会迷蒙心窍,产生精神错乱。中医精神病专科门诊部所使用的中药正是根据中国传统医学的理论,从先人朴实的实践中总结出的精华。据史料记载,中国古代将癫与狂都看作是精神失常的疾患。癫证jqk阴症]以沉默痴呆,语无伦次,静而多喜为特征;狂证jqk阳症]以喧扰不宁,躁妄打骂,动而多怒为特征。因二者在症状上不能截然分开,又能相互转化,故癫狂并称。多见于青壮年。癫狂证与先天禀赋和体质强弱亦有密切关系,如禀赋素足,体质健壮,阴平阳秘,虽受七情刺激亦只有短暂的情志失畅,并不为病。反之,遇有惊骇悲恐,意志不遂,则往往七情内伤,阴阳失调而发病。禀赋不足往往是家族性的。
  按照这种推理,这类基本源于人体内的器官上的病理,有针对性的加以调治,比单纯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西医治法听起来科学多了,康宏还提出藏药代替的大胆尝试,如果成果,意义重大。
  我告诉康宏,我昨天又开始失眠了,还是丹增情结。康宏问我想到什么,我告诉他我还是围绕者死亡问题考虑,但与自杀无关。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抑郁症患者大多数是追求自杀体验,而我常常希望的是别人死亡。康宏告诉我,抑郁症患者半数左右会出现自杀观念。偶尔病人会出现所谓"扩大性自杀",病人可在杀死数人后再自杀,导致极严重的后果。丹增问我是否喜欢诅咒,我坦白的告诉他,我并不是念叨咒语,仅仅的意念的反复强调,而且按照我的意念,凡是应验的一些事情加深了我对自己意念的自信程度,我已经怀疑自己的巫师效果了。他却认为某些巧合支持了我的臆想。可我不解的是巧合应该仅仅是一两件事情的发生,而事实上,凡是我用意念涉及的人全都一点不差的兑现了效果,这真的很奇怪。
  幻觉和妄想属于抑郁症重症,康宏并不认为我属于重症类型,但是他听了我的陈述,还是决定先在我身上尝试他新的治疗方案,采用中医用药,配方是通过直接调节中枢神经平衡,阻滞神经末梢及抑制神经原对去甲肾上腺素的回收,增加了可供利用的去甲肾上腺素量,理气开窍、养心安神、疏肝泄火、化瘀理气功能,能快速调节脏腑功能及气血津液之运行。从而达到治疗目的。康宏亲自配置汤剂,每晚给我熬药,我们两个人似乎非常隆重的面对一项有意义的人类工程,康宏再一次感动了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