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娘娘腔男同性戀的社會處境及其自我認同

(2006-12-28 08:35:04)
娘娘腔男同性戀的社會處境及其自我認同娘娘腔男同性戀的社會處境及其自我認同
研究源起及問題意識:

娘娘腔男孩總是容易和同性戀劃上等號。他們之間牽扯不清的歷史使得今日人們總是或明或暗的用他們相互指涉。本文並不意圖釐清娘娘腔和男同性戀之間彼此關聯的原因。相反的本文旨在呈現出娘娘腔男同性戀的社會處境的特殊性,以及娘娘腔特質是如何影響其自我觀感和對壓迫所採行的抵抗策略。娘娘腔男同性戀的議題鮮少受到重視,除了在兒童心理發展的領域中。在這樣的論述之下娘娘腔被視為是一種病態的同性戀病徵,是有待矯正的特質。諷刺的是在台灣近年來蓬勃發展的同性戀研究中,娘娘腔男同性戀仍舊是一個極度受到忽視的議題。他成了異性戀社會對男同性戀的不實指控,他是男同性戀社會亟欲擺脫的陰影。彷彿娘娘腔是個沒來由的,莫須有的罪名。然而當真如此嗎?就連同性戀本身都在某種程度上以娘娘腔特質作為區辨同性戀的標準,就連異性戀都要時時監控自己的娘娘腔特質。這樣的沈默意味著一種普遍的對娘娘腔男同性戀的恐懼。對異性戀男人而言他是一種對男性氣概的羞辱,對同性戀而言他承載了太多污名是gay pride 的最大障礙。因此分析娘娘腔男同性戀經驗的特殊性是必要的,因為它體現了異性戀社會的性傾向壓迫和父權意識型態的性別壓迫。本文同時希望能透過對娘娘腔男同性戀所遭受的特殊壓迫形式的分析,反省主流同性戀的文化。

文獻回顧:

