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自然派命理_许西川
自然派命理_许西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8,067
  • 关注人气:4,5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假如农民工做了你的领导

(2007-02-07 09:19:53)
标签:

农民工

土鳖

金龟子

北京人

城墙

分类: 观点-及杂文

 

记得有一则笑话,说的是一位富家公子作诗,以城墙为题目。这位富家公子的诗中是这样写的:远看城墙锯锯齿,近看城墙齿锯锯。若把城墙倒个个,上面不锯底下锯。

从艺术的角度来看,这首诗实在是令人捧腹喷饭。如果在现实中,真的有这么一位富家公子的话,我就要说:真是大智若愚啊!

 

前一阶段,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在社会上闹得纷纷扬扬,还惊动了中央。说句实在话,这些农民工实在凄惨,辛辛苦苦地干了一年,到头来落得两手空空。他们的家人还在等着这点钱来活命啊。

这个问题,如果层层剥茧的话,最终的真正的罪魁祸首,应该是那些好大喜功,或者是意图中饱私囊的官员们。

我无力去为农民工兄弟打抱不平,却突发奇想:假如这些农民工中的某一位,做了你的领导,那该是一种什么情形呢?如果他是位尊重学问的人,会爱屋及乌,很尊重你。假如你信口雌黄,乱出馊招儿的话,他的事业一定会被你搞得很糟糕。这样的例子俯拾皆是,就不多说了。假如他是个不尊重学问的人,那么他就会依据自己的小农意识,用自己的标准来约束你。也会让你有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感觉。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去了一个施工队。以前这种活儿,城里人是不会去干的,从业者都是从乡村招来的农民工。我们算是第一拨儿大规模进入施工单位的城市青年,领导我们的,都是一些早已转正或刚刚转正的农民工。这活儿很累,也很苦。家里有背景的,都把自己的孩子调离了施工队;家里没有背景,但是能打通关系的,也把孩子调离了施工队;一些家里没有背景,也无法打通关系的女同事,干脆嫁给了老牌的农民工,也脱离了生产的第一线。还有些同事,家长本身就农民工的领导,那就更不用说了。我们的档案一到公司,就把我们的社会背景查了个底儿掉,谁的家长有能量,农民工们一清二楚。

施工队有个文化干事,姓李,和我很聊得来。他很欣赏我的才华,把我推荐到公司去做通讯员,结果农民工领导轻轻地一抬脚,就把我给拦下来了。于是,我在施工队里,整整干了八年。

几年前,我到原单位去调原始资料,负责这事儿的,是农民工的女儿。她对我百般刁难,最后还扣了我一年的工龄。她肯定有她的理由,但她的理由能否站得住脚,就是见仁见义的事儿了。

不要以为混了个北京市的户口,就算是北京人了。实际上真正的北京人,是非常乐于助人的。即使真的对你有意见,也绝对会与你保持一团和气,不肯轻易伤了面子。这种情怀,是长期居住在大杂院里,慢慢培养出来的。

农民工兄弟,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前一个时期,暴发户像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我曾经用了这样一句歇后语来形容他们:土鳖长了翅膀——飞(非)土鳖。如果你的翅膀是用人民币打造的,那么你永远都是土鳖;如果你的翅膀是用知识打造的,你才能脱胎换骨,变成美丽的金龟子。至少会比普通的北京人,高出了一个档次。

 

昨天看了一篇《首都经济报》的记者的博客。那位仁兄,试图通过一个公交车售票员的刻薄语言,去证明北京人的刻薄。孰不知,售票员是一个比记者辛苦十倍,收入却不到记者三分之一的下等工作岗位。她们同时还要受领导与乘客的夹板气。哪一方面不高兴了,都会影响到她们的收入。借机发泄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而记者呢?大家都知道你们不敢说真心话,只能委屈地去偷窥明星们的隐私。何必用别人的刻薄,来反证自己的不刻薄呢?从五百年前论起,大家都是农民工的后代,相煎何急啊!?

在这里奉劝这位仁兄一句,你既然已经做了金龟子,就要有金龟子的觉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声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声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