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行动受限的日子

(2013-01-21 14:31:38)
标签:

高鸿

散文随笔

文化

                     行动受限的日子

                              鸿

行动受限的日子
                                                       病中作画

                              1

我的脚上缚着铁链,铁链上拽着巨大的石头。一群红眼睛的狼紧追着,我匍匐在地,一条腿被狼群撕咬着……

我知道,这是一场梦魇。这样的梦,我最近经常在做。

睡梦中我健步如飞。童年的伙伴肆意打闹小溪淙淙,青草葳蕤,阳光旺盛,笑颜如花……

醒来时,我依然躺在床上。

我躺在床上已经两月之久。我的腿中被注了铅,沉重的枷锁桎梏着我,我的活动范围被局限在家里的床上。如果下地,必须依靠一双拐杖,一点点地挪向餐厅,挪向卫生间,或者,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外面的风景。外面的树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了,花园一片凋零的残叶。女儿从外面回来,带回一股寒意。她的衣服明显加厚,瑟瑟地袖着手,脸贴在我的右颊上,冰凉。

一直认为这样的日子是暂时的,医生的话轻描淡写,我以为大概十天半月就会恢复,然而两个月了,腿依然肿得像面包,里面的积液此起彼伏,完全没有痊愈的症状。两个月来,我每天都在做梦。睡梦中,我的腿脚是灵便的。我身姿敏捷,健步如飞,于沟壑山涧中穿梭。我喜欢爬山,喜欢站在高高的山峁上看对面的风景。那些风景引诱着我一步步地走出家乡,走向更远、更为广阔的地方。

与妻子也有过一段穿梭山涧的日子。那是在延安的时候,我们住在低矮的牛毡棚里,渴望在山上有一处属于自己的房子。我们走遍了延安周边的山山峁峁,最后才发现,那些窑洞都不是我们的。我们的理想距现实越来越远。

我的理想距现实越来越远。我离开黄土高原,先后在威海、深圳、北京、西安等地漂泊。累了,我就把自己安置在这座城市。妻子来了,孩子来了,我们在西安有了自己的家,从此不再漂泊。

 

                         2

曾听过一个故事,说是一个女孩跑遍几条大街,买不到自己合适的鞋,为此十分烦恼。这时她看见一个无脚的坐轮椅的姑娘,女孩一下子释然了。至少,她是有脚的,只是找不到适合自己的鞋子呀。行动受限后,我无比羡慕那些腿脚灵便的人,他们无论贫富,无论职业——即使那些耄耋老者,他们依然可以行走。而我,必须依靠一双拐杖才能艰难地移动。我曾以为自己在床上的日子是暂时的,也许一觉醒来,我可以下地了。事实上睡了很长时间,腿已经麻木了,没有任何疼痛感我轻轻地下地,慢慢地想站起来,腿一阵胀痛,像被抽了筋似的。我被重新按在床上。

我被按在床上,看妻子忙来忙去,看女儿早出晚归,看电视上的人们南来北往,大步流星生龙活虎。

我做着正常人行走的梦。

 

                         3

当你正常行走的时候,你不会关注自己的脚步,脑子里往往想的是别的。你是急躁的,匆匆地赶路;你是苦恼的,诸事不顺;你是心情舒畅的,徜徉在灯红酒绿的街头,看那些流动的风景。更多的时候,你是无所事事的,看着那些无所事事的人,一脸的茫然。可是现在,你有没有想过,对于行动不便的人,这一切都是奢想。以前再高的山我都无所畏惧,攀爬的时候常常把后面的人甩在身后;出门的时候,几站甚至是十几站的路,我都会选择步行如今走出小区,对我来说都成了奢望,显得那么遥远。我拒绝了一切活动,停止采风,停止社交,甚至停止了上班。我的行动范围被局限在一百平米的家里,每行动一步,都需小心翼翼,像姗姗学步的孩子。我的生活需要妻子的照料,成了家里的一个累赘。朋友来了,诧异地看着我,一番问究,脸上透出甚为复杂的神态。当然,他们更多的是替我惋惜。我的年龄还不到卧床的时候,我有许多的事要做,许多的事等着我去完成

我渴望像正常人一样地生活,但是不需要怜悯。行动受限的日子,我没有一天是荒废的。我把腿支起来坐着画画;我盘着腿在电脑前一坐十几个小时,写剧本,改小说。疲惫的时候,我去西甲看看梅西和C罗的游戏,听媒体喧嚣的声音忙里偷闲的时候,我会关注湖人与快船,雷霆与马刺,热火与纽约我喜欢NBA,喜欢勒布朗、布莱恩特、保罗以及甜瓜。我曾是湖人的球迷,然而今年的巨头聚会溅出的不是激情与澎湃,而是连败与惊叹。眼下,湖人刚刚经历了可怕的六连败,赛季初期的豪言依稀耳旁,距离季后赛的脚步却越来越远。你知道,篮球是集体运动,几个全明星球员凑在一起,能赢得更多关注,不一定就能赢球。想想太阳的核心——三届常规赛MVP纳什、第一中锋魔兽霍华德、万能的科神、西班牙灵魂家嫂,曾经桀骜不驯的阿泰……这么些人凑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不可思议,是不是摧枯拉朽,直奔总冠军而去呀!可现实是残酷的。就像我的腿,在网上可以周游世界,纸上谈兵,落地后软弱无力,肿胀疼痛,寸步难行

我渴望像正常人一样行走,回到正常的生活。生活是美好的,我需要做的事太多,不能无限期地被固定在床上。这样的日子简直就是煎熬,我已经不能忍受了。

 

                           4

我来到了唐都医院,准备做膝关节镜手术。

长这么大,我没有住过院,也没有做过任何手术。医生说,这样的手术在我们这里算是小手术了。膝盖上打几个眼,把里面受损的部分修复好就行了。可是于我,却是大手术了。

麻药师跟我谈话,列举了许多可能出现的骇人后果,比如瘫痪,比如植物人。尽管是多少万分之一,但如果我就是那个“一”呢?我必须做好精神上的一切准备。这个时候是没有选择的,要么做,要么就回去。我不想回去,于是就选择了签字。

我躺在床上,被推进了手术室。进入手术室的过道很长,头顶上的灯一一掠过,我感觉自己像电视上的人物,样子有些滑稽。手术的时候是不允许穿衣服的,我的病号服被脱掉,身上的被子也被拿掉,赤条条地躺在那里,像待宰的牲畜,瑟瑟发抖。医生、护士们熟视无睹地说笑着,我被吊上了液体,打上了麻药,手术便开始了。

也许是对麻药有抗药性吧,手术的过程一直隐隐地感觉到疼。两个小时后推出病房的时候,麻药似乎已经过去,整个膝关节像被管钳用力箍着,里面的骨头感觉都要碎了。因为有精神准备,我强忍着没有吱声。由于两天没吃没喝,口干舌燥,我等不到六个小时后便坐了起来,要求喝水。

手术做的很好,医生护士的态度让人感到温暖,我恢复得很快,几天后便出院了。

回到家里,我依然躺在床上。窗外的阳光铺了过来,暖烘烘的。我的腿依然肿胀,甚至撕裂般地疼痛,却不那么沉重了。我尝试着扔掉拐杖,蹒跚着向前走。我想,这样的日子已经到头了,我很快就能恢复正常的生活。

生活是多么美好呀!

 

                                2013年1月21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