對於娘娘腔男孩討論的最多的要算是兒童心理發展(或者該說是治療)的領域。1987年Richard Green的“The sissyboy syndrome and the development of homosexuality”深刻的影響了娘娘腔男孩在此領域中被處置的方式。Green毫不諱言的指出娘娘腔是一種病徵,而這疾病就是同性戀。對娘娘腔男孩的矯治就是為了避免日後同性戀的出現。因此我們可以說1973年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手冊中除名,卻又將兒童性別認同錯亂(Gender Identity Disorder)納入,決不只是偶然。同性戀仍被視為疾病。對同性戀的治療如今不過是換個一般認為和其最有親近性的類屬來施展。另一個對治療娘娘腔男孩之必要性的宣稱,乃在於娘娘腔男孩容易遭受同儕排擠而陷入沮喪,因此藉由減少或消除娘娘腔的傾向可以使其擁有較好的人際關係和自尊自信。這其實是一種本末倒置的做法,就像沒有人會要求黑人漂白以減少種族主義者的攻擊一樣。不論是出於何種因素,對娘娘腔男孩的討論都包含了對其成(病)因的探究。最為普遍的說法是社會學習(影響),尤其是母子之間的關連。認為與母親過於親密或是母親的人格錯亂會導致兒子娘娘腔的產生。這觀點隱藏了兩個意義,首先,家庭成為杜絕娘娘腔及其後同性戀發展的最重要戰場。其次,將娘娘腔(同性戀)視為社會建構,因此可以透過再社會化將娘娘腔導回正途。這正是某些同性戀(性別)論述過度強調建構論所會招致的後果。這些研究雖然是以娘娘腔男孩作為主角,但他們的感受卻總是受到忽略。許多娘娘腔男孩否認娘娘腔行為是困擾的源由,相反的來自家庭和同儕的期望才是困擾的根源。研究的結果更顯示出對GID孩童的矯治並未能如預期的影響其性取向發展。許多孩童接受治療之後的結果,不過是將娘娘腔行為地下化。娘娘腔男孩真正的需要和感受並未能在為GID概念壟斷的心理治療領域中受到重視。
在《海蒂報告》中也曾出現過幾個和娘娘腔議題相關的提問和討論。她的研究顯示大部分的男人都曾在年輕的時候被人譏笑為娘娘腔,並被要求證明自己的男性氣概。這說明了其實大部分的男人都被迫對娘娘腔採取一種敵視的態度,要和娘娘腔特質與娘娘腔男孩劃清界線,以證明自己是個男人。男性特質有兩個重要的生理(物)層面。首先男性氣概的展現是透過凸顯男性身體——強壯、堅硬、巨大。其次要求男性對性慾及性能力的展現,並總是指向女性。同時男人更得透過具體的言行展演出男性氣概。就是在這個層次上我們看到了男同性戀者之間的差別。娘娘腔男同性戀者總是無法成功的演出「男人的樣子」。娘娘腔就是人們對男同性戀原型的想像。那些不娘娘腔的男同性戀不受侵擾的原因,在於人們是以一種對待異性戀男人的方式對待他們,因為他們沒有娘娘男同性戀那樣的觸目驚心、明顯可見。在“未曾言明的動機”(Franklin,2001)這篇文章中曾提及一位攻擊同性戀者的說詞:「他不會因為告訴我他是個同性戀而失去一絲男子氣概。我對於某些類型的男同性戀者懷有偏見,就是那種娘娘腔的男人……,但是我朋友是男人中的男人。他是最後一個我會猜他是同性戀者的人」。這說法顯示了相對於那些除非自己承認<否則無從辨識的男同性戀者而言,娘娘腔男同性戀的罪衍就在於他毫不隱諱的宣示了同性戀的存在(不論娘娘腔和男同性戀的關聯是真實或是虛構)。這篇文章主要討論的是攻擊同性戀者的動機。它明白顯示了違背男性氣概的娘娘腔男孩最容易成為暴力攻擊的目標,而他的罪名就是同性戀。娘娘腔男同性戀所承受的就是異性戀父權社會對同性戀最赤裸裸的暴力。
二千年七月我們終於等到了一本以男同性戀的娘娘腔特質為研究焦點的論文。王明智的“男同志性別認同的顛覆與移動”。這篇論文最大的貢獻乃在於他採取一種批判的立場來看待男同性戀主流文化中的陽剛崇拜。然而他對娘娘腔男同性戀的討論卻總是表現出一種模糊、矛盾且浪漫的態度。他並未說明娘娘腔特質與娘娘腔認同之間的關聯。他用Bem的兩性化量表來證明團體成員其實大多是具有兩性化或未分化的性別特質。也提到這些成員多半外表看起來並不娘娘腔,而成員們「對娘娘腔的自覺恐怕也很有限」。這不禁讓人懷疑娘娘腔男同性戀的獨特處境要如何被呈現。通篇文章瀰漫著一股靈修式的氣氛其實是可以預見的。因為作者心中希求的是人人都能擁有一種兩性化的認同。從他的分析可以發現他努力的在娘娘腔男孩身上找出陽剛特質,在陽剛男孩身上找出陰柔特質(而非娘娘腔特質)。娘娘腔是他所謂的低劣陰柔(inferior female),因此是必須被轉化的。它要昇華成一種陰柔特質,以便能從陽剛崇拜中解放出來。作者的分析其實是非常性別化的。他試圖用發掘集體潛意識的做法來達成解放的目的。然而他卻沒有探究這集體潛意識的來源和內涵是什麼。若它是所有人類共有的內在精神狀態,那麼又為何有性別分化的兩個原型。若它是基植於特定的歷史文化傳統,我們又如何能夠期盼它對現存的異性戀父權壓迫提供解放的出路。正如作者明白指出的:「這份報告就比較站在男同志的角度來看男同志性別認同(當然包括娘娘腔)的利弊得失」。他對娘娘腔男同性戀的態度是功利取向的,因此他不必具體的處理娘娘腔男同性戀的困境,只需耽溺於召喚虛玄的anima女神即可。

研究方法:

本研究採用深度訪談法。受訪者為認定自身為娘娘腔的男同性戀,或常被人指稱為娘娘腔者。訪談主要涉及三個面向:1. 如何定義娘娘腔並確認自己為娘娘腔﹔2. 在成長的過程中所遭受到的,自認和娘娘腔特質有關的特殊待遇﹔3. 採用何種方式來避免或抵抗對娘娘腔的拒斥情境。

本研究的三位受訪者簡介如下:

毛毛,21歲,大學生,大學時加入同性戀社團,許多創傷經驗已不記得。
泡泡,21歲,大學生,大學時加入同性戀社團,幾乎未曾遭遇他人的攻擊。
花花,25歲,研究所學生,大學時加入同性戀社團,創傷經驗歷歷在目。

