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崔积宝李桂茹
崔积宝李桂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484
  • 关注人气:4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师生情缘

(2012-09-08 07:37:54)
标签:

良师

杨秀兰

感激

杂谈

师生情缘
演出前杨老师在镜子前为我们化妆
师生情缘
我演《贵妃醉酒》时,杨老师为我们画好妆后合影

 

师生情缘

                               ——我的良师益友杨秀兰女士(1)

 

    结识杨老师纯属缘分。那是2005年9月,即将退休的我到市老年大学欲报拉丁舞班来打发自己的退休生活。不料拉丁舞班名额已满,不再招收学员了。我看到贴在墙上的招生广告,偶然发现有京剧班,眼前立刻一亮,毫不犹豫地报了唯一由退休的专业京剧演员任教的京剧青衣中级班。开始了我退休后的学戏生涯。

    每到放学回家,我总能跟杨老师同路。原来,杨老师的家和我家在同一条街上,只隔着一条马路,站在杨老师家的卧室窗前能看到我家那座楼。

    班里的老学员们已经跟着杨老师学了五、六年了,而初来乍到的我被老师发现“刚来就会唱”,于是,老师对我格外关注,一定要我参加学校期末的汇报演出。我没有服装,跟班里同学又不熟,老师亲自为我向班里同学借。演出结束,老师对我说:“我发现你的演出基础很好,在台上特别放松,一点也不紧张。一看就知道,在单位准是个经常登台的文艺骨干!”我笑着点了点头,心想:老师真有经验!

    退休即过着候鸟生活的我,每年都有半年的课上不着,会有很多唱段和表演学不到。每到我去南方之前,杨老师总把我学不到的唱段加道白在家里单独为我录在录音带上,要我带到南方自己学。唱段和道白都可以自学,可身段和表演自己是学不会的。从南方回来后,我发现自己在表演班里完全跟不上同学们。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老师对我说:“你找时间到我家来吧,我个别给你补课。”

    于是,我每周抽半天时间到老师家补表演课。《凤还巢》和《贵妃醉酒》就是这样,杨老师几乎手把手地一招一式教会了我。老师对我说,学好了传统戏永远都是你个人的财富,因为她们都经过了时间和历史的考验。好剧目流传了上百年,到现在仍然是经典。由于表演基本功太差,刚学《贵妃醉酒》时,上场的投水袖我总是不对,杨老师用笔在纸上画了一张水袖走势流线图要我回家照着练,终于练会了。教戏时,老师反复对我说:“水袖是有灵魂的,不同人物、不同身份、不同心境投袖的分量一定不同。”

    有一次在老师家学《贵妃醉酒》前面杨玉环扬手背身回头看雁的动作,我一扬手,水袖刮倒了她家古董架上摆着的一套石雕马车中的一匹小马,我拿起一看,小马的头被摔断了。我十分内疚地看着老师,杨老师看我那紧张的样子,立刻笑着对我说:“没事、没事,把它放在后面,看不见的地方。”这件事让我既愧疚又感动,老师真是一位追求艺术,重友情而不拘小节的人。

    《贵妃醉酒》的后半部分重点要表现心理的戏,票友没人能演。老师鼓励我说:“现在唱和念都是你的长项,你的理解能力比别人都强,领悟比别人快,又善于动脑,戏是琢磨出来的,你现在需要提高对角色内心的理解,要演出人物的个性,演出深度,你把《贵妃醉酒》的后半部分也演出来吧,你能演。”每次杨老师教我戏,给我示范的时候总要告诫我:“不要模仿我,看会之后认真思考,然后变成自己的东西。”并反复告诉我:“学戏要学‘神’,不要象老师,要象人物。”每教一出戏之前,杨老师都先把该戏的时代背景、人物特点及每句唱词内涵的戏份交代给我们,并一再强调无论演出还是演唱,首先必须情绪对头,要演出人物的“情”。

    一次在老师家看她年轻时演的《西厢记》和《马前泼水》录像,这两出戏的角色崔莺莺和崔氏是性格、身份完全不同的古代女性,前者是大家闺秀、千金小姐,后者却是刁蛮的少妇,可老师演的都是那样入情入理,崔莺莺的端庄秀丽,文雅大方;演崔氏的泼辣简直都不像杨老师了,活脱脱一个火辣泼妇,但尺度把握得特别好,绝不失京剧的艺术之美。老师的教导和示范使我明白了演戏的真谛,去年演出的《凤还巢》和《贵妃醉酒》,小区负责企业文化的领导张娟和较内行的票友及同学们都说:“你演的程雪娥和杨玉环都很到位,特别是《贵妃醉酒》的后半部分,真演出了杨玉环酒醉之后的心境。”有位京剧老前辈说:“小李这两出戏演出了梅派的典雅。”还有的同学跟我说:“你是咱们班的演员!”每当听到这些赞扬,我心中会立刻升起对杨老师的感激之情,是老师教会了我怎样演戏。

    我能够有今天这样的成就,这其中凝结着杨老师多少心血啊!跟杨老师学身段的时候,她告诉我一定要把心里的戏演出来,每一个眼神,每一个手势都要准确表达人物的内心。只有这样,你的戏才能吸引观众、感染观众。

    学戏的过程中老师经常对我们说:“道白在戏中的分量很重,千斤道白四两唱,不会道白就谈不上演戏。”我们学过的每出戏,杨老师都把剧中道白给我录下来,让我反复听,反复练。开始,我的道白语气很好,就是声音不够亮,杨老师教给我找嗓音的共鸣,她给我示范的时候,出来的声音就像是对着话筒一样响亮。老师对我说:“你本来是亮嗓子,可道白的声音闷在里面没出来,你好好练,一定能出来!”我尝试着练了几次,果然效果很好。正因为如此,我去年的演出凭借地道的大段道白受到专业界的肯定。今年参加省里的票友大赛,我在《贵妃醉酒》中那段近似专业的道白更是赢得了评委们的一致好评,使我顺利获得了“名票”奖。就是这样,杨老师一步一步送我走上了“名票”之路。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