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落英缤纷
落英缤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54
  • 关注人气:3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愿是激流,你愿意是啥?

(2008-12-08 20:46:21)
标签:

草屋

衣带

秀足

绣锦

荒林

杂谈

    匈牙利有个诗人叫裴多菲,许多人都传诵着他美丽情诗,他有一首是许多人津津乐道的,至今畅听不衰,就是那首著名的<我愿是激流>。

 

我愿意是急流,

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路上、

岩石上经过……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的游来游去。

我愿意是荒林,

在河流的两岸,

对一阵阵的狂风,

勇敢的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的树枝间做窠,

鸣叫。

我愿意是废墟,

在峻峭的山岩上,

这静默的毁灭并不使我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

是青青的常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

亲密的攀援上升。

我愿意是草屋,

在深深的山谷底,

草屋的顶上饱受风雨的打击……

只要我的爱人,

是可爱的火焰,

在我的炉子里,

愉快的缓缓闪现。

我愿意是云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

懒懒的飘来荡去,

只要我的爱人,

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

显出鲜艳的辉煌。

 

   从诗里可以感受到,一对情侣在河边,树林,山谷等地漫步,互相倾诉着爱意,一阵微风吹来,男的把外衣脱下,轻轻披在姑娘的身上,他们依偎在一起,男的指着眼前的景色,对姑娘低低朗诵着诗篇;好浪漫,也好老套!

   其实类似的诗篇我也曾见过,不信看下首:

 

我愿是领襟,

紧贴在你的香腮,

亲泽你肌肤的香馨,

那怕我的爱人,

晚上把我脱去,

也要默默伴你秋夜漫漫!

 

我愿是衣带,

束住你的纤细的腰身,

那怕天气冷暖变化,

你又要脱去旧衣带,

而换上新衣!

 

我愿是发的香波,

滋润你乌黑的发鬓,

让你的乌发如瀑布在削肩旁披散,

那怕我的爱人每每沐浴时把我洗涤,

我也愿沸水中经受苦煎!

 

我愿是秀眉上的黛妆,

随着你眼神逸采张扬,

只要我的爱人,

每天清晨新描初画,

那怕傍晚卸妆,

把我擦拭乌有!

 

我愿是卧榻的蔺席,

安抚你柔弱的娇躯,

只要的我的爱人能安眠休憩,

那怕过了三秋时节,

你把我要用绣锦代替!

 

我愿是素履,

紧随你纤纤秀足,

紧随你行走的脚步,

那怕我的爱人,

在睡卧之前,

把我弃置在床前!

 

我愿是倩影,

跟随着你的身形,

那怕我的爱人,

在多荫的大树下歇息,

我便消失不见!

 

我愿是黑夜的烛光,

映照着你的玉容焕然,

那怕日出大展天光,

登时便要我熄隐光明!

 

我愿是檀香的折扇,

在你盈盈之握,

只为我的爱人,

扇出微微凉风,

那怕白露之后天气幽凉,

你把我收藏!

 

我愿是桐木,

做成你膝上的抚琴,

随着我的爱人欢乐哀愁,

那怕我的爱人,

终将把我推到一边,

停止那靡靡的乐音!

 

     别误会,这诗不是我写的,你永远想不到,这诗是我们最推崇的一位古人写的,他就是陶渊明.

    不信吗?请看他在<闲情赋>里的一段: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而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历来对这篇<闲情赋>表达的主题争论不休,主要是这类的淫诗艳词怎么会出自写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潇洒闲散的大文学家之手,可他白纸黑字恰恰就写了;食色性也,想来陶县长离职后,种豆南山,悠闲的生活,所谓饱暖思淫欲,习惯了田园生活,在衣食无忧的时候,未免会对某个美人动心,而近似疯狂,这也是诗人的真性情,不隐藏不矫情,对此我由衷的赞叹.

     但就两首诗来看,裴多菲的诗寄情于山水,浪漫些,高雅些,表达的是爱情;而离职的陶县长诗里,寄情于能与美人肌肤之亲的物什,倒也性趣盎然;不知道一个女孩,假如同时收到这两首追求诗,最后会选择接受哪个?

 

 

       附:   闲情赋   作者: 陶渊明
 
  初,张衡作《定情赋》,蔡邕作《静情赋》,检逸辞而宗澹泊,始则荡以思虑,而终归闲正。将以抑流宕之邪心,谅有助于讽谏。缀文之士,奕代继作;因并触类,广其辞义。余园闾多暇,复染翰为之;虽文妙不足,庶不谬作者之意乎。
  夫何瑰逸之令姿,独旷世以秀群。表倾城之艳色,期有德于传闻。佩鸣玉以比洁,齐幽兰以争芬。淡柔情于俗内,负雅志于高云。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同一尽于百年,何欢寡而愁殷!褰朱帏而正坐,泛清瑟以自欣。送纤指之余好,攮皓袖之缤纷。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
  曲调将半,景落西轩。悲商叩林,白云依山。仰睇天路,俯促鸣弦。神仪妩媚,举止详妍。
  激清音以感余,愿接膝以交言。欲自往以结誓,惧冒礼之为愆;待凤鸟以致辞,恐他人之我先。意惶惑而靡宁,魂须臾而九迁: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而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考所愿而必违,徒契契以苦心。拥劳情而罔诉,步容与于南林。栖木兰之遗露,翳青松之余阴。傥行行之有觌,交欣惧于中襟;竟寂寞而无见,独倦想以空寻。敛轻裾以复路,瞻夕阳而流叹。步徙倚以忘趣,色惨惨而就寒。叶燮燮以去条,气凄凄而就寒,日负影以偕没,月媚景于云端。鸟凄声以孤归,兽索偶而不还。悼当年之晚暮,恨兹岁之欲殚。思宵梦以从之,神飘飘而不安;若凭舟之失棹,譬缘崖而无攀。
  于时毕昴盈轩,北风凄凄,炯炯不寐,众念徘徊。起摄带以侍晨,繁霜粲于素阶。鸡敛翅而未鸣,笛流远以清哀;始妙密以闲和,终寥亮而藏摧。意夫人之在兹,托行云以送怀;行云逝而无语,时奄冉而就过。徒勤思而自悲,终阻山而滞河。迎清风以怯累,寄弱志于归波。尤《蔓草》之为会,诵《召南》之余歌。坦万虑以存诚,憩遥情于八遐。

 

类似的文章以前也写过:圣诞节谈谈比较诗歌

胡适的逸诗

该给老婆做饭了

我去兴诗动众了

元曲也是诗

绝对伪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