娘娘腔童年

娘娘腔從來不是一個被清楚定義的概念,它可以指涉一個人的言行舉止,也可以是一個人的興趣嗜好。然而,不論人們對娘娘腔的定義有多分殊,它們都有三個共同點。第一,它們只針對男性。第二,它們都和所謂的女性化相關。第三,它們都隱含著負面的意義。
許多娘娘腔男同性戀在很小的時候就被人指稱娘娘腔:

訪談者:你第一次被別人叫娘娘腔是什麼時候?
花花:很小,超級小。大概幼稚園就有人叫我娘娘腔。

毛毛:從小就有人說我娘娘腔,或是像女生。

它們也都知道自己被這樣指涉的原因:

泡泡:因為我長得比較秀氣,還有比較女性化,像我的聲音,還有我笑的時候會摀住嘴巴。

花花:我的聲音,講話的方式還有用的語言。

在進入國中以前,娘娘腔男同性戀對娘娘腔所具有的負面意涵的認知其實並不明顯,一般人也多以像女生來取代娘娘腔所具有的明顯貶意。娘娘腔男孩早在進入青春期之前就可以感受到自己性別特質的異常。但都還未經受他人明顯的攻擊。同時也如其他小孩一樣感受到家庭和學校的性別化規範:

泡泡:他們會讓我姐去學古箏,但卻沒讓我學。

花花:我媽會制止我去洗碗,但我會覺得很奇怪說為什麼我不用做。……而且那時候我會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性別跟我姐他們不同。

然而即便認識到男女之間的性別劃分,這些娘娘腔男孩卻並不一定願意遵從這些規範,他們會尋求管道來滿足自己的需求:

泡泡:大概國小三年級吧!我偷了一千塊,結果買了一個芭比娃娃。

花花:我媽都會買上面有飛機、火車的鉛筆盒給我。但我想用跟我姐一樣的。所以我姐就會把她的給我。

這些踰矩的行為並未受到家人嚴厲的禁止,一方面是因為國中以前孩童多半被視為無性。另一方面這些行為因家裡有其他姊妹的存在而相當程度的被容忍。雖然家人也意識到娘娘腔男孩的特殊性,但當親友對此提出疑問時,家人也多半以其他的理由帶過:

花花:我表哥問過我媽我為什麼這麼像女生?我媽說他只是比較害羞了。

這體現出了娘娘腔所具有的污名,同時也說明了它其實是一件公開的秘密。亦即,某些娘娘腔男孩和其週遭親友的親密性是建立在迴避娘娘腔污名之上。
 
青春期:

(1)攻擊篇:

進入青春期對許多娘娘腔男同性戀而言是個重大的轉變,他們在此時意識到了自己的同性戀傾向。同時也進入了以升學為優先的教育體系。國中時期清楚的男女劃分就更形突顯。娘娘腔男孩的性別氣質很容易成為受人攻擊的標的:

毛毛:班上有些人會笑我娘娘腔或什麼的,看起來是開玩笑,但我覺得很惡意。

花花:只要他們經過我身邊就會說些揶揄的話。

這些攻擊的行為多半是以團體的形式出現,個人的攻擊行為多半較不被娘娘腔男同性戀視為攻擊,程度也比較輕微。在Franklin的研究中也說明了這種集體攻擊行為所具有的特性:

這種集體攻擊行為中的同性戀受害者,基本上可以視為一種戲劇用道具,一種用來完成征服儀式的工具,而透過這種征服儀式,攻擊者一方面展現自己擁有異性戀者的男子氣概,以及符合男性性別規範,同時也讓自彼此有更進一步兄弟情誼的聯繫。(Franklin, 2001, pp18-19)

為避免這樣的攻擊,娘娘腔男孩會採取一些保護措施。會刻意展現出刻板的男性特質,同時節制自己女性化的部分:

毛毛:我會刻意模仿別人走路,變得比較男生一點。

泡泡:我會說一些黃色笑話,或罵一些髒話,或是跟同學去冰宮。

花花:我後來在學校就幾乎不講話。

  升學主義是娘娘腔男孩的另一個保護罩。當一個娘娘腔男孩在學業上的表現突出時,它往往能夠讓娘娘腔男孩避免掉一些侵擾:

毛毛:那些班上真正壞的都不會罵我。因為他們會要我借他們抄功課。

花花:從國小到國一我都是班上的第一名。從來沒有人會用娘娘腔罵我。那反而是我最好的特質之一。所以後來那個落差很大。

相反的,當一個娘娘腔男孩的課業表現不佳時,人們攻擊的焦點是他的娘娘腔而非他的課業表現:

花花:我國二的時候被分到全校的最好班。怎麼考都是幾十名。
訪談者:你怎麼知道他們討厭你不是因為你功課不好。
花花:因為他們對我的嘲弄全是針對我的女性特質。

即便娘娘腔男孩會採取某些途徑來避免他人的攻擊,但還是很難全然免於別人的嘲弄。這些男孩從來無法成功的扮演好男人的角色。他們的失敗正突顯出了性別操演理論的虛幻性以及娘娘腔男孩本身所具有的顛覆性。操演的政治意涵只有在大家都知道操演所具有的虛假性時才會產生,亦即要在一個大家都知道那是假扮異性的前提之下才會有效。因此它的物質性(身體)才得以消解,才會顯的不重要。然而,這樣的操演並不能夠打破既有的性別氣質劃分。它只會一再的表明性別的界線,即便它是可以踰越的。然而,娘娘腔男孩是假扮男人不成的男人,他被認為是假扮同性的男人。正由於他所假扮的是自身的性別,它所招致的是他人對其生物性的否定,所以他被視為非男人。只有娘娘腔男孩才能突顯性別氣質的建構性同時也讓我們看到物質性(身體/形/行)的重要。而這正是娘娘腔男孩備受攻擊的焦點。

(2)身體篇

  許多娘娘腔男孩對暴露身體的行為感到非常焦慮。中學時期的體育課往往是最讓他們感到痛苦的。尤其是換衣服的時候:

花花:我超級不能適應要一起換衣服。我都到廁所換,後來我發現撐越久大家就越覺得你有寶。所以我選擇的方式是大家都已經在外面了我才趕快換。

雖然他們仍舊可以選擇到廁所去換,但卻很容易招致別人異樣的眼光。為避免被視為異類,有些人最後選擇留在教室換,或採用其他的方式來避免或減少暴露:

泡泡:我剛開始都去廁所換。但我發覺人家會覺得這樣很怪。所以我後來就直接把體育服穿在裡面。

有些娘娘腔男孩的“害羞”並不全是因為赧於暴露自己青春期身體的變化。有些人早在國小的時候就意識到這樣的焦慮。這最具體的表現在上廁所的時候:

泡泡:我從小就不喜歡跟人家一起上廁所。小時候能憋就憋,我可以憋幾個小時。現在我幾乎都直接走到小房間去上。

花花:國小的時候一條溝嘛!國中也是。對我來說是個嚴重的困擾。國小的時候我都會走好遠的路去比較沒有人的地方上。其實我們班隔壁就是廁所,可是我會特別挑沒有人的時候進去上。他們都覺得男生沒有關係,可是我覺得很有關係。

人們往往太習慣於異性間的空間區隔,卻忽視了同性之間的個別差異。無區隔同性空間的設置,如廁所、更衣室,隱含著一種消滅彼此之間差異性的慾望。同時也藉以達成同性之間的某種情感聯繫。這些在同性間公開暴露的行為是一種神聖的儀式。任何不安於此的行徑都被視為異常。娘娘腔男孩因此被迫選擇留下接受試煉。

(3)娘娘腔與同性戀篇:

當性的概念出現了的時候,娘娘腔男孩確認了娘娘腔與同性戀之間的關聯。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同性戀和娘娘腔開始正式相互指涉。花花的說法清楚的呈現出這樣的轉變:

花花:我的經驗很明顯的就是娘娘腔和同性戀是連在一起的。在你進入青春期之前他們只能用娘娘腔來指涉你。後來就變成同性戀和娘娘腔結合在一起。

當娘娘腔男孩開始察覺自己的同性戀慾望時,他們會更形掩飾自己的娘娘腔特質。他們清楚的理解娘娘腔和同性戀在一般人眼中是同義字:

花花:教官三番兩次的糾纏我。我想是因為我寫了兩篇同性戀小說,又很白,一副gay gay的樣子。譬如他會說:你好白,是不是生病了?我就會很緊張的說:沒有沒有,我沒有生病。他就會說:騙你的啦!我是要套你的話啦!就是故意用開玩笑的方式。我的直覺是他覺得我好像看起來很虛弱,是在外面亂搞,好像看起來得了愛滋病。那時候愛滋病正恐慌著。

但娘娘腔特質也會加深他們對自身同性戀傾向的確認:

毛毛:我覺得Gay就是娘娘腔,所以我很確定自己是。

對某些娘娘腔男孩而言,娘娘腔和同性戀具有一種相互確認的功效。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