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木
小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423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明上河图

(2017-06-15 10:52:48)
标签:

文学/原创

       清明上河图

                         肖建新

                 

 

我们得感谢那个叫张择端的人

他不仅仅是画师,一个手握城市心脉的人

更是一个国度影像的搬运工

他把汴河巨大的水流搬在纸上

把沿河的茶坊、小商铺、酒肆搬到纸上

把那些小贩、杂耍者、算命先生、车夫搬到纸上

把众人难以挪动的大船搬到纸上

把石桥的弧及楼榭间的夹角搬到纸上

他甚至想把一个偌大的国度搬到纸上

 

其实他并无如此大的心力。

一个国度喧嚣的声带中夹杂了多少无奈的哑语。

他只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到了一只鸟的眼睛

在天空与大地之间,找到一张可以承载黎民百姓的纸张

在一个个砚台中寻求墨的重与轻,爱与恨。

一支毛笔可以拨动帝国的车轮,也可以刺痛邻国的神经。

而一张纸可以负荷无数心脏的跳动

也可以吸附民间大大小小的烟尘。

 

如今,走在清明上河园里

仿佛回到了张择端的画卷中

我是河边小道上那个游手好闲者,抑或是手持苇笛寻找音律的人?

我在想,张择端是坐在哪个寂静的角落里

虫子般倾听一个国都的心跳?

 

               

 

四月,从来都是一个国度最虚弱的部分。

它的信心像一把未长熟的艾草,力道还隐身在对未来的期许中。

它会在恶劣的天气中抽筋

也会在明亮的阳光中舒展香味。

 

我得强调那些赤脚的船夫

是他们,把清明这艘大船,拉上了北宋的岸边。

那些线条一样的船绳,小声地为一个城市的荣耀

弯曲自己的呼吸。

 

那是一个没有跑步机的年代

所有的速度都系在对身体韧带残酷的磨损中。

只有钉掌师傅,在对马匹的信任中,加了一丁点铁

这就够了。

一个朝代的口腔不至于全部溃疡

而失去让人回味的高潮部分。

 

回到民间,一个烧饼描述的意义

远远大于一座火药库的面积

它用牙齿分享的幸福,可以穿透时间的内里

还有那些杂耍者,他精心把自己制作成一小桶甜面酱

供他人蘸取其中的一两枚硬币。

 

               

 

那些笔墨、线条,鱼群般

游进了北宋的身体中,成为它舒筋健骨的一部分

而皇帝赵佶,他的瘦金书体更像是一枚银针

小心缝制着它的边纹。

虽然针脚不大,却愿意用皇帝的声誉为它铺张。

 

它顺着北宋向下游去

穿过朝代的边框,穿过都市与乡村的日常用语

穿过一册册规则与不规则的书页

有时,它会麻醉一堵墙,逃离被时光为它编制的密道

在清明上河园中寻一个角落静坐

或跃入水中,作一条真正的时光之鱼

潜回到北宋果核般的内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