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自然派命理_许西川
自然派命理_许西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25,563
  • 关注人气:4,5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认识的第一位收藏家

(2010-02-26 07:23:28)
标签:

收藏家

古玩

腰刀

瓷器

保姆

杂谈

分类: 观点-及杂文

    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严格地讲,他还不能算是收藏家,而是个古玩贩子。能得到他的友谊,纯粹是因为我是位优秀的听众,肯认真地听他讲述古玩知识。

    他对瓷器和玉器的了解,在我的眼里也是专家级别的。还有他介绍的那些那访旧造价的手段,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第一次到他家里去,没有感受到一点收藏家的气氛。不但没有古董架子,连大件的东西也不多,或是随意地放在床下,或是散乱地放在阳台。与现代化地电器家具同处一室,显得格格不入,颇有一些回收站的味道。

    这是一间合居的楼房。一进门便听到公交车上才能听到的报站声,以为是身处公交车上。却原来是他家养的八哥自顾自地在做演讲。

    他沏好了茶,就开始从柜子里往外拿出瓷器,摆在床上让我欣赏。并告诉我,这东西不能从别人的手里接,这是规矩。不然失手打碎了,分不清算谁的。然后又拿出一册图谱,一边对照一边告诉我这件值多少钱、那件值多少钱。东西虽然是精品,不过还算不上是稀罕物,不然也就不会上图谱了。当时的标价,每件也就值个几十万而已。

    正是由于与他的交往,我才有了青花瓷与粉彩的概念。

    一边展示着他的藏品,一边谈论着他当年到外地收货的故事。谈的兴起,又从阳台翻出了两口腰刀,据说是清代的制式兵器,连刀柄算在一起只不过有一尺多长。只见他抡刀在一段角铁上砍了几刀,砍出一道道豁口。又偏转刀口,砍下了几条铁刨花,赞叹不已地说:“看,古代的工艺多棒!”

    腰刀是锻打出来的,密度肯定高于热轧钢,这点金相学知识我还是有的。不过我并没有扫他的兴。

    除了瓷器和玉器比较养眼外,其它的则显得有些破破烂烂,几乎是应有尽有。与他的收藏相比,他所经历的那些故事反而更有意味。

    这哥们在古玩城有个铺面,是和他叔叔共同经营的。有一次打扫卫生,在柜子的夹缝里发现了两个风干的橘子,想不起是什么时候掉落的了。他便用红绳穿起来,挂在铺子里当观赏物。结果被一个老外用两百元买走了。在上个世纪,这大约是世界上最贵的一对橘子了。

    鉴赏古玩,听故事,也算是人生一大乐事吧。只是他家的那只杂种京巴有点讨厌,大约是被我裤脚上沾的千里土所吸引,趴在我的腿上蹭洋火。由于是他夫人的爱犬,他也不敢过分责备,只是苦笑地说:“这流氓。平时不这样啊。”

 

    我曾经说过:耐心地倾听,会得到别人的好感。一两句客气的称赞,也可以换来他人的友谊。正是从这位朋友的嘴里,我知道了他家里曾经发生过的一起惨案。

    他父母住在天桥一带,对门的邻居非常有钱,结果被几个贼盯上了。谁知那几个贼在行动的时候,却阴差阳错地闯进了他的家里,把他母亲和妹妹都残忍地杀害了,家里的钱财被席卷一空。警察根据现场的痕迹断定,是保姆勾结外人作案,结果隔天又在床底下发现了保姆的尸体,算是还了保姆一个清白。

    当时这个案子被列为北京市的大案要案,由市公安局长亲自督办。那时还是张良基当局长。案子很快就破了,凶手有三个人,两个山西人,一个天津人。不过被盗的钱财几乎被挥霍一空。这哥们背着媳妇,把十几万存在了他母亲那里,这回被歹徒一起端走了。这几乎是他前期倒卖古玩所得的全部收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