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茨园笑聊•成人童话》之:神仙有才

(2013-10-31 07:04:34)
标签:

茨园

茨园笑聊

居城散记

老家伙

情感

分类: 茨园笑聊

《茨园笑聊•成人童话》之:神仙有才

县统计局权威地公布了一组数据,说是男女比例失调,平均仨男人才能娶俩老婆。“假的吧?”我哥不信,还以自己为例延伸了质疑:“我们弟兄仨一个老婆都没呢,好歹给我们平均俩这数据才真实嘛!”

我哥三十大几的人了,多年来他执着于讨老婆的梦想,可我们家除了种地的还是种地的,撅屁股弯腰不少辛苦,却挣不下钱。为了尽早娶到老婆,我哥把他收获的麦子全攒了起来,可攒啊攒啊,几年过去了,连一个粮仓都没堆满,且据目测,每天好像还都要少一些。有天夜里,他悄悄躲在黑旮旯里双眼眨也不眨盯着那粮仓看。在夜静更深时,一只肥胖的老鼠像小胖那样胖着,居然还跷着二郎腿嚓哧嚓哧啃麦子吃。我哥受不了了,猛然站起,气愤地说:“你咋这样啊?还有没人性啊?那么多有钱人家的麦子你不去吃,干嘛偏偏吃我的,还他妈吃恁胖呀?”按理说,一连被人问了好几个“?”是该心怀惭愧的,但那老鼠淡定地剜了我哥一眼说:“哟哟哟,听你这问话像是个有知识有文化的,难道就不知道命里只有八粒米,走遍天下不满升的道理么?”我哥一愣,居然自己先心生惭愧了,不好意思地讪讪问道:“那你说该咋办嘛!”老鼠说:“我要是知道咋办还不成老鼠精了?嗯,你还是去问神仙好了呀!”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我哥猛然想起,山庄背后八百里伏牛山里住了好多好多神仙,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少的,当然,还有妖的、怪的。于是,我哥当即就暗下决心,好歹也要找一神仙问问自己哪天才能发财,哪天才能娶到老婆。

我哥是第二天出发的。一大早,他腰别菜刀,扛了半麻袋晒干的红薯面馍,脖上还像当年游击队挂地雷那样挂了俩葫芦,一只装满了酒,一只装满了水。而且,他是悄悄出庄的,也不知是他自私地怕我们跟去从而产生争抢老婆的场面还是无私,但却想给我们一个惊喜。

我哥走啊走啊,天擦黑,他来到一处城里人叫别墅的大宅院,看看四周连条狗都没有,就知道如果不能在这里过夜,就只能睡廖天野地了,喂蚊子事小,但喂了老虎则人生就没了意义。所以,他硬着头皮上前敲门。门吱哑开了,一个大肚子穿花裤衩趿着拖鞋但绝对慈眉善目的老人打量了我哥一番,好奇地问:“哟,恁晚还赶路啊?”我哥无奈地说:“还不是有事想找神仙问问嘛!”老人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说句“年轻人有前途嘛”就把我哥让进了屋,亲自下厨弄了盘油炸花生米,掂了瓶酒和我哥酒着菜着,而且第二天一早我哥要走时,还非塞给我哥一叠百元钞。那场景,有点像老丈人送女婿进京赶考,只是少了句“好孩子,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呀”,但我哥还是眼泪丝丝紧攥那钱问:“老先生,你为啥对我恁好啊?”老人“唉”一声长叹,蹲在地上眼泪丝丝地说:“不瞒你说呀,我女儿长得可好看了呀,但都二十八岁了,就因为天生哑巴,居然没一个上门提亲的!兄弟呀,看在我请你喝酒送你钱的份上,见神仙了,替我问问咋能让她会说话呀!”

我哥郑重点点头,在老人“等你凯旋呀”的依依不舍中,走啊走啊,又走了好多路。那天,他来到一条大河边,却没一只船。我哥着急了,“咋球过去嘛!”哭着哭着仰天长叹道:“天爷呀,人家的命咋恁苦嘛!”忽然,平静的河面泛着巨大的浪花,一个至少也有12人台餐桌大小的老龟浮出了水面。老龟看了我哥一眼,又看了我哥一眼,问道:“哎兄弟,哭啥咧?”“人家过不去河嘛!”我哥哽咽着说。“过河弄啥呀?”老龟又问。“人家想找神仙问些事情嘛!”我哥说。于是,老龟也像前时遇到的老人一样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说:“这样吧兄弟,咱做个交易呀,嗯,我驮你过去,你找到神仙了帮我问问,我他妈的都修行千把年了,咋还只能在水里游呀!”我哥答应了,所以,老龟就把我哥驮到了对面。

