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闽老茂
南闽老茂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832
  • 关注人气:17,2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切事物的祝福》(组诗)

(2008-05-04 19:53:05)
标签:

原创诗歌

南闽老茂

文化

分类: 老茂写诗
 

(一)
你的怨恨,令我的痛楚上升到爱的高度
在时间的钟摆上,这越摆越高的两端

 

——我内心最实质的亲密对立面!

 

(二)
野荸荠花的弱小怀抱,紧搂着蝴蝶扑腾的情意
在路边,一场站立不稳的爱恋搅动了风声

 

我将渐渐走远,有人正赶来,脚步踢踏……

 

(三)
棉被覆盖着身体,一点一滴存储体温
我夜复一夜覆盖着睡梦

 

一种事物和一种人生
长时间相互取暖
平息着生活的起伏和反差

 

(四)
杂草丛生,一片荒芜
当他站在跟前——这拔草的人
风吹草摆足以令他多么空寞
草根在空地上蔓延,恰好掩映着另一种荒芜

 

土地上,这样的祝福,我无法以言语说出

 

(五)
人在消逝,兰花一朵朵在目光上燃烧
我内心中赠予你的,在你离去时
注定都凋零在目送上:当抵达只是你一个人

 

(六)
你将一面镜子深深楔入我的灵魂
明亮逼退阴暗,我有着洞彻后的赤贫可待增值

 

——我这样理解仇敌,当再也无可避免面对

 

(七)
一条开筑的道路,狠狠鞭向大地
我望见无边飞扬的尘土

 

令人屏住呼吸的逃亡——地球上最久远的居住者

 

(八)
不可预知的变故,一只碗在何时缺口
我生活的道具,留下啃啮的提示
当我从中获得微不足道的阅历——
在丛林顶世界,昆虫蚕食植物叶子,这之间
毒素产生与化解,历经亿万年的相生相息

 

(九)
以便退避,多少次我躲进了卑微——
那里野草收留了荒芜,攒下露珠,并在叶尖上
朝夕闪烁着浩瀚的幸福

 

(十)
死亡,将从粮食的手中接过我

 

从萌芽开始,追随秸杆抵达饱满的颗粒
——劳作,爱,甚至追悔,我都在这条路上往返
除了粮食,谁能如此完整地占有我的一生

 

(十一)
我怎么动身的?有三分之一是躺着
而后才是坐立或者行走——
在错综的一生,我准备了低姿态的足够源泉

 

(十二)
高耸的细叶桉知道,最先探入风声的灼痛
不过是我内心的一座塔尖——挺直人世间的一部分
由此而不断地学习并遗忘着妥协
(2008、3、10初稿,4月28日修改完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