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落霞阁主人
落霞阁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285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夜读周庄

(2021-05-20 08:30:15)
标签:

历史

旅游

情感

文化

分类: 散文

夜读周庄

总觉得周庄应该寂寞些。九百岁了,应该在岁月深处咀味世事风雨,在杂沓屐音中寻觅久违的音色,应该在柳河东的绝句里,一人一蓑一竿一叶小舟,在漫天风雪中钓古来寂寞。

此刻,水中光影潋滟的,浮绘在近岸的石阶上,石阶上便都燃起了彩焰,顺势点亮了岸上的亭台楼阁。斑驳陆离中慢慢行来,有一分美,有一份醉,还有些许的不真实。

我是入夜之后走进周庄的。夜幕下的周庄是彩色的,角角落落都有灯光温柔的等你。“井”字形的河道分界着高低错落的民居,向夜色深处延伸开去,而河水略感清瘦,恍惚中如身材纤细的江南女子,缓步在白墙青瓦之间,清秀,婀娜,甚至还有几分妩媚——驻足桥上,痴痴望着,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一帧背影婷婷画在这江南古镇。

鹅黄,淡绿,乳白,以及酽红的灯光,晕染着墙。檐角、小轩窗、石桥……光影远远近近交织着,婆娑着,仿佛一幅色彩迷离的水粉画。

也许,自己并不是从那些诗文中认识这里,前世或就在这里,甚至就是那座沉默的石桥,九百年来固执的守在这里,任岁月将青春慢慢剥蚀。

两岸是热闹的,这边和那边,都是来看风景又成为风景的人们,许许多多的擦肩而过是这座古镇生动的注脚。静伫了九百年,这里,仍嗅的出宋时风,元时雨,明清花落花开。

其实,周庄很小,四百方千米却挤着近百座深宅大院,十四座古桥,桥桥相望相连,桥下的乌篷船静静偎依岸边,时光仿佛静止在这里——楼在桥边,窗向水面,飞檐翼然,墙垣斑驳,周庄是一首诗,在泛黄册页中平平仄仄。

河上有桥,眼前拱桥与板桥一横一竖,垂直相连,桥洞一圆一方,望去时俨然一把钥匙,正在开启一只铜锁。桥身湿漉漉的,生着些青苔,几茎藤蔓恣意攀援,偏有一茎垂近酽酽绿波,或是要钓起善泳的时光。桥面的石板已被鞋底打磨掉最后的棱角,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鞋子仍拥挤着从桥上经过。当地人称这座桥为“钥匙桥”,而很少有人提及他们的本名:“世德桥”和“永安桥”。

站在桥上望去,巷陌幽仄,山墙起伏,宅院四合,灯火明灭……周庄,守在千年川流不息的水边,褪去了当年的华丽,饱经沧桑之后,俨如阅尽风霜的老人,泰然迎送往来的过客。

一只乌篷船咿呀摇过桥下,一道道水纹竞相朝两岸皱缬过去,似乎要拾级登岸。古屋、老桥和树木的影子在水中歪歪斜斜晃动,细碎斑驳的光影装饰的一帧忘却身在何处的意境。

屐音在石板上一路空空敲过,石板下藏着的夜色弥漫开来,围向渴睡的灯,一盏,一盏……只是,小巷少了无边丝雨,少了一把撑开的油纸伞,巷子里门扉紧掩,或者在等马蹄哒哒,自向晚斜阳一路走进霏霏与蒙蒙。许多故事就被门关在小小院落里,而日复一日,铜绿的寂寞锈蚀了门环。岁月斑斓的深处,其实还是一片无涯的寂寞,我们,总是固执的在深锁的院落里涂鸦。

一扇门接着一扇门,一扇窗望着一扇窗,日间的喧哗渐渐湮没于夜色中。隐隐的,已经听到风打巷子里经过,在屋顶翻过马头墙,甚至水浪拍打岸边石阶的声音也清亮起来。深吸一口,肺叶里便满是早春寒气的味道。

在周庄的巷子里行走,恍如读取一卷古老的风俗长轴,忘了时间,忘了同伴,也忘了自己,就这样,慢慢的品位、徜徉、遐思。

坐在船头,脚边就是一河酽酽光影浮浮沉沉。两岸老屋在流转季节里渐已老去,或已近风烛之年。然而,高高的马头墙,灰色的屋瓦,以及斑驳的白墙,却又从骨子里有着一份雍容与泰然,静静地,看过客匆匆,看流水匆匆,看时序匆匆,浑身披覆着时光的故事,优雅地老去。

背包里的旅行手册有许多传奇,关于沈厅,关于阿婆茶,关于迷楼,还有那座小小的三毛茶馆……只是,我愿意心无旁骛地行走在这里,一如这里最初的居民。

默默的望着,在这早春的夜晚,久蛰的情怀破茧而出。一直觉得,这村庄穿越九百年风雨,只为此刻我不合辙的屐从巷子里平平仄仄响到渡口。

于是,生命绿肥红瘦,在左右不了的时光里,总会有一个村落让你唏嘘不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