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哲
冯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435
  • 关注人气: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连载)越过死亡(十九)

(2007-07-08 01:09:10)
标签:

爱情

分类: 长篇小说《越过死亡》
   19
    早晨醒来之后,见康宏还在电脑前聚精会神,我买了早点回来,见他没有反应,忙说:“康老师,您是否用早点?”他没有答应我。我“啪”的拍了一下他肩膀,“啊!”他显然吓了一跳,见是我,遥了遥头。
  “你今天怎么了?不吃早点?”今天可是我买的,阿姨还没来。
  “一定不能常规治疗。”他所问非所答。
  “什么?”
  “情感型抑郁症。”
  “嗯。”我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
  “精神疾病所造成的负担,在目前中国疾病总负担中排名第一,已经超过心脑血管、糖尿病和恶性肿瘤等疾患。在中国,只有5%的抑郁症患者能够得到治疗。精神分裂症因为表现较为激烈而容易被发现,治疗比例也仅为20%-30%。如果不能根除,复发时就医,对患者来说,这辈子人就完了。”
  我点点头。
  “西医也就那些药物,中医也只是配合。你说怎么办?你都疑惑,吓死我了。”
  他用一只手握住我的手说:“你别害怕,你不到那个程度,不然我也不会跟你说这个。”
  见我没说话他继续说:“患者的自制力非常重要,这取决于患者的素质,比如你和丹增,病情要重于林红,但你们都控制的不错,长期没有就医,完全是靠毅力,一般患者怕的是自己意识到精神上有问题,并且已经被社会知道,就是人们常说的破罐破摔,由着自己的性子发展,这样抑郁症很容易转成精神分裂,就是人们常说的花痴。”
  “有的人是不是性格问题?”我问。
  “那要看心理基础,当然有些人道德意识比较淡泊,滥性是另外一种,比如丹增,你别介意,他说自己一度滥性,有道德的因素,更多的就是心理需求,他有时并不自知,只是特定环境需要。”
  “你是说他对我也是这样?”
  “不是,这种滥性的行为发生了不会有第二次,因为他清醒之后总会有负疚感,或者根本没有感觉,对方一旦认真,他就放弃了,我了解到你们的情况是他最好的心理时期,不是你们之间有什么感情基础,而是你们在对方身上找到了精神满足,你们精神的愉快大于肉体感受,或者说精神补充了肉体。”
  “是这样,他的性效果一般,可是我总是忘不了,主要还是精神的吻合,我们肆无忌惮没有心理障碍,对不起。’
  “没关系,我是大夫。”康宏一直握着我的手说。
  “这样一来对方怎么样就不重要的,只要是对方的就是好的。”
  “对!太对了。比如我和你与丹增同时在一起,即使他在轮椅上,我还是愿意他对我性抚慰,似乎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对男人厌恶。不是对他的忠贞。当然,这是仅就性而言,而我爱他还是喜欢他的才华,尽管他并不出色。”
  “你说出来很好。我知道怎么对你治疗了。”
  “丹增的问题跟我一样吗?”
  “不一样,他不是情感性的抑郁,而是社会压力起因的,自卑感,虚荣心造成。你给他这方面的满足对他是一种安慰,在你的身上他看到强悍,互补了他的孱弱。你们的互补性太强了,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守着这种感情。但他要好治一点。他老了,而且身体状态反而让他踏实了,他不会再在感情上过于追求,有他妻子和你的存在,他已经满足了,现在是疲惫。”
  “那为什么他不告诉我这种心态?”
  “他说早就告诉过你,你不相信,因为你一直觉得他花心。”
  “我明白了。”
  “好吧,吃饭,明天我准备去石家庄。考察他们的中医临床经验。”
  我心里开朗了许多,康宏真是一个好人,善解人意的好男人,我会慢慢爱上他的,我心里想。
  晚上康宏回家之后,洗完澡正要休息,我悄悄的潜到他的屋里嬉皮笑脸的说:“你说我早上跟你讲了一些心态你就有办法了,什么办法?”
  康宏笑了,抓了抓我的头发。
  “我明白了,通过做爱?”
