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巴音博罗
巴音博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175
  • 关注人气:4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一篇博文:

(2010-09-21 10:06:49)
标签:

杂谈

9月25日“东山雅集·奥登集”论文选刊之——

 

 

中国小说八宗罪

 

梦亦非

 

 

在中国文学史上,没有任何时代像这二十年来这样,在小说上是如此的无耻与失败。于别的文体,这二十年来尚有可圈可点之作,于小说,则是最失败最无耻最黑暗的二十年,这二十年,中国作家们齐心协力将中国小说拉入最平庸的底谷,无任何贡献。因为“现实主义的泛滥”与“现实主义的腐烂”,这二十年的中国小说将被文学史彻底地否定。

二十年来的中国小说,犯下了八宗罪:

罪行之一:将小说理解为故事。二十年来中国小说所有艺术上的失败,都源于这一条:将小说理解成了故事。故事只是小说的一个元素,甚至不是小说的必要元素,从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到孙甘露的《信使之函》,这些有贡献的小说一再说明:故事并不是小说的必要元素。但是,中国作家(这个群体是中国第二大文盲群体,第一大文盲群体是艺术家)们却在这二十年间用一堆堆的垃圾文本一再试图说明:小说就是故事,小说仅仅是故事,小说低于故事。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个莫名其妙的故事:《废都》、《抉择》、《尘埃落定》、《风声》……一本一本的畅销小说都在说明:中国小说,就是一个个巨无霸的垃圾故事。

罪行之二:缺乏良知。二十年来中国小说在精神上的失败:都源处这一条:缺乏良知。中国的作家们(这个群体是既得利益集团中的吹鼓手)是中国历代文人中最没有良知的一个群体,他们只善于为一个个“晚会”唱赞歌、粉饰太平、宣泄性欲,对这百年来的沧桑历史视而不见,对当下的丑恶现实视而不见,他们不知道小说应该是人类良知的体现,有责任对抗极权与丑恶的现实。因为良知的缺乏,让中国小说在艺术上失败的同时,在人类的承担精神上也同样失败,在通往人类真善美的天梯上,没有中国小说的影子。

罪行之三:没有实验精神。八十年代的先锋小说代表着中国作家们最后一次实验的冲动,虽然那一次冲动是借助了西方现代主义与拉美爆炸文学的“兴奋剂”,但毕竟是这百年来中国小说的亮点,并且是最亮的一点:只有在年轻的苏童、余华、格非、孙甘露们的身上,中国小说才偶然地显示了那么一点小说应有的尊严。进入九十年代之后,浮在公众视野中的中国作家们,无任何人显示了哪怕那么一点的实验精神,实验精神在这二十年来的中国作家身上,彻底地消失。于是,中国小说陷入了平庸的万劫不复之中。

罪行之四得奖成为写作的唯一意图。中国的作家们只知道世界上有三个奖:诺贝尔文学奖(供他们攻击之用)、矛盾文学奖(既得利益集团的作家们的最高奖、也是成为既得利益集团重要BOSS的捷径)、鲁迅文学奖(是尚未“脱贫”的中国作家们迈入既得利益集团的起点),也只知道写作的目的是要得到最后两个奖中的其中一个,写作于中国家作而言是一种“生意”,一种“交易”,写作的目的是什么?得奖!而鲁迅文学奖与矛盾文学奖所鼓励的是什么?是一种平庸的“唯故事是图”的现实主义标准以及“公关”的社会行为。要获得这两个奖,你必须要现实主义,要剔除故事之外的小说元素,要拿钱与权去公关。在获奖为写作唯一意图的前提之下,我们还能指望中国作家们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罪行之五:现实主义一统天下。中国作家们只知道文学有一种主义:现实主义。他们不知道还有现代主义的文学、后现代主义的文学、魔幻现实主义的文学……庞大的中国作家群致力于现实主义小说重复,于是我们的小说现状是“现实主义的泛滥”与“现实主义的腐烂”。不,中国作家甚至不知道什么叫“主义”,而特别清楚“现实”,他们的“现实主义文学”是一种没有“主义”的以“现实”为目的的“文学”。在这种“现实主义文学”一统天下的二十年,中国小说终于死得彻彻底底,死得无知无畏而无耻。

罪行之六:语言意识的缺失。小说是一种语言的艺术,是一种集语言之大成的艺术,是一种用于语言实验的艺术,一个民族语言的成熟与否,体现在小说上。可是,这二十年来的中国小说,语言意识是什么样的呢?答案是:没有任何语言意识。先锋文学之前用“新华体”写小说,先锋文学之后还是用“新华体”写小说,那么多的中国作家,居然没有任何人去致力于语言建设的写作,他们只会消费既有的苍白的现代汉语,只是将语言当作了工具,这是多么可怕的语言态度。一百年来,中国现代汉语尚无任何成熟的迹象,甚至消失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样的质感,真是汉语的耻辱,更是中国作家的耻辱。

罪行之七:文学编辑的无知。众所周知,好的文学编辑必然是好的写作者,是有宽阔阅读视野的有文学良知与原则的鉴定者。但是,中国的文学编辑却是最没有文化的群体之一,他们成为编辑,那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份工作,并且恰有人脉关系让他们有机会进入杂志与出版社。中国小说的兴衰他们不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市场,认为中国读者都是白痴加弱智,只读懂《故事会》与《知音》级别的小说,于是,他们大力推举的就是这一类的小说。让中国的小说编辑们永远被钉在耻辱柱是的是:在先锋小说之后,唯一一次大型的实验小说文从的策划与推出,不是小说编辑们在做,而是诗人蝼冢在做,他在新世界出版社推出了十四卷本的“小说前沿”文库,让年轻一代写实验小说的不为人知的小说家们浮出水面。中国如此多的文学杂志,坚持发表实验文学的只剩下《山花》《花城》等几家,中国如此多的出版社,只有新世界出版实验小说文丛,这并不是中国文学编辑的骄傲。一个失败的作家群体,对应的必然是失败的编辑出版群体。

罪恶之八:小说评论家们的势利。严格说来,中国没有小说评论家,只有小说表扬家。在中国小说表扬家们的笔下,中国每一部小说的艺术成就都可以拿诺贝尔奖,都是人类文学的最高峰,每一部小说都体现了人类最高的良知。中国小说表扬家们的无耻程度,与“新闻联播”有得一比。而这些小说表扬家们,只关注哪些作家的文本呢?一类是出得起大价钱请他们表扬的“成功”的商人,一类是“名家”。这种对金钱与权力的依附,让中国小说表扬家们与作家们一样无耻无知无畏。

中国小说这二十年来的无耻与失败,对汉语所犯下的罪行,是中国作家们的“功劳”,也是编辑、评论家们的“功劳”,在没有“主义”只权衡“现实”的“文学”——“现实主义”泛滥与腐烂的当下,我们有必要宣布:现实主义已经腐烂,中国文学需要新的精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