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端木珈铭
端木珈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8,139
  • 关注人气:6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借鉴日本经验治“堵”!

(2012-07-24 10:25:33)
标签:

日本

私家车

公交车

铁路

联想中国

杂谈

分类: 某日遐想

中国并不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甚至前十名都不是。这句话不是谦虚也不是自贬,而是我们每个人都要严肃去面对我们该学到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前日来的暴雨,让京城这座城市的交通彻底的瘫痪,桥变成了河,河变成了江。在我们声讨城市排水设施不足的同时,也要清醒的认识到,城市车辆拥堵也是造成无数无家可归的私家车主的直接原因。北京的有车一族相信有着切身的体验,平时的时候,车辆能上40迈已经相当不错,碰上上班下班的高峰期,20迈的速度跟蜗牛爬没什么区别。住在京郊的人,往往30分钟的车程,硬生生的被“堵”上2个小时,这都是家常便饭。

北京政府治堵绝招无非就是“两限一摇”:

限行——外埠大车全天禁止进境,外埠车牌号还有限时通行。

限号——即使是京牌,你也得遵循限号原则。

摇号——车辆严重饱和的北京是在难堪重负,所以如果你想买车,那对不起,先摇号,摇不上的,那对不起喽。

这“两限一摇”总算是抑制的北京的交通拥堵的恶性发展趋势,但并没有真正的根治北京的“堵”的现状,况且这政策无一人性化,都是牺牲了部分人的便利和幸福感。

近年来,中国百姓买得起车了,可在有限的社会资源、公共交通管理水平和城市建设水平面前,拥有汽车的便利快捷以及幸福感都大打折扣,交通事故、交通堵塞、城市噪音、大气污染、停车场用地不足等这些交通公害开始困扰我们。这时候,我们更应该看看比我们人口密度更集中的一些发达国家他是如何治理他们的拥堵呢?他们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

偏远的自不必说,那么就以邻国日本来说,我曾在日本留学四年,对这座城市的干净和畅捷有切身的体会,自不必说也多少了解过日本的过去。

1960年日本进入了经济高速增长的快车道,国民的收入大大提高,当时的汽车物美价廉,导致了日本私家车爆炸式的普及。据资料显示1963年的时候,日本的私家车保有量不过百万台,而到了1970年初,日本利用机动车出行的人数首次超过的铁路,到了2011年3月,私家车保有量的总数达到了5700万辆。

这个时期,私家车的普及带给日本民众短暂的幸福之后,就是城市交通拥堵让日本困惑不已。其实私家车出行不仅仅会带来拥堵,它和噪音,大气污染,并称为交通公害。

日本当年并没有把力量用在“限”上面。而是借鉴了别国的经验,用市场机制结合人的理性选择来思考对策。

 

日本的首都东京是日本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国土面积占了日本总面的0.6%,但是却住着10%的日本人口,很多工薪族白天在东京工作,下班后再回到东京周边自己的家里,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个以东京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的大都市圈。(这里可以联想中国自己的“环首都经济圈”)如果,每个人都用私家车通勤,交通的压力可想而知。(事实上,中国民众的经济市里远未达到日本人均两辆车多的情况,北京的拥堵已经如此,而发展到了那个阶段,京城的交通糟糕的情况无法想象。)

日本味了改善这些问题,市场机制的运用在于:

1、积极的扶持铁路事业。包括私营提到,公营地铁、JR(日本铁路公司)在内的所有铁路网络。

2、积极扶持公交车网络建设,真正的达到了全面覆盖东京各郊。

这种机制下,第一,通过铁路和公路出行的成本必然大幅度下降,而因为车次多,路况好,服务态度等等众多因素,民众选择出行的方式会慢慢的转变。

从人们理性上面,日本花了很大的功夫在道路修整和交通宣传上,保证了交通系统发挥最大的效果。(这根本国在执行力度上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们也积极的扶持铁路和公交车网络,但是铁路一票价没有降低,而部分热门路线人员还是拥挤不堪,用铁路出行的幸福感都没有,谈何让民众理性的选择这种方式出行呢?二公交车网络随大力扶持,但是面临比铁路还要尴尬的拥挤现状,归根结底是运营利益在作祟。再就是公交车网络覆盖面远远不够,部分郊区没有做到充分的覆盖。)

日本因为彻底的贯彻了这种思路,在1999年的时候,通过铁路去往东京中心的人,已经占了九成多,利用公交车的,利用公交车的只占了1%,私家车的只有4.8%。虽然日本在这方面的努力,但是,并没有尽善尽美的解决了交通拥堵的问题。

这些都是对症用药,中医讲究调理。而为了彻底的根治交通的公害问题,日本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就引进了国际流行的TDM模式,“交通需求管理”通过时间和空间分散交通压力。以国内做个例子就是北京前些年搞的错峰上下班。以及各大一线城市规划的所谓“卫星城”。日本是把大型的服务设施和工作地点不只是集中在大城市中心,而是向周边扩展,这样,人有事情要办,居住地附近就可以了,没必要走很远,这样自然私车出行就得到了控制。

这个管理模式,国内有个城市做的比较好。就是山西大同,大同在旧城改造过程中,相当于把一座城市集体的搬迁到了地广人稀的郊区,把政府办事机构一同都搬往了郊区,当然连同一些列交通规划以及生活便利的公共设施都完全的搬迁,历时五年,古城于新城交相辉映,缓解了古城的交通公害,把大同从煤都重新定位成了旅游名城。

这方面,国内有成功的案例,当然北京这座国际大都市不能照样搬迁,于是“环首都经济圈”模式出炉。

不管怎么说,我们政府在认识到交通问题上,并没有落后多少,但执行力是我们的弱势,像用政府力量介入直接抑制汽车消费来解决问题,这种办法在日本根本行不通。当然只有制度是不够的,在借鉴了国外的治理模式之后,我们对国民素质的培养是一种任重道远的课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