  “对,超常规做爱,冲淡你原来的记忆。”
  “怎么超?”
  “哈哈,我不能现在告诉你,否则就没有意义了。”
    “我觉得这是土办法,而且针对我一个人的,你总不能对全国的女患者都普及使用吧?”我嘲笑的说。
    “医学上对于继发性的病症可以通过淡化病源基础治疗,这只是一种方式,我跟你有开玩笑的性质,实际上你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都快成我的助手了。”
    “美的你!我就是病人。”
    “好好,我的病号。”他说着用手拉着我就往外走,我跟着他,一直被他拉到淋浴间。
    “我不洗澡!”
     他不理我,竟自脱掉我的睡衣,把我放在镜子前的梳妆台上,我坐在那里看他,他说:“你看着我,不要闭眼。”
     我听他摆布。
     他慢慢的除掉我的内裤,然后说:“你什么也不要想,知道气功不?”
     我点点头,什么也没想,也没有任何感觉。
     他把自己的生殖器慢慢插入我的阴道,然后说:“你不要想,只是感受,感受局部,集中精力。”
     我闭上眼睛。
    “睁开眼,看着我。”
     我被他的气势感染着,如同被瑜珈状态引导,凝神平息,我没见过这样做爱的,想笑。他突然重重的给了我一下,我一震。看着他,仿佛慢慢进入性的感觉中,忽视了对方的存在,欲望一点点回升,双手抓住他的双肩,他并不动我,只是机械的动作,舒张有度,我的意识渐渐的浓缩了,犹如远古的野性膨发,直到我彻底达到高潮,他才随之就范。
     完事之后,他帮我擦洗,“古代气功中有一种男女双修,懂吗?”他说着将我抱回沙发,我躺在那里,他放了一杯水在茶几上,然后打开电脑。
  康宏去了石家庄,说是三天后回来,我一个人躺在宽敞的客厅里打开了所有的灯光,以前我最怕灯光,我喜欢一个人在黑暗中思索。今天康宏不在家,我竟有一丝说不出来的轻松,尽管我们互不干扰,但还是让我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具体压力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打开冰箱,取出半个西瓜,用勺子一口一口慢慢的吃着,电视里是千篇一律的电视剧、广告、新闻、总之一个也不想看,我不看电视已经许多年了。
  我想,这就是我未来惯常的生活?两个人的世界,即使是恩恩爱爱。康宏却是是个不错的男人,事业有成,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懂得谦让。这一点的确比丹增强了许多倍。而丹增的小性儿,自私,花心,易变都是致命的缺点。可是,尽管康宏努力的把我拉回现实,我还是觉得与丹增在一起的快乐无人能够企及。重要的是我们的默契。尽管他深深的伤害了我,由于他的病态意识,但是他同样无法回避,我们在一起的感觉是唯一快乐的。
  这快乐成了我们共同的回忆。我默默的从一个小盒子里取出一对酒杯,那是丹增留给我的唯一礼物了,这是一对青瓷的清代对杯,是丹增去北京开会的时候特意买回来的,他说,将来我们一起喝酒专用。我们曾经相约,白发聚首。美酒,火炉,飘雪,聊天,仿佛是来自天外的风情而远离尘嚣。丝丝缕缕,最是那目光一抹的温柔。于高谈阔论间的默契,薇醺。踏青远足,看怪石嶙峋,古物散落,一片彩陶、一块卵石,乐不思蜀。博古论今,彼此聆听时的牵手,冲动着相逢很晚的喜悦。这一切也只有跟丹增一切才会另我迷离,因为我们太相像了,没有人能取代我们彼此。我感慨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和康宏相比,丹增无疑就是疯子,他没有底线,缺乏理性,过于浪漫,但我却无法否认这正是我需要的东西。
   尽管,医学证明了我们都是病人,如果我们生活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世界,这还算病吗?我并不反感这个世界,只能说我们无缘,没有相依之缘,否则坚信我们会让对方幸福。
   想到这里,我真想给丹增打个电话,哪怕只是听听他的声音,我不明白,为什么看见他就是抱怨和憎恨,远离他却是思念和怀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