“兄弟,无论你走到哪里,记着有我天天在等你喔!”老龟最后的这句话一直在我哥耳畔响亮着,他走啊走啊,可怎也遇不到神仙。“莫不是要像唐僧那样走十几年,受八十一难?”我哥纳闷,也伤心,而且纳闷至极伤心至极以致迷迷糊糊睡着了。但也就是在梦中,神仙出现了。嚯,这神仙长的,脸上两只眼睛,鼻子上俩孔,总之跟平常人没太大区别,不同的是他有满头飘飘的白色长发和一颗似乎有些一直歪着且一直仰着享受阳光的头。乍然看到神仙,我哥高兴得眼泪哗哗,就听那神仙说道:“我掐指一算,你已找我八个月了吧?嗯,说吧,大老远跑来找我啥事啊?”我哥抹了一把激动的泪水,说:“神仙呀,我有几个问题要问呀!”神仙一皱眉,仰着脸,肚子也挺了起来,而且还双手卡了腰像领导干部视察样说:“你以为我啥人嘛!随随便便就有问必答呀?嗯,看你大老远跑一趟不容易,我就回答你一个好了呀!”我哥一想,哟,自己的事儿,老人的事儿,老龟的事儿,仨呢,咋问、问谁的事儿嘛!

我哥厚道的不能再厚道的。按理说,自己讨老婆的事是该排第一位的,但他忽一想,老龟煎熬了一千多年多不容易呀,于是,他就说:“神仙呀,有只龟让问问他都修炼一千多年了,为啥还不飞升呀?”“嗯,那货的壳里有颗比鹅蛋还大的夜明珠呢!舍弃了,他妈的立马就是一飞龟呀!”神仙毫不费力答了我哥的问题,然后,转身,背手,做出要走的样子。我哥急了,扑上前一把薅住神仙的衣袖,一手紧拽着,一手取下自己脖上挂的酒葫芦说:“神仙呀,喝二两,喝二两呀!”“哟,你也知道我好这一口呀!”神仙嘿嘿笑了,接过葫芦嗞一口,嗞一口,说道:“看你有慧根,我送你个人情,再回答你个问题呀!”我哥心里一阵暗爽,心道嗯,原来神仙也经不起物质诱惑呀!

我哥信心顿时足了,顺嘴就把老人的问题给问了:“神仙呀,咋让二十八岁的哑巴闺女开口说话呀?”神仙看一眼我哥,嘿嘿笑问:“那闺女漂亮不?”“听说长不赖呢!”我哥说。“嗯,那你干嘛不娶她嘛!”我哥一愣,就又说:“我的问题其实是想问问……”“打住打住!”神仙打断我哥的话说:“年轻人不要不知足撒!人家说过问题不能顺便问的嘛!”我哥又是一愣,但很是聪明地打开麻袋,取出俩红薯面馍笑吟吟递到神仙面前说:“吃吃吃,你先吃一个呀!”谁知,神仙一皱眉,抬手,梆,在我哥头上敲了一下:“哎尼玛,都八个月了呀,是人的吃食么!”然后,哗一下,不见了。

我哥本想死皮赖脸再问问自己的事儿的,这一刻,他知道再也没机会了。尽管不情愿,但还是郁闷地往回走。河边,老龟拄一拐手搭凉棚眼巴巴望着。看见了我哥,哗哗就奔过去问道:“兄弟,神仙咋说啊?”我哥说:“你先把我弄到河那边就给你说呀!”老龟毫不犹豫地把我哥驮了过去,我哥说了缘由,老龟哈哈就笑了,伸手入怀掏出颗珠子递到我哥手上,说声“送你了呀”,哗一下,我哥就看见晴朗的天空中有只老龟在天上飘啊飘啊的做着划水动作,而且还有我哥不明白啥意思的话在半空中响亮着:“拜拜了您哪……”

我哥把那颗珠子揣进怀里又踏上了回家的路。没两天,那处大宅院出现了。敲开了门,老人一把抱住了我哥:“兄弟,盼星星盼月亮,你终于回来了呀!”老人真的很兴奋,但我哥却觉得有些对不住人家,却也只能实话实说道:“老先生呀,神仙没说别的,只说让我娶了你闺女呢!”老人一愣,一脸破罐破摔的表情长叹一声说:“既然这样,那就让俺闺女嫁你好了呀!”其实我哥当时有些犹豫,不过有句俗话在他耳畔响亮了:人无完人嘛!我哥一想,嗯,不就是个哑巴嘛,好歹也是黄花大闺女呀!我哥再一想:嗯,夜长,会不会梦多呀?于是,我哥深情地望着老人说:“老先生,如果你不介意,今夜就洞房花烛了吧?” (2013D11喜剧世界)

是夜。四周静得不能行。但半夜里,忽然就有个女声尖厉地从我哥洞房里传了出来:“哎呀妈呀,二十八年了呀!人家总算有颗超大的珠子了呀!”

神仙,太有才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