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木
小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242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棵故乡的树(发《散文诗》2017.10上半月)

(2017-10-20 17:44:47)
标签:

存目

分类: 我的散文诗

一棵故乡的树

                            肖建新


在现代,必须学会隐身术,才可以生存

然而树木没有,连躲藏也不曾熟练

它尽情开放自己的骨架,展示自己绿色的肌肉

以巢的名义招呼鸟儿,让它们练习降落,排练有障碍的滑翔

留它们过夜,并准备小小的树虫作为食物

鸟儿们却窃窃私语,有时大声喧哗、吵闹

丝毫不感谢树木为它们遮挡了露水,提供了宽大的避身之所

甚至把粪便留在树枝上,弄脏了树的青衣

只有婉转的歌声飞出树笼时,才知道树的每一个细胞都是欣慰的

每一片树叶都是耳朵,每一根枝条都是听众

鸟儿悠扬的歌声,通过树根传入大地,大地也颤抖了

地面上的小草使劲地挥舞着手臂,连蚯蚓也抬起了头

它们泥质的耳朵上还沾着一点湿润的泥。

看来树为鸟儿所作的一切,不全是为了欣赏一场别开生面的演奏

更在于欢乐可以在生命间传导。

 

树把月光分给了鸟儿,分给了一个个路过的人

分给了一只只栖息在树叶上的昆虫

它允许牛在自己的身上打磨皮的韧度,允许孩子们在自己的身上练习书法

允许年迈的老人把鼻涕抹在自己的枝杆上

允许一个知了家族成天吹着烦扰的口哨

允许一队蚂蚁把自己的身体当成通天的国道

甚至默许一条花斑的蛇,爬到枝叶间,吮吸自己释放的氧

 

它不厌其烦,从东西南北收集微风,以活动自己的末端叶轮

它兴高采烈,从四面八方收集阳光,以搅拌体内丰茂的叶绿素

以自身的柔韧,化解夏天的风暴,护好自己的腰身

对于天上的雨水,它是一座隐形的贮水器

对于地上的空气,它是一台零消耗的输氧机

 

                小径

 

我时常在小径上溜达,像一个小偷

顺手摘一朵花,拔一窝草,从树叶上盗来一只蚂蚱

或从别人的手机里窃来一首歌,从天空偷来一只孤独的鸟

从湿地抓上一把稀泥,从河里裁出一缕波浪

从晚夜剪出成片成片的黑色当作颜料,绘制一幅水墨画

用小溪里的水熄灭脚上的火焰,用稻田里的青蛙放大自己的心脏

把一缕山顶的夕阳,嫁接到松树的枝臂上

把整夜整夜的月光揉成药丸,当作失眠的处方

我把小径当作身体的一部分,当作是大地的连通器

当作是回家的路。当然,它也是庄稼回家的路

许多年前,它还是母亲的跑步机,她一直用它瘦身

瘦到皮包骨头,瘦到把日子都得了心胶痛

瘦得风水师的罗盘上只剩下一声叹息

后来,我用乡村的放大镜扫描她的一生时

才发现,交叉的小径是乡村的血管,而她是小径的一部分

她以多种细密的皱纹绘制了小径在村庄时空里的走向

小径最终收藏了母亲年轻的身体,收藏了她还没有迈出的另一只脚步

母亲把故乡的小径交给了我,我却无法背着它登上远方的火车

多少年后,故乡被拦腰而过的高速路切成几块,小径消失或荒芜

可我知道,被母亲描述过的小径一直在故乡的深处呼吸

正如我试图盗窃的小径在远方等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