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自然派命理_许西川
自然派命理_许西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8,067
  • 关注人气:4,5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童年往事

(2007-04-05 20:58:19)
标签:

家庭

童年往事

炊事员

馒头

父亲

北京

分类: 观点-及杂文
    在我小的时候,人们每餐必须吃的粮食,都是按人口定量供应的。不但是粮食,糖酒烟茶等一切日常用品,都是限量供应的。大人们的收入,都差不了多少,孩子多的家庭,生活上就会困难一些。
    那时我的父亲在铁路上工作。能考上铁路,是我的父亲这辈子唯一的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当时有几百人参加考试,而只录取了十几个人。再经过业务培训后,他成为了一名车辆检修员,就是跟着火车到处跑的那种工作。在商品流通很差的时代,这可是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后来这种工作,都被干部们的孩子把持住了。有些人,为了自己的孩子能有一份好工作,就去给干部送礼,中国的腐败,就是这么一步一步地发展起来的。
    由于父亲工作的关系,我的家里,总能吃到北京也不多见的,或者是在北京价格比较昂贵的蔬菜和水果,而且价格很便宜。外地的一些比较活跃的人士,也会托父亲在北京购买一些当地所缺乏的物资。据我所知,有些人就是通过父亲这层关系,在当地成为了手眼通天的人物。可惜我的父亲不善交际,只要有人求他办事,就觉得很有面子了。
    当时每趟列车上都有一节餐车,车上配备一名炊事员。父亲同炊事员的关系搞得很好,每次回来,炊事员都会包上一些吃的东西,让父亲带走。由于这种种原因,我们家里的人,基本上没怎么挨饿。
    记得有一天,我拿着母亲刚刚蒸出锅的馒头,一边吃着,就跑出去玩儿了。
    住在我家楼上的,一个比我大几岁的男孩,看到我手里的馒头,眼睛就开始发亮了。他凑到我身边,叫着我的小名说:“我装狗,你喂我吧。”说着,就爬在地上学狗叫。我觉得好玩,就掰下一块馒头喂他,他不停地叫,我就不停地喂。一个馒头,我吃了不到三分之一。吃完了,他说没有吃饱,要我回家再去取馒头。
    母亲见我饭量陡增,起了疑心,就悄悄地跟在我的身后。看清了情况后,就把我拉回家,让我凿凿实实地挨了一顿板子。
    因为挨了打,所以这件事就在记忆里,留下很清晰的痕迹。现在还能记得,那个邻居家的男孩,叫张铁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清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清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