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自然派命理_许西川
自然派命理_许西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25,563
  • 关注人气:4,5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王小波的裸体雕像联想到遗体捐献

(2007-03-21 21:41:07)
标签:

遗体捐献

雕像

病人

王小波

分类: 观点-及杂文
    我偶而的,也会到博客的首页上去看看。发现每过一段时间,编辑们就会寻找一个话题,让大家打口水仗玩儿。现在大家又和王小波的裸体雕像较上劲了,绞尽脑汁地纂。
    说句实在话,我对这个话题,实在是没有兴趣。不过却引发了我的联想。
    如果国内的现状让我感到满意,如果医生们的医德让我感到满意,我现在就可以签署一份遗嘱,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把自己的这具臭皮囊捐献出去。能用的零件都利用上,别人用不上的部分,就让医学院的孩子们,拿小刀划着玩儿。又担心这些孩子们练好了技术,再去拿小刀划病人的钱包。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现在的医疗问题,是同住房问题相并列的社会难题。说不好是该怨医生,还是该怨老百姓自己。我们可以做个试验。在相隔五米的地方,摆上两张桌子,一张桌子上放上山珍海味,另一张桌子上放上装潢漂亮的药品,十有八九的人,会先去摆放药品的那张桌子,去研究那些药品。估计就我一个人会去品尝山珍海味。不知道我们中国人,怎么这么爱惜生命?
    当一个危重病人得到了民众的捐款,也会成为重大的社会新闻。没有人想到,这本是媒体有意制造的轰动。而这种行为的本质,实际上是广大的民众,再一次分担了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大家看不到的是,当一个病人得到了捐款的同时,有十个、百个的病人,正在默默地等死。
    我有个同事,丈母娘患了癌症。在动手术之前,从主刀的医生,到麻醉师,再到递刀子递钳子的,都送上了一个红包。后来手术没有做成,那位同事不辞辛劳,把红包又一份一份地要了回来。那位准备主刀的老教授,百般推辞,最后我的同事追到他家里,才把钱要了回来。
    我的另一位同事的哥哥,也患了癌症,住进了同一家肿瘤医院。他的父亲,生前是古玩界的权威人士,家里有钱,交了三十五万的现金。结果这笔钱被医院的两个科室私分了,然后再摊到两个公费医疗患者的身上,把三个病人的待遇,都提高了一个档次,大家皆大欢喜。
    对于现在的医疗保险制度,我是十分的不感冒。交了钱也不去享受它。身体不舒服了,找行家咨询一下,再到药店去买点药,吃了了事。绝对不会排上半天的队,再看医生的脸子。
    其实医生也不容易,一天里要接珍的病人,是以十来计算的。如果让我一天看上十个八字,准会搞得晕头转向,脑袋长在谁身上都不知道了,怎么可能仔细地看呢?我自费学过医,知道医疗界是怎么回事。攻克一个病症,是整个医疗界的事,如果找到了治疗的方法,张医生这么治,李医生也是这么治。迷信专家的人,是十分可笑的。医生的技术高低在于,能否根据病人的症状,准确地找出病因来。发生误诊是很正常的事。
    沙漠的生物只能生活在沙漠里,扔到海里就会淹死;海洋里的生物只能生活在海洋里,扔到了沙漠上,就会干死。当一个社会中,不合理的事太多了,就要从制度上去找原因。
    我真的好希望,在我闭上眼睛之前,让我还来得及在遗体捐献遗嘱上,签上我的名字。让法学院的孩子们,在上解剖课的时候,不至于再集体去围攻一头死猪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