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木
小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277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散文集《从黑暗中抽出幸福的嫩芽》出版

(2013-01-14 08:22:18)
标签:

文学

杂谈

《从黑暗中抽出幸福的嫩芽》/ 肖建新


 

 

从黑暗中抽出幸福的嫩芽封面
                  

                            自序

    对于乡村,我常常是无语的,生命在那里以一种非常低调而且是温情的状态呈现着,一些人像另一些地名一样,出生,成长,老去,充满了某种给定的宿命意味。没有闪光,没有辉煌,大部分是与日常生活连在一起的碎片。因为热爱,我常会记起那些因发霉而裸露在地里的种子,不经意忘却的小路,嗓音苍老的木风车,温情散漫的草垛,坚守如故的石碾,和拨响一把破琴的北风。在生命的历程中,这些碎片以它们自己的方式见证着乡村的意义。

    土地荒芜,亲人老去或消失,路越来越暗。在地里,我看到了一顶破旧的草帽,颜色黯淡,上面的泥土已经无法开口,可我知道它是乡村生活的物证,留存着许多日子的温度。一粒种子裸露在草帽的姿势里,它还留着村里人的手纹。成堆的荒草以编年体的方式逐渐将乡村装饰。家乡,越来越像一辆废弃的牛车,凋蔽得只有少半个车轮,陷在半尺深的另一种泥土里呼吸。我多想有一把巨大的扫帚,可以将故乡草屑覆盖的路径清扫干净。而这样的想法,常常被冬天呼天盖地的寒风完成。通往城市的路程中一拨一拨的人步履坚定,充满希冀。一年一年,被村庄挽留的时间越来越少,被城市囚禁的时间越来越多。住在村里的人越来越少,老人和小孩成为连接乡村最为虚弱的电话线。减法的原理从小时候的算术课本上跑到了村庄的心脏里。发霉的不仅仅是种子,老人,还有更多的东西,比如,习俗,人情,节气,和村子的心情。
    故乡,这个词在我的心中越来越重,而实际上它却越来越轻了:它消失的部分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隐痛,而它还存在的那部分也正被城市化的浪潮所卷涌,所吞噬。它已不具备保持自己相对完整的能力了。xBc中国散文家网
    在一个冬天的早晨,我踏上一条田间小径。阳光正穿过一些地方,向我的周围走来。我看到一片麦地亮了,另一片麦地依然暗着。这也像我自己,一半暗着,一半亮着。生命永远呈现出了相反的姿态;一方面积极向上,向往美好、健康、富裕的生活;另一方面,又得时常隐藏自己,抵制那些内心时时跳出来的欲望、邪恶,又必须与庸俗的生活达成某种妥协。

    按说,我已过不惑之年,不应再有过多的困惑,而事实是困惑无处不在。在城市化的大潮中,乡村和个人都是无奈的。许多人像虫子一样生活着,既要寻找一片绿叶,又必须提防随处而来的杀虫剂。一方面,写作让我对身处的这个世界保持着一份良知和触摸。任何外界的风雨尘光,既可以让一些叶子抖动,发出内在的回响,又会以年轮的方式记载。那些在时光中远去的人、物、事,和那些不断涌进时间里的人、物、事,它们既是养分,又是文字的腐蚀剂,而我愿意拥有并善待它们。另一方面,写作更真实地表达了深处的自己,让我在这个纷扰的世界中寻到了一个可以容纳和审视的内心的空间,消解着与生活、与记忆、与思想之间的言不由衷